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蒙勇鹏:清醒后的陈独秀

更新时间:2015-12-31 16:47:09
作者: 蒙勇鹏  
能来探望他的人并不多。没有老友可以畅谈,对于这位思想和感情十分丰富的老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门前冷落鞍马稀”,陈独秀每每感此,总是悲叹不已。

  

   他写过这样一首诗:嫩秧被地如茵绿,落日衔天似火红。闲倚柴门贪晚睡,不觉辛苦乱离中。

  

   他还写过一首〈病中口占〉:日白云黄欲暮天,更无多剩此残年。病如垣雪销难尽,愁似池冰结愈坚。斩爱力穷翻入梦,炼诗心豁猛通禅。邻家藏有中山酿,乞取深卮疗不眠。

  

   陈独秀的病体支撑到1942年春,就再也支撑不住了。但这位至死不渝的爱国者,仍然牵挂着中华民族的命运。他用颤巍巍的手拿起笔来,写下了他一生最后的两篇文章〈再论世界大势〉、〈被压迫民族之前途〉。他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在今天,落后民族无论要发展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都非依赖先进国家不行.......

  

   这次大战后,各派帝国主义的统治形式,将由殖民政策,转化为更集中的更有机性国际集团.......在资本帝国主义领导的国际集团内,落后国将被吸引着被强迫着和领导国全面合作,即此不平等的合作,也能给集团圈内的各落后民族和领导国的劳动人民相互结合的机会,这便是帝国主义强盗自己造成推翻自己的被压迫者之大结集,没有任何民族主义的英雄能够阻止这一国际集团的新趋势;而且被压迫的民族,也只有善于适应这一国际的新趋势,将来才有前途。

  

   1942年5月27日,陈独秀先生在孤独中与世长辞。享年64岁。

  

二、被撕裂的陈独秀

  

   陈独秀乃是中国现代史上重量级的人物。

  

   他走过的路,应该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他处的时代,中国迫切需要变革。

  

   在一个大众皆言变革的年代,需要什么样的变革昵?像日本明治维新那样,中国也曾发生过戊戌变法,但是,面对慈禧那样的手握权柄却一心要保大清王朝万万年的婆娘,康有为、梁启超一类的呼喊,最终化为六君子喋血菜市场、康梁流亡海外的悲惨结局。这是一个麻木到了行将就木的王朝,你能跟它协商出什么样的结果呢?

  

   协商不成,只有革命。

  

   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开创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却仍然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乱局。

  

   正在中国人茫无头绪、找不到北的时候,邻国俄罗斯爆发了十月革命。

  

   中国的激进派要找出路,列宁要搞世界革命,一拍即合。

  

   于是,列宁派出的维经斯基找到了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陈独秀。

  

   维经斯基来了,马林来了,鲍罗廷来了,带着苏联给的卢布,给了正在寻找道路的陈独秀,给了正在组织二次革命的孙中山,苏俄的目的,是要在中国复制一个苏联。

  

   这副担子,落在一介书生陈独秀身上,实在是勉为其难。

  

   正由于苏俄和共产国际的撮合,有了共产党和国民党第一次合作,后来说,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失败是由于陈独秀主导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才导致了革命的失败。其实,国共分裂的种子早在合作的一开始就埋下了。你不妨想想,一个以三民主义为理念的国民党怎么能与以苏俄的共产主义理念长期合作得来?这是两条必然分手的路线。

  

   身为共产党总书记的陈独秀面临左右两大势力的夹攻,信奉布尔什维克的马列信徒们要他按照布尔什维克的路线,大力开展工农革命,尽快占据国民党高位,把权力抓到自己手中,实行苏俄式的社会主义革命,而国民党内许多人包括孙中山在内却早已对共产党有着高度警惕,从容共到限共最后到反共,这是一条可以推想出来的路线。身处这样两种势力的夹击,陈独秀的处境异乎寻常地艰难,他不时地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却都被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声音所淹没。陈独秀多次提出退出国民党,却都被斯大林掌控的共产国际代表罗易、鲍罗廷所否决。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中共只能听命于斯大林掌控的共产国际。

  

   事情到了十分荒唐的地步。就在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已经把屠刀砍向共产党人的情况下, 1927年5月13日,联共中央政治局给鲍罗廷、罗易、陈独秀拍电报:(1)口号“一切权力归农会”;(2)现在就开始组建8个或10个由革命的农民和工人组成的、拥有绝对可靠的指挥人员的师团等。在下述文字上,斯大林加了着重号:“没有土地革命,就不可能胜利。没有土地革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就会变成不可靠的将军们的可怜的玩物.......如果国民党人不学会做革命的雅各宾党人,那么他们是会被人民和革命所抛弃的。”1927年6月4日,那位高高在上的共产国际的代表罗易,异想天开地去找汪精卫。他竟把苏共中央政治局的五月指示拿给汪精卫看,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促使汪精卫下定决心铲除共产党。6月5日,罗易又先发制人,给斯大林和布哈林拍电报,提出把陈独秀召到莫斯科。他说:“陈独秀比谭平山更坏。他的领导无疑有害于党。不按我的建议把他召开莫斯科去是错误的。他是个典型的激进知识分子,是国民党在共产党内的代理人。他不顾共产国际提纲、五大决议、莫斯科指示和政治局决定,反对共产党团在国民党内工作,支持国民党内摇摆不定的反革命的倾向。他完全支持国民党镇压湖南‘过火行为’的政策,这实际是向农民运动进攻.....陈应立即召到莫斯科去,而鲍的情况应认真加以研究。”

  

   接到陈独秀等“命令收到,一旦可行,立即照办”回电。1927年6月7日,联共中央政治局给鲍罗廷和陈独秀发电报:“阻止土地革命是犯罪行为,并会导致革命的毁灭。”当天,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联共中央政治局来电。

  

   陈独秀说,:电报表明,莫斯科不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最好是非常巧妙地、小心谨慎地谈及这个问题。在去湖南的问题上我和罗易有分歧。去是必要的。农民运动的过火行为破坏了同地主、绅士和军官的统一战线。我们主张派谭平山去纠正过火行为,本应让谭平山立即出发,但为时已晚。共产国际建议由工农领导人来加强国民党的领导。国民党的领导是在党的代表大会上选举产生的,现在我们怎么能改变它呢?......

  

   6月8日,罗易给联共中央政治局拍电报说:“你们的指示有点晚了,因为社会民主主义的领导几乎已经把革命断送。有必要采取果断的组织措施。”

  

   从上海到武汉的周恩来,很快获得罗易泄露国际指示的情报,报告了中央。鲍罗廷、维经斯基问罗易:为什么这样做?罗易说“我本意是缓和汪精卫的关系。”

  

   6月17日,罗易给斯大林和布哈林拍电报:“鲍认为,汪在我给他看了莫斯科劝国民党人充当革命雅各宾党人的电报之后就叛变了,在这份电报中没有什么不可以向国民党左派说的话,.....然而鲍却从电报中捞取了巨大的政治资本,以便在共产党面前败坏我的名誉.......我处于十分困难的地步,我不相信我的电报已经发出......鲍应当服从党的命令。应当把陈独秀清除出共产党的领导机构......共产党应当服从共产国际。”

  

   次日,联共中央政治局征询政治局委员的意见:“银行家(鲍罗廷)报告说,琼斯(罗易)给国民党人看了最高领导机构的61、162、163号重要的专电。我们对此种行为感到吃惊。要求琼斯立即作出说明。”

  

   6月22日,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召开秘密会议,决定“立即将罗易同志从共产国际执委会代表职务上召回,因为他给国民党中央一些委员看了只发给鲍罗廷、罗、柳三同志而无论如何不能给其他人看的电报。任命牛同志接替他”。“牛同志”指G.牛曼。

  

   1927年6月26日下午,刚刚上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的陈延年(陈独秀的大儿子)被捕,7月4日,国民党将陈延年押赴龙华刑场用乱刀砍死。

  

   就在此时,苏联为了拉住武汉的汪精卫国民政府,不使他叛变革命,加大了对汪精卫的军事援助。联共中央政治局于1927年6月16日秘密会议决定:“采纳伏罗希洛夫同志的建议,根据以前作出的决定,从确定的款额中分不同批次逐渐给武汉政府汇去100万卢布,并检查这些钱是否按指定用途使用。”

  

   联共中央政治局于6月23日会议决定:(1)再给武汉政府拨款200万卢布。(2)关于数额为1500万新贷款的请求,通知对方现在我们无法满足,但不拒绝以后重新讨论这个问题。请在近期内指望逐步兑现第一笔必须办理的贷款。我们将追加汇款同组建可靠的军队联系在一起,要求通报为此做了什么工作。

  

   中国大革命即将失败,1927年7月7日,武约维奇、季诺维也夫和托洛茨基在莫斯科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写信说:来自中国的最新消息表明,指望武汉政府成为“有组织的革命中心”的政策遭到了彻底失败。在武汉政府的地区反革命势力自由地组织起来了,而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却遭到了镇压。无论对于中国革命来说,也无论对于苏联来说,局势是极其严重的,因为中国革命的失败大大增加了军事危险。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很有必要立即召开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会议,与在莫斯科的执委会委员和候补委员一起来讨论形势并纠正共产国际在中国所执行的而且经共产国际执委会最近一次全会同意的错误方针。

  

   这段话明确说,斯大林等人的政策,导致了中国大革命的失败,应对此负责任。

  

   7月9日,斯大林给莫洛托夫和布哈林写信,反驳了反对派将大革命失败的责任归于自己的观点。在这封长信中斯大林情绪激动,把失败的责任一股脑儿,全部归于中国共产党。他写道:

  

很遗憾,我们在中国没有真正的共产党,或者可以说,没有实实在在的共产党。如果抛开那些能够充当很好的战斗材料但完全不懂政治的普通共产党员,那么现在的中共中央能够提供什么呢?除了一整套从各处收集来的、与任何路线和任何指导思想毫无联系的一般词句外,不能提供任何东西。我不想苛求中共中央。我知道,不能对中共中央要求过高。但是,有一个简单的要求,那就是执行共产国际执委会的指示。中共中央是否执行了这些指示呢?没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8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