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柯:民族主义的发酵:近代中日对抗心理是如何形成的?

更新时间:2015-12-25 18:56:30
作者: 王柯 (进入专栏)  
清朝政府向清国驻日公使馆派遣了 13 名留学生,通过时任清国驻日公使裕庚拜托当时的日本外务大臣兼文部大臣西园寺公望,将他们安排进由嘉纳治五郎任校长的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学习。 1899 年清朝政府第二次向日本派遣留学生,被派遣的 40 名留学生中有 33 名学习军事,其中包括张之洞的孙子张厚琨;毋庸赘言,其背景上同样有着以张之洞的《劝学篇》为代表的、学习日本建设近代国家经验的思想。此后,清国内逐渐出现留学日本的热潮,后人称之为“日本留学运动”。

   简而言之,可以列举出清朝政府的支持留学日本的原因(日俄战争中日本的胜利 、中国科举制度的废除 1905、以及图谋通过接受清国留学生在大陆扶植亲日势力的日本矢野文雄公使向清朝发出的邀请等)。事实说明,为了尽快完成向近代国家的转型,清朝政府一直重视向日本学习,并积极派遣青年来日本留学。即使在日本出现了以推翻清王朝为目标的中国革命势力,清朝政府仍然没有听从废除留学的意见,反而拿出实际方针更加鼓励留学。因为清朝政府的这种态度,留日学生之中自然不乏大量出现的中国社会精英分子。

日俄战争

   然而,在这个时期大力鼓励清国青年留学日本,无论对于派遣留学生的清国,还是对于接受留学生的日本来说,其实都是一把双刃剑。其原因在于,无论是 1896 年的第一次派遣,还是 1899 年的第二次派遣,事实上都与清朝在甲午战争中的战败脱不开关系。而甲午战争以后,日本社会中也开始出现歧视中国和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思想。因为具有中国社会精英的意识,留学生们对日本社会的民族主义思想自然会更加敏感,在受到歧视时的耻辱感也会倍加强烈。一边是祖国的殷殷期待,面前却是使心灵受到折磨的民族主义歧视的现实,这种强烈的耻辱感不仅让他们产生反日情绪,同时也逼他们对自己的社会进行反思,为甚么一个泱泱大国会受到一个“蕞尔小国”的歧视和压迫?身临其境所感受的残酷现实,逼他们不得不考虑自国政府本身的问题。清朝政府的呵护、日本政府的重视,自然也在强化着留日学生们的精英意识。然而,正是因为社会精英的日本留学,又使中国的民族主义得到生长的土壤。而从入学那一刻起、其人生辉煌的前途就得到保障的军事学校的留学生们,更是社会精英的自我意识因着受到刺激而转为民族主义意识的典型。1903 年 6 月 2 日,日本驻上海总领事小田切万寿之助在其寄给当时日本外务大臣小村寿太郎的第 220 号公信中,夹寄了当时上海有名的中文报纸《苏报》的一篇新闻报导。 6 月 9 日,也就是收到信件不久,小村外务大臣就将这项新闻报导紧急转送给当时日本政府的陆军大臣寺内正毅。小田切万寿之助寄来的这项报导,内容是关于成城学校一位清国人留学生退学的问题。当然退学本身并不是甚么大事,问题在于报导提到的退学理由,很可能成为激起留学生反日情绪更加高涨的导火线。

   成城学校的前身为 1885 年设立的文武讲习馆,1886 年改名为成城学校,设立幼年科和青年科,成为日本人进入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幼年学校的一所预备学校,因此这里的学生都被要求进入日本陆军部队进行实习。在日本开始接受清国留学生以后,成城学校也开始接受预备进入陆军士官学校的留学生入学,而留学生要想从这里毕业,也要和日本学生一样到日本陆军部队中实习。但是由于 1903年发生的以下事件,在留日清国学生的精英层中,开始出现强烈的反日情绪。

   这一年,成城学校一位刘姓的四川籍清国留学生,也按照规定进入日本陆军部队进行实习。而在这个部队中有一位西乡少佐,按照新闻报导的说法,是日本明治维新的功臣西乡隆盛的儿子。某日晚上,这位西乡少佐将刘姓留学生传呼到自己房间,用语言极尽侮辱:“你们支那人已经在日清(甲午)战争中被日本人打败”“如此无之辈,如何能向我们陆军学习?”“到这里来还不就是为了让我、

   们玩弄而已?”然后就动手动脚,企图进行猥亵。刘姓留学生不甘受辱,夺门出,而西乡少佐居然又追到刘的房间。学校的留学生们在得知这件事后,向成城学校当局提出指控并进行抗议。然而接见留学生们的成城学校校长态度强硬,居然说道:“你们这些支那人总是拿退学来进行要挟,我要告诉你们,我是不会屈服的。”日本驻上海领事馆虽然很重视这件报导,但是关于这件事情,他们却做出以下乐观的分析:“我们不认为报导属实,大约是清国留学生中的一部分人抱着中伤的目的,传话给(上海)当地友人,结果出现了这个新闻报导。但是对于类似事件,如果我们尝试对报馆进行干涉,反而不妙。”从日本总领事馆的这个意见中,知道他们并没有完全认识事件的重要性。如果他们注意到《苏报》的性质,也许就不会如此乐观。因为第一,《苏报》创始人的妻子为日本人,报纸自身也是在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登记注册的,因此按照常规来看,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对日本进行诬蔑攻击。第二,在当时中国各地的报纸当中,《苏报》虽然以常常刊登激进言论而出名,被认为是倾向“革命”的报纸,但是它当时的“革命”的目标历来集中于“满洲”身上。考虑到以上两点,《苏报》中出现反日民族主义的言论,对于日本政府来说,本不应该是一个被忽视、轻视的倾向。

甲午战争中的清军俘虏与朝鲜俘虏

   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断言《苏报》刊登的新闻报导为清国留学生的“中伤”,不过是一种自我欺瞒。因为上述报导揭露出来的类似事件,不久之后再次发生。 1904 年 12 月 8 日,日本外务省次官 珍田舍己向日本陆军省次官石本新之发出“外务省机密送第 91 号、陆军省密受第 493 号”文件,这封文件又被陆军次官以“陆军省密发 331号”档转发给第三师团长,其中谈到:“现在第三师团兵营中的由清

   国派遣来的学生六名,于 22 日夜 11 时左右按照中队长、大尉佐藤弥太郎的命令,来到将校集会所集合。身带酒气的中队长,命令上述学生中庐金山一人留下,其余各自都回自己寝室,(中队长在其他人走)之后,对庐金山进行猥亵,尽管卢执意不从,但中队长却以上官之威企图强压对方就范。卢受到如此耻辱,无法忍耐,翌日清晨即向大队长密告事情经过,要求对其进行处分。”然而大队长并没有亲自调查,反而派金子中尉去到卢金山处命令其忍耐。卢金山对此表示不服,反被金子中尉斥为不服从命令而遭到责备。于是卢金山又向联队长申诉,提出不处分中队长自己就无法忍受继续呆在军营。谁知此次联队长派遣深见中尉前来,要求卢金山提交“退学申请”。

   《清国留学生取缔规程》所发动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是中日近代关系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然而我们注意到,该年日本对中国的贸易额大幅增加,中国国内也没有出现排日、反日的运动。同时还需注意的是,即使《取缔规程》源于清朝政府,留学生们却没有将此次运动的矛头直接指向清朝政府,即使在孙中山指出与清朝公使有关的情况下,却看不到留学生有甚么攻击非难清朝公使馆的举动。

   革命史观中通常注定成为负面因素的清朝政府,之所以在这场由具有“革命”意识的留学生担任主角的运动中没有成为直接攻击的对象,原因就在于留日学生们心中十分清楚,通过留学寻求中国建设近代国家的方法和手段这条他们正在实践的道路,不仅不是他们自己的发现,而且从头至尾就是由清朝政府精心设计和付出心血所铺垫的。问题还是出在日本社会之中,运动的发生与这一时期日本社会的民族主义恶性膨胀直接有关。

   笔者从日本外交史料馆查找到的资料中发现,即使在 1905 年,经过首相桂太郎裁定,日本政府还在为培养清国留学生拿出一定预算,“文部省所管临时清国学生养成费支出金 15143 元”,其理由为:“毕竟从我国东方政策考虑出发,应该承认招收清国学生来我国留学的必要性,从结果上来说还是不能放弃劝诱他们(来日本留学)。” 就是说,日本政府其实并不愿意通过“取缔”得罪留学生,其理由其实很简单:日本政府主动邀请清朝政府派遣中国青年留学日本的根本目的,从最初就是为了培养在中国的亲日势力。

   中国、中国人的国民性甚至中国文化的歧视和污蔑越来越激烈,而社会舆论对中国人国民性的攻击更是开始成为常态。然而在当时日本社会的背景下,仅仅针对清国留学生而发的《取缔规程》,使留学生们感觉到日本政府不能对留学生和日本学生一视同仁,日本政府的潜意识中有着“清国留学生 等于潜在的犯罪分子”的成分,于是《取缔规程》在留学生的眼中就变成一个侮辱人格、带有歧视的符号。而日本的公共舆论不仅没有理解到清国留日学生的这种心情,反而利用这件事诋毁攻击中国人的民族性,因此让事件更具有歧视与反歧视的性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东京朝日新闻》 12 月 7 日发表的《清国人同盟休校》一文,这种对中国国民性的诋毁“放纵卑劣”四字,引起了留学生们极大的愤慨,尤其是使留学生们感到人格上的侮辱,以致翌日,留学生领袖人物、《民报》总编辑陈天华留下遗书,在东京的大森海岸愤而投海。而留学生们之所以发起集团归国运动,在很大意义上就是为了向日本社会证明中国人的民族主义精神和“团结”。

   前文已经述及,12 月 7 日《东京朝日新闻》所刊登的《清国人同盟休校》一文之所以如此反响巨大,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报纸整版几乎都是在报道日俄战争胜利后、日本军队“凯旋”的消息,这也让留学生们受到极大的刺激。 1905 年的《取缔规程》反对运动,标志着在日本社会民族主义思想恶性膨胀的背景下,反日民族主义情绪扩展到整体清国留日学生当中。

由于上述中日两国的近代历史过程、社会现实以及清朝政府的殷切期待,在强烈的国家责任感驱动下,留日的中国社会精英们开始利用自己通过留学所学到的近代政治和社会学知识,对比眼前的日本,深刻思考应该如何在中国建设近代国家的问题。而得到的结论不是延续由清朝政府开始的、学习日本建设近代国家的进程,而是从另一个层次接受日本建设近代国家的经验,这就是走建设单一民族国家道路的思想。 1905 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6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