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祖陶:《哲学与人生漫记——从未名湖到珞珈山》后记

更新时间:2015-12-22 21:08:55
作者: 杨祖陶 (进入专栏)  
在她的影响下我的思想逐步发生变化,较多地关心和注视现实生活的各种现象,例如从时政反腐大事到石头遭到泼墨的细节来表达一个有良知的老知识分子对某些问题的鲜明态度和思考。肖静宁总是主动与我交谈,还及时让我看一些电视和网络上的新闻与画面,大大丰富了我的晚年生活,她说这样还可以防止老年痴呆呢!

   《漫记》的“译事续篇”比较简单明了,就是首译黑格尔《耶拿逻辑》和改译《精神哲学》。

   而最后一个版块“论题新篇”的这个“新”字有的是相对于《回眸》没有采用,在这里重新收入的意思。而在《回眸》中用的“论著举要”,在这里没有用论著而是用涵盖面更宽一些的“论题”二字,更符合所选文章的实际。就我而言,为学人的著作写个序、写个读后感或书评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是我需要用较长时间反复思考和认真对待的新课题,论述的过程也是一种学习与探讨的过程。“研究汤用彤先师学行的力作——读《汤用彤学记》”更是一种景仰和陶冶心灵和节操的过程。 “怎样获得自由?——读伯里的《思想自由史》”是我主动为已故挚友罗荣渠学兄夫人周颖如学姐的译著所写的述评,它符合我一贯强调的研究西方哲学、包括思想文化要走学术化道路的主张。由于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论题,书也没有译者导言,只能根据自己反复阅读来理解了,此文是这一版块、甚至全书中费力最多堪称“新篇”之作。

   在我向人民出版社提出《漫记》的出版申请时,列出了一个“附录——学者感言”清单,有8篇之多,它们是《回眸》问世、《耶拿逻辑》首发后学者们(郭齐勇与周浩翔、段德智、赵林、邓安庆、陈默、何卫平、卿文光、孙思等)自发写就的颇有深度的感人的文字,如“一个老联大人的风范——读杨祖陶教授新著”、 “《耶拿逻辑》与﹤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起源和秘密﹥”、“一个为学术而学术的学者”、“绝对精神的追求,生命之花的绽放”、“不求虚名,但求心安”等等,由于这些宝贵的、反映师生情谊的、有相当学术水平的文章全部都在爱思想网上发表了,其中有的在《武汉大学报》、《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读书》、《跨文化对话》(乐黛云主编)上刊用了,篇幅又相当大,我就忍痛割爱了。在这里我要向各位学者朋友致以最真诚的感谢。现在附录的内容改用肖静宁的数篇文章,可能有利于对我的这位合作者的了解。

   在这里,我要向伴随我走过七个年头的爱思想网(原先为天益网)、向为建立“杨祖陶学术专栏”的郭琼虎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感谢爱思想网为我提供这样一个学术平台,感谢对我的许多文章予以首页头条推荐和哲学导读、笔会导读推荐。这些推荐语就文字而言虽然是文章中原有的,但一经作为导读摘录出来就被赋予了鲜明简洁的涵义,对文章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因而《漫记》中的文章凡是有推荐语的都在篇首展现出来,以飨读者,这也是一种对爱思想网的美好记忆。

   此间的领导与同事都经常用当地语言说肖老师把杨老师“招呼”得好。这是千真万确的,也是不需要多说的。她自己说她是上帝派到我身边来的,她的勤劳与能干是少见的。我三次因外科病住院都是她一个人包下来的,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腰疾行动不便,她设法为我买到三辆各有所用的助行车为我减轻神经压迫症状,大大增强了我活动的自由度和生活的乐趣,我能独立地在校医院取药、附近的打印社复印、理发店理发,能与老同志一道重阳登高、春游秋游,我与肖静宁走上半小时的路还可以坐地铁。我们一道去大超市,一道在校园散步。今年1月我与肖静宁一道在附近的台湾“小小城”度过了温馨的米寿。

   这本《漫记》得以问世,我要感谢人民出版社接受我的出版申请,并对一贯支持我的责任编辑张伟珍编审付出的智慧与辛劳致以最真挚的谢意!

   最后,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所有关心我的学人朋友们所做的一切的一切,使我的心头感到无限的慰藉,这就不是一个谢字能够表达的了。

   (2015-02-26  初稿 、2015-03-05修订 )

   -------------------

   [1] 这里附带说一下,肖静宁为了与身份证保持一致,她一般都用肖静宁,我的文章中也是这样的,只有她的正式的书名才用萧静宁。再者《漫记》虽然是我们共同署名,所有文章都是以杨祖陶为第一人称。

   [2] “平生第一邂后”已收入《回眸》,它是“燕园结缘”这一组文章中的第1篇,为完整起见,在《漫记》中将再次使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44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