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小年:不能恐慌性崇拜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5-12-19 22:35:44
作者: 许小年 (进入专栏)  
P2P做的是什么业务?做的是小微贷款,做的是个人贷款。金融业务的价值是如何创造的?它帮助市场克服信息的不对称,老百姓把钱存在你这里,但是他不知道这个钱是贷给谁的,贷方、借方之间有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所以金融机构创造的价值就是克服信息不对称。金融赚钱赚的是信息的钱,赚的是数据的钱,这是它创造价值的地方。金融机构要把一些市场上没有搜集起来的信息搜集起来,并且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分析的结果产生了信用评级,根据信用评级决定给哪一个客户贷多少钱,贷款利率是多少。它创造的高附加值是信息的搜集与处理和分析。最后得到的是信用评级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信息不对称,这是创造价值的地方。

   我们看一下P2P,P2P创造价值了吗?在P2P的平台上,有一些人资金用出去了,有一些人获得了资金,它把卖方和买方联系在一起,这个价值并不多,这个价值相当于一个婚姻介绍所,把男方和女方拉到一块,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创造更多的价值。创造更多的价值是在什么地方?婚姻介绍所要保证所介绍的婚姻成功,这个价值就高了。婚姻介绍所赚不到什么钱的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没有创造价值,没有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男方、女方不了解彼此,结婚以后三个月离婚了,婚姻介绍所说离婚了没有关系,我再给你介绍,它再赚一份服务费,它不在乎。金融机构把储蓄者的钱借给了某一家小企业,结果没有成功成了坏账,这个损失就大了。所以金融机构创造价值在什么地方?它要保证贷款借方信息不对称得到相当大克服,可以促成交易,而且还能保证这笔交易成功,这笔交易成功建立在你对借方信用的了解和评估。而你这个信用的了解和评估需要大量的信息,P2P没有这个功能,所以它们大多数无法存在下去。

   最能做P2P的是谁?银行,所以在金融界我看到更有希望的商业模式,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我们看一下现有的公司,谁最有条件做“互联网+”金融?阿里,为什么呢?它拥有数据,它可以从多年的交易数据当中,倒推出这家企业的三张财务报表,然后给它定信用评级,依靠信用评级决定贷款数量和贷款利率。没有这么多数据做支撑,你如何去评定这个贷款申请人的信用,你没有办法评定,你没有创造价值,因为金融服务最值钱是信用评级,而这个信用评级需要大量的信息进行专业分析,才能够得出。即使阿里有这么多数据的互联网公司,它现在的贷款总规模是多少?有人注意到吗?累计放款资产总量是多少?有人说200多亿,200多亿对金融机构来说是小菜一碟,资产总量是200多亿这算什么呢?为什么信息最多、数据最多的公司,它目前的放款不过是200多亿,这是因为什么?思考一下。如果没有三张财务报表,要从交易数据中把三张财务报表复制出来,需要多少数据。有的互联网公司说我们可以自己收集数据,我说可以,你自己去收集,真的有人去了,搞了两万多人的队伍,下面再建办公室,我说你搞这么多人,又建办公室,你不就是银行吗?你“互联网+”从线上下来,再下来,再去雇人,你干得过传统银行吗?

   大家有没有感觉到,不管通信手段怎么发达,过去是电话会议,电话会议的效果不如办公室面对面开会,后来是录像会议,都可以见面了,开会的效果还是不如办公室面对面。人与人的接触任何技术手段都没有办法替代,就这一条就决定了互联网不可能通吃。

   在线下虽然我花钱建了那么多的网点,我雇了那么多人,很有可能我这种线下用网点雇人的方法获得信息的成本,比你线上获得信息的成本还是要低。因此在一个长的竞争过程当中,我可以跟你对抗下去,但是我也没有愚蠢到否认互联网,核心是什么?核心是谁的成本更低。

  

   “启蒙就是有勇气去运用你自己的理性”

   我想建议大家注意,不要被互联网+这股浪潮压倒,运用你自己的思维来分析问题,找到你自己的转型创新之道。康德讲过一句话,什么叫启蒙?启蒙运动在德意志土地上开展的时候,对于什么是启蒙众说纷纭。康德给了一个定义“启蒙就是有勇气去运用你自己的理性”。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理性分析的能力,但是我们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去了运用自己理性的勇气,因此需要启蒙。

  

   提问环节

   提问:许教授对互联网思维的评判,我觉得代表了他的观点,创新有三种方式,一种是原始创新,一种是集成创新,还有一种是引进消化吸收创新,我觉得许教授讲的对互联网思维的评判,有很多不是原始创新,但是我觉得互联网思维有很多集成创新。所以许教授非常理性的评判,有很多观点我是很同意的,比如说“互联网+”今后到底怎么样,这个还有待观察。但是我觉得在创新的三种模式中,我们希望能有很多的原创,我们应该鼓励创新,我们这个社会创新太少了。

   许小年:回到现实问题上,如果你理性不足,你会在互联网创新当中走很多弯路。我拜访过国内主要的互联网公司,跟他们的高管和团队都有过交流,我非常佩服那些小家伙们的干劲和热情,他们那种创业的精神和我们熟知的谷歌和脸书是不相上下的。我能做的就是从理性分析角度,能够帮助他们少走一点弯路,我也意识到理性有可能压制他们这种创新的热情和冲动,我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平衡。所以我一再强调理性,但是我同时强调人的理性是有限的理性,而不是无限的。

  

   (本文观点来自许小年教授在6月6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友班委代表大会上的演讲,未经本人审阅。本文转载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信公众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31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