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南香红:北京旧城特辑(三):拆房经济

更新时间:2015-12-26 13:00:46
作者: 南香红 (进入专栏)  

  

   出了前门,哪里安家?

   前门地区的老胡同老街道里,近来多了一种全新的吆喝声――“收煤球――”

   有人从四合院里,将煤球搬出来,4毛钱一块卖了。

   以往这个季节,正是家家储藏过冬煤球的时候,今年没有人再需要煤球了,胡同里冬天不会有了,胡同里的日子不会继续了,在搬走所有家当之后,煤球是最后处理的东西。

   胡同空了。

   胡同里居民少了,大红的标语多了――“搬出危险房,圆您安家梦”,“早搬家,早签约,早选房,早受益”。

   前门地区迎来了它的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变局。

   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主持的“北京城区角落调查”中,前门地区被描述为“环境脏、乱、差,房屋危旧、基础设施欠缺或不配套,居民总体收入水平偏低,实际居住人口老化,流动人口聚集”,是典型的“城市角落”。

   据报道,从2005年年底启动的北京前门、大栅栏的“整治、保护”工程,将涉及到2万多户居民的动迁。

   “搬出危险房”,他们的安居梦圆了吗?

  

   什么人高兴走

   什么人不高兴走

   什么人想走也走不了

   住在草场6条的赵师傅,这一年多一直看着胡同里的变化:修鞋的、修自行车的,早点摊子,洗澡堂子,小饭馆,早市摊一个一个都没了,公共厕所里电灯被掐了,胡同没有人清扫了,一座座老房子变成了瓦砾和垃圾堆,一个接一个的老街坊搬走了。有的留下个电话,有的什么都没留下,一夜之间住了几十年的人,再也找不见了。

   曾经一成不变的老胡同变了,变化带来了很多故事。悲伤的,喜悦的。赵师傅看到有的人高高兴兴地乔迁了,有的人悲伤地搬走了,有的人想搬走也走不了,有的人再怎样也不想离开。

   前门胡同里故事的复杂程度比得上任何一部大部头的小说,家家户户围绕房子发生的情感浓稠得化解不开。

   《北京城区角落调查》显示:崇文区前门地区有户口的居民为41795人,1.74万户;大栅栏常住人口是57551人,有平房院落2950个。两个地区10万人口,人口密度是北京中心城区人口密度的2倍多。

   公房(北京市房管局房)、单位房、私房,各种产权关系纠缠在一起;文化保护地区,文化保护单位,历史和现实,发展和保护互相撕扯,标准租、经租房,种种历史的沉案使问题更为复杂化。

   但是,所有复杂的事,在杨师傅的眼里都很简单明了,因为他一眼就能看穿胡同的历史,知道每一家的故事:

   高高兴兴搬家走人的是租住公房的人,他们大多数只是户口在胡同里,人早就搬出了胡同,或者是在外面有房子的,拆了平房,得了补偿款,多了一种选择;

   走的不痛快的,有公房也有私房,离开了胡同,手里捏着补偿款,下一个家在哪里,是他们要面对的大问题;

   想走也走不了的,是那些太穷的人。除了胡同里破旧的小屋,他们不可能再在别处找到家;

   成为拆迁钉子户的,是再怎么也不想走的人。他们在胡同里有祖辈留下的房产和家族的历史记忆,他们不能也不愿丢下自己的家。

   这是所有的悲欢故事的根源。

   租住公房、单位房和私房主在前门、大栅栏的比例各占30%。

   身为私房主的赵师傅看到,租住公房的,在拆迁签字的同时,只要和房管局签一个合同,就以每平方米135元的价格,从房管局处买到产权,由房屋的使用权人,变成和他一样的产权人,享受和他这样的私房主拆迁补偿待遇,心里有些不平。

   大家都一样,一样的补偿款,一样的离开前门的结局,并且他们关心的事也是一样的:胡同外面是高楼大厦,高楼大厦意味着高涨的房价。

   早上赵师傅出来溜鸟,一边晃着鸟笼一边和街坊议论着房子:

   “只能上房山,或者燕郊了,那儿4000多一平方米。”

   “是啊,赶明儿溜弯,一不小心,溜河北省了”

   “呵呵”。

   笑声里有一点辛酸。

  

   “打游飞”     

   “房虫子”活跃在胡同里。

   “房虫子”是胡同里的居民对“游走型”房产中介的称呼。

   好点的“房虫子”有一间、半间小房儿支一个办公桌,差点的就在胡同里宽敞的地方支一个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房源的牌子,更不济的在墙上贴一张小广告就走,于是满胡同里都是这样的广告。

   大栅栏煤市街改造工程、前门东侧路西片区拆迁的,是采取的货币补偿;前门东侧路以东的,承诺在东南二环、三环之间的弘善家园安置,但安置房的建设周期是三年,在房子建设好之前,居民需要自己找房周转,费用自理。

   数千户人家需要在短时间里集中买房和租房,再多的房虫也有生意可做。

   郭春英和丈夫孩子哥哥嫂子及自己的老母亲在上草场6条6号院租住两间公房。2006年6月20日,郭春英拿着40多万的补偿款带着72岁的母亲,离开了她居住了40多年的院子。

   她在玉蜓桥附近花2000元租了一间2居室安置下母亲――一家人分做两处,母亲、她和她儿子住出租房,丈夫回自己父母家,因为出租房实在太小――然后开始奔波着买房。

   当手里捏着的拆迁款和市场的房价比较时,郭春英傻眼了。

   刘家窑72米的二手房,47万;位于广渠门的80平米的二手房,57万;

   郭春英从城东到城西,城南到城北,跑了不下几十处房,从6月到10月,再回头看曾经去看过的房子,更傻眼了。

   刘家窑72米47万的二手房,已经涨到了62万;广渠门的80平米57万的二手房,涨到了72万;

   再看新房,离前门不远的新世界从年初的一万出头,涨到了一万七;新景家园从年初的7000多,涨到了1.2万;枣园新村从年初的8000涨到了12000元。

   “你眼看着手里的钱在‘哗哗哗’地变毛,越来越买不到房子了,心里那个发毛啊”!郭春英在不停地问记者,“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郭春英居住的上草场6条不到100平方米的院里,住着5户人家,平时拥挤得“晚上放个屁对面人家都能听到”,这次拆迁走了4户,一户是在外有房的,院里的房子长期出租。另外三户,现在都在外面租房。“买不起啊,几十万的空档,就是天文数字啊”。郭春英说。

   郭春英已经退休,她和丈夫都过了可以申请贷款买房的年龄,孩子还在读书,没有路径去筹措几十万的买房钱。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的“北京城区角落调查”课题组对与郭春英同住在前门、大栅栏的街坊是这样描述的:离退休、内退人员、下岗失业人员、在校学生、从事家务劳动等为主,占71%,他们中是困难边缘户多、失业户多、残疾人多” “平均工资每月1000元“(《北京城区角落调查》)

   住在草场6条41号杨先生说自己一辈子国企工作,不吃不喝只可能攒下8万元。他将自己的一生分为三个十年,第一个十年是六十年代未到七十年代未,当了十年的二级工,一年挣400-500元;第二个十年是70年代未到80年代未,工资涨到每月60-70元,还有每月为数不多的副食补贴,10年间大约挣了1万元;接下来的是八十年代未到90年代未十年,一月挣200多元,十年收入是2-3万元,而到90年代后,收入增加了,他也下岗内退了。

   “国企挣的一辈子的钱,不过是8万元,不拆还有个屋住,拆了就没地方住了”杨先生说。

   草场上6条的居民帮记者统计了一下,整个草场上6条胡同大约住了100多户人家,搬走的有50多户。除了原来在外面有房的人家之外,其余的都像郭春英一样在外面租房住,原因也都是房价太高,买不起房。

   街坊们把这种在外租房居无定所的状态叫做“打游飞”。

   “老太太都七老八十了,还在外面‘打游飞’,你说这心里是什么滋味?”老街坊们都十分同情郭春英母亲的状态,他们议论着,叹气着,也忧愁着自己将来的去向。

  

   房子啊房子,看得见就是够不着你

   商品房、经济适用房、二手房、平房。北京市场上所有房子的类型都成为前门居民盯着的目标。他们仔细地计算着自己手里拆迁补偿款,盘算着自己家的买房计划。他们或者三五结伴地去看沙盘,看房子,或者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交流心得,得出的结论是首选二手房,其次是经济房,再次平房,新盘商品房根本买不起。

   “二手房不用交物业费,集体供暖,能省不少呢!”住在西兴隆街上的黄先生说。

   前门的居民,大多数因为孩子上学、自己工作地点等原因不能到城外去住。但城里新商品房是他们不敢想的,于是建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二手房成了他们首选目标。

   然后是经济适用房。但经济适用房指标一票难求,成为房虫子们地下交易的热门。

   住在小江胡同的车警官并不知道前门拆迁户曾经有过定向的经济适用房。当他得知此消息时,已经是拆迁协议签字之后,房子早没了。

   熟悉经济适用房内情的人告诉他,北京市所有的经济适用房早都定向了,它们都定向到各个拆迁片区专项分配给拆迁户,今后市场上再也不会有经济适用房卖了。购买经济适用房的人必须拿着拆迁协议到街道盖章,证明是无房并且是拆迁的,然后到北京房屋交易中心登记,公示20天,证明确实没有买过经济适用房,并且符合购买条件,确认资格后才可以购房。

   小江胡同的车警官就得到了这样两个指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有房可买,人们告诉他,那里有房就到那里去排队去吧,很多人登记了3年还没有经济适用房可买呢!

   让车警官吃惊的是,在刚办好两个经济适用房指标登记的当天,就有“房虫子”给他打电话,要他把指标卖了,每个指标3万。

   “你要一个空头的指标干什么?“车警官问。

“这你不用管,我能弄到房”对方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muj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6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