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继武:国际政治心理学研究的新进展:基本评估

更新时间:2015-12-30 23:52:59
作者: 尹继武  

   【内容提要】 21世纪以来,受神经科学、进化心理学和生物学等相关学科理论发展和重大国际政治现实的推动,国际政治心理学的理论和经验研究出现了一些新进展。神经科学的发现重构了理性和情感之间的关系,激发了情感的理性本质和理智能力的研究,有关恐怖主义的仇恨情感、国际关系中情感类型和情感的作用机制的讨论成为热点。战略心理学中关于影响力手段和声誉的研究与前景理论和情感相结合,而文化心理在中国学界备受关注,相关分析维度包括文化差异的实证研究、文化心理的国际关系理论价值。国际政治心理学如何应用更多的中国理论和经验,是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关 键 词】国际政治/心理学/情感/战略/文化

  

   国际政治心理学,顾名思义,就是国际政治与心理学的交叉学科研究。自从冷战结束,特别是2000年以来,国际政治心理学的前沿进展主要受到两方面的驱动:其一是心理学及其相关学科理论的进展;其二是重大国际政治事件的刺激。前者主要包括情感与情绪的神经科学研究,对于情感及情绪作用的重新审视,以及进化心理学、生物学等学科对于政治行为和心理的研究进展,从而重构了一些经典的国际政治理论假定,比如情感与理性的关系、国际政治的进化逻辑等。而20年来的国际政治现实,促使欧美及中国学界拓展了心理学理论的应用领域,比如国际恐怖主义、中国文化心理的经验研究等。总体来说,国际政治心理学的前沿研究越来越具有理论创新的潜能,已经对主流的理性选择理论构成了重要的挑战,同时一些核心的国际安全概念,比如理性、信任、权力、认同等,都得到了心理学视角的有益补充,而且,政治心理学在国际安全领域的新议题解释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①

   国际政治心理学的前沿研究,主要集中于安全研究和决策分析领域,政治经济学等低级政治领域的研究尚未充分展开。因此,相关的理论和经验研究仍然集中于安全研究的经典议题,比如威慑心理学、声誉、安全困境、信任、归因、群体关系研究等②;在现实经验研究方面,传统的欧美中心特点有了更多的改观,因为随着中国的崛起,需要解释中国政治心理和文化背景下的对外关系和国际关系事实,诸如中国政治领导人心理、中国的决策与战略等。同时,受文化心理学的影响,文化与心理因素如何影响中西国际关系事实,成为中国学术界讨论的热点话题。这也是国际政治心理学在中国发展的一个较为显著的特点,即关于文化差异的理论讨论和经验研究:政治心理因素到底是普适的还是独特的,心理因素能否上升为一种普遍的文化因素从而发挥结构性的作用,成为中国和西方学术界的一个重要分歧点。总而言之,近20年国际政治心理学的发展,一方面传承了传统的经典研究议题和理论,同时又在心理学研究进展以及重大国际安全事件的推动下,在理论和现实应用领域都取得了重要的突破。在研究方法上,传统的案例研究仍占主导地位,但在政治心理学中定量和实验方法广泛普及的背景下,国际政治心理学越来越注重定量和实验方法的引入,这成为未来研究的重要趋势,也引发了学术界对于如何权衡传统方法和新方法的一些辩论。③

   一、情感理性的重构

   一般来说,政治心理学是与理性选择理论相对立的一种“非理性”研究视角,因为它关注的是行为体的非理性和有限理性特性。根据理性选择理论,心理学路径以及心理因素是非理性的,唐斯(Anthony Downs)就把理性人定义为排除了人的心理因素,比如人格、情感以及复杂动机的行为体。④在这种传统的主流路径看来,政治心理学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反理性选择理论,强调作为心理人的行为体,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体,都不可能达到完全的或绝对的理性状态。比如,完全理性要求行为体拥有或掌握所有的信息,但现实中,人们并不拥有这种收集和整理信息的能力,而且,因时间、环境和认知能力的局限,无法按绝对理性行事。在对系列可得的信息进行比较后,被选择的往往是最为满意的一个选项,而不是实现效用最大化。这就是著名政治心理学家西蒙(Herbert Simon)提出的“满意”原则。⑤遵此逻辑,政治心理学的研究都是强调人的非理性或有限理性特征,分析心理因素如何导致人的认知局限以及决策的非本意后果等等。所以,早期的研究均是在这种非理性或有限理性的基础上讨论心理学的贡献。

   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2000年以来,由于神经科学的进展,即借助于认知神经科学或情感神经科学的先进实验技术,我们现在可以知道人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当前的技术已经可以将大脑的黑箱打开。在此背景下,我们明白了为何人们具有喜怒哀乐的情感能力,诸如移情、同情等情绪体验。⑥最为著名的是达马西奥(Antonio R.Damasio)关于情感与理性关系的研究。这位顶尖的神经科学家,通过系列实验发现即使一个人具备完整的认知能力,比如记忆、注意、思维等,但是只要他缺乏情感和情绪的能力,那么他的判断和决策能力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特别是他的人格特质就会改变,而且会出现社会规范和道德原则的混乱情况,即没有了社会规范的意识。他犹如一台计算机,经常进行非常精细的成本效益分析,但是无法作出一个简单的决策或判断。在经典的《笛卡尔的错误》一书中,达马西奥援引了病人埃利奥特的情形,从而证实了上述判断。这彻底颠覆了西方哲学传统上关于情绪与理智对立关系的看法,指出情绪是理性的基础。⑦比如,在欧美广为流行的《星际迷航》电视剧和电影中,斯波克代表的是理智的逻辑力量,而人类则受制于情绪,经常做出不理性的举动。

   情绪和情感性质的重新建构,为我们重新思考国际政治研究主流的理性选择理论及其逻辑带来了一种划时代的革命。因为理性选择理论的前提假定——即理性必须排除人的心理,特别是情感因素——是错误的。因此,最近10余年来的国际政治心理学研究,尤其关注情感和情绪对于理性选择的积极作用。在这一领域,默瑟(Jonathan Mercer)和麦克德莫特(Rose Mcdermott)是代表性的人物。⑧他们提出,受神经科学中关于情感与情绪的理性作用的启发,情感与情绪在政治世界是可以发挥积极作用的。一个理性的行为体,无论是国家还是领导人,都是一个情感体或情绪体。所以,如果不考虑国家的情感和情绪因素,我们则难以理解它们为何能做出理性的决策。这将国际关系研究带入了一种所谓的“情感转向”阶段。⑨情感是一种人类独特的体验,基于不同的分类标准,我们可以对国际关系中的情感进行分类。比如,可以区分为个体的情感和集体的情感、基调情感和状态情感等类型。总之,当前我们已完全认识到并接受了情感和情绪的理性作用的观点,试图重新思考理性选择理论的逻辑。

   在研究了情感或情绪的理性本质或作用之后,接下来的问题是,作为一种具有相对独立或本体性地位的心理因素或变量,情绪与情感是否具有理性的能力呢?比如,它能否促进理性决策的形成?能否促进合作的形成?对于国际关系的合作、联盟、和谐以及问题解决等,情感和情绪因素是如何发挥作用的?等等。针对这些理论性的问题,政治心理学家开展了大量的中层理论研究,并紧密联系相关的经验事实,比如郝拓德(Todd Hall)的研究集中于情绪的战略性功能或理性能力。德国向以色列的道歉,实际上并不符合德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但是它促发了德以的和解,而中日之间却缺乏这种情感的表达;中国和俄罗斯向遭受恐怖袭击的美国表达了同情,由此促进了它们与美国的双边关系的改善和合作的形成。⑩

   综上所述,从理论意义上而言,最近十多年的政治心理学研究,对于主流的国际关系理论以及相关的中层理论具有重要的创新意义。它预示着政治心理学能够解释理性的对象和结果,在系列的安全研究议题中已产生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比如信任、和解、群体关系、个人关系与诚意等问题,均表明情感关系对于国际关系具有影响和作用。

   二、恐怖主义心理学

   2001年“9?11”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国际恐怖主义研究成为国际关系学界的一个热点议题。美国最为关心的重大安全问题之一,便是恐怖主义以及相关的族群冲突。恐怖主义研究的视角是多学科和多维度的,既有安全视角的反恐战略与恐怖主义社会政治经济起源研究,也有心理学层面的恐怖主义者心理特征以及恐怖极端心理研究。政治心理学视角的切入,更多是着眼于恐怖主义者的心理特征,以及作为极端群体的恐怖主义的心理特征。(11)

   首先,对恐怖主义者人格特质的研究成为恐怖主义心理学的一个经典话题。(12)初始,受精神分析学说的影响,往往将恐怖分子与一种独特的变态人格联系起来。因为恐怖活动的实施者如果不是异常的人格,那么从常识来判断,就是不符合逻辑的。这种认识具有源远流长的政治哲学传统,比如,二战后兴起的法西斯主义人格研究表明,人们通常认为法西斯分子是异于常人的,因为整个国家表现出如此不理性的举动,这是常人所无法理性想象的。最具代表性的是阿道诺(Theodor Adorno)等人出版的《威权主义人格》一书,这些心理学家通过一种F量表测量,表明德国人具有一种整体的威权主义人格特质(13),表现为从小在严格的家庭环境中成长,更为服从权威。然而,这种将某一人格特质赋予某一国家或民族的做法,随后遭到了各种学术批评。有从方法论角度批评的,有从文化情境批评的,等等。政治哲学家阿伦特也指出,通常我们认为极端政治势力或分子就是精神变态狂,这种看法是需要纠正的。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中,阿伦特指出,参与执行了成千上万犹太人死刑的纳粹文员艾希曼,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大叔,而不是电影中所常见的精神变态。为此,她提出了著名的“恶之庸常”概念,从而将我们对极端政治心理的理解提升到正常的心理学解释层次,而不是之前的异常心理学。(14)

   与极端政治心理紧密相连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解释人们为何会有服从权威的心理?无论是法西斯主义还是恐怖主义,其民众或信徒为何为了所谓的组织利益和目标而前仆后继,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这是理性人的理论所很难解释的。因此,自战后以来,社会心理学家进行了一系列实验,试图超越行为者的个体心理特质进行解释,从而为情境论的解释提供了一定的空间。最为著名的实验当属米尔格莱姆(Stanley Milgram)的电击实验和津巴多(Philip George Zimbardo)的斯坦福夏令营实验。(15)这两个实验均是模仿了相关的权力或权威的游戏,让试验者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警察和小偷等。当赋予试验者这种社会化的角色,并且赋予他们正当的权力时,试验者慢慢进入角色,从而忘记了这只是一项实验。他们大多表现出与平常迥异的行为,其中某些激进者甚至表现出虐待狂的特征。这两个实验均表明,正常人在情境的强大压力之下,就会按照情境结构的压力和社会所赋予的角色行事。当然,这两个实验在获得盛名的同时,也遭受到各种学术质疑以及伦理质疑,其中学术质疑的是实验的人为干扰性和精致性,伦理质疑的是实验结果挑战了西方的传统法律理念,即人们(而不是情境)必须对自己的坏行为负责。

   从情境的角度解释行为体的极端政治行为的一个最新案例就是津巴多对于2004年美军在伊拉克虐囚事件的分析。在他的名著《路西法效应》中,津巴多为虐囚美军提供了一种“开脱的”情境论解释。(16)他认为,正是美国整体的行政官僚体系以及反恐战略体制下的氛围,让这些爱国之士到伊拉克之后变成了坏人,而这些人本来并非坏人。津巴多还出任了法庭审判时的“专家证人”,并为此备受争议。《路西法效应》一书的基本理念就是,人性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天使,这取决于我们的环境激发了哪一部分。

总体来说,极端政治心理中行为体人格特质分析的宏观主线,从强调行为者个人的精神变态、人格非理性,演变为强调环境因素的塑造作用。而今,我们对于这些极端政治分子人格特征的理解,越来越倾向于他们其实就是正常人,任何试图寻求一种独特的极端政治人格的努力都是徒劳的。(17)所以,要理解极端政治心理的起源、发展以及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819.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京)2015年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