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志强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理论体系论纲

更新时间:2015-12-18 12:35:12
作者: 刘志强等  
这关系到人应当享有人权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及其伟大意义所在,是必须认真研究的一个人权基本理论问题。

   在西方思想史上,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存在三种基本理论,即自然法学派的“天赋人权”论、规范法学派的“法赋人权”论和社会法学派的“社会权利”说。这三种理论都有其历史背景和合理因素,但都是片面的,因而是不科学的。

   “天赋人权”论来自古老的自然法学说的“自然权利”论,在西方始终占据主导地位。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指出,“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生而平等,他们都是从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1789年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指出,“所有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护人的自然的不可动摇的人权,这些权利就是: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这种理论的重大缺陷是,它虽然肯定人权源自人的自然属性,却忽视和否定了人的社会属性,否定了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的高低和制度文明发展程度对人权产生和发展的影响。

   “法赋人权”论的代表人物边沁认为:“权利是法律的产物;没有法律也就没有权利——也不存在先于法律的权利”,“权利是法之子,自然权利是无父之子”。这种理论的合理成分是强调了法律对于保障人作为人所应享有的权利,其错误在于法律相对于人权产生只是手段,它没有看到法律是人制定的,立法者也完全可能不用法律去保障人所应当享有的权利。

   “社会权利”说认为,人是一种社会动物、政治动物,人不能脱离社会而独立存在,在社会生活中,人们彼此之间存在连带关系,其利益可能遭受来自他人或社会组织的侵害,他或她自己也可能去损害别人的利益,这就产生了人权问题,并需要法律去调整。这种理论的合理之处,是肯定了人的社会属性,肯定了社会制度的文明程度,制约着人权的产生和发展,但没有看到人的各种利益需求就是人权。

   现代一系列人权国际文书,尤其国际人权宪章和第二次世界人权大会通过的《维尔纳宣言和行动纲领》,对人权的本原作了清晰的回答。其比较一致的表述是:“人权源自人的人格、尊严和价值。”这一表述明显反映了“天赋人权论”的见解,并作了更为明确与扼要的概括。我们原则上同意这样的观点,但认为它还不够深刻和全面,它没有进一步回答人为什么应当具有自己的“人格、尊严和价值”的问题。这需要从人的本性(或本质)是什么出发才能做出更为深刻的回答。

   人的本性是指人作为人的本质属性,即马克思讲的人的“类本质”,包括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两个方面。人的自然属性也就是古今通常所说的人性。它包括天性、德性和理性三方面的内容。天性主要指安全、自由和幸福。人的生命不受肆意剥夺,人身安全不受肆意伤害,人身自由不受侵犯、思想自由不受禁锢,人的最低生活得到保障,人有追求幸福过更好生活的愿望。这些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和天性。德性指人人皆有恻隐心、怜悯心、同情心和仁爱心,并在共同改造自然和社会中,在彼此依存和相互交往的影响中,逐步养成以平等、博爱和正义为核心的一套道德观念,这是人区别于动物的一个根本标志,也是推动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的一大动力。理性的内容,一是指人的理性认识能力,二是指人们对自然和社会的本质与规律的共同观念和理念,三是指理智——人有克制自己不做坏事、不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能力。

   人的社会属性是指,人是生活在人与人互相依存的关系中。人的思想和行为不能不受当时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和各种社会制度的影响和制约,不能不受民族、宗教及文化传统、习俗的影响。人的社会属性对人权的产生和发展的意义在于:首先,如果只是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当然就不会有人权问题;其次,一个国家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和社会制度的文明程度,制约着人权的产生和发展水平。不过,人的社会属性只是人权产生的外部条件,是外因。人权产生和进步的内因和根据是人的自然属性,即人的物质与精神需要和对幸福的无限追求,这是人权产生和发展的目的和根本动力。

   二、人权的本质与属性

   (一)人权的本质

   人权是一种权利,正如人们对权利本质理解的莫衷一是一样,人权的本质也是人权理论界充满争议的主题。在纷繁复杂的人权现象背后,人权究竟隐含着怎样的本质?这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究、反复思考与认真求证的问题。在此问题上,不同学者往往具有不同的认识。例如,有学者认为“人权的本质就是人权的存在,每个人对此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人权并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本质,人权仅仅是历史观念和历史实践的具体展开”。①的确,在某种意义上,对人权本质的认识是一个因人而异的问题。但是,不能藉此将人权本质虚无化,这样会导致人们对人权问题的认识、理解与处理无所适从。从人权观念与人权现象的历史演进与内涵发展来看,人权本质应当可以归结为两个要素:利益与正义。

   人权本质的要素之一是利益。正如马克思所言,“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②纷繁复杂的人权现象呈现的是人的利益的多元化与复杂性,人权纷争反映的是人的利益纷争,人权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利益问题。“人权的本质属性首先表现为利益,无论利益的表现形态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③作为人权本质的利益,其内涵是广泛的,既包括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也包括人身人格利益,既包括个人利益也包括集体利益。无论是国内人权还是国际人权,总是意味着在个人与个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以及个人、群体和社会之间存在的相互矛盾与冲突中一定权利主体在利益上的追求、享有与分配。

   把握住了利益,也就掌握了理解人权问题的钥匙。首先,人权是利益的表,而利益是人权的里。其次,人权是利益的保障,而利益是人权的方向。人权,尤其是法定人权,是利益的坚实保障,利益则是这种保障的价值取向。再次,人权是利益的升华,而利益是人权的动力。人权将利益提升为具有普适性的价值观念,而利益则是推进这一进程的动力。人权与利益表里如一、内外结合、层次分明、不可分割。没有利益,也就无所谓人权;讲人权,也就必谈利益。一定的人权主体往往就是一定的利益主体,而一定的人权内容则体现一定的利益内容。

   人权的本质要素之二是正义。人权是个人或某些特殊群体受正义认可和支持的各种利益诉求。什么样的个人或群体应当或可以享有什么样的人权,法律或其他社会规范应当或能够对哪些人权予以规定和保障,总是受人类普遍认同的某些道德伦理的支持和认可,包括正义理念、人本主义、平等思想与自由观念,其核心是正义理念。这些伦理道德是人权本原、人权主体、人权内容等人权范畴证成与发展的思想基础。尤其是正义理念,不仅影响人本主义、平等思想、自由观念等思想观念,还是支撑人权观念、处理人权问题的重要伦理依据。从正义的视角来看,人权主体的承认、人权内容的确定、人权的享有与人权的实现,只有符合正义的原则才能获得普遍的认同与支持。

   正义与人权之间存在天然的联系,没有正义也就无所谓人权。一方面,人权是正义的精华,而正义是人权的道德基础。从历史来看,正义观念产生于人权观念之前,正义有着更为久远的历史。正义结出人权之果,是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体现。人权的出现并没有终结正义的发展,人权只不过浓缩了正义的精华,正义仍然是人权的基础。另一方面,人权是正义的诉求,而正义是人权的品质。正义在不同历史阶段有不同诉求,将正义诉诸人权是近代社会的产物,在这个过程中,正义内化为人权诉求的固有道德品质。人权与正义同源同宗,一脉相承,与时俱进,水乳交融。因此,主张人权者必然倡导正义,追求正义者必然伸张人权。社会没有正义也就不可能保障人权,尊重和保障人权也就必然要维护社会正义。

   人权本质上是利益与正义两个要素的统一。利益与正义是构成人权的两种基本成分,是决定人权本质的两个重要因素,也是推动人权进步的两个重要轮子。离开“利益”就不可能理解人权问题上经常存在的种种矛盾与斗争的实质,而离开“正义”则可能使得人权问题上矛盾与斗争偏离正确的方向。利益与正义的结合成就了人权特有的品质与内涵,这是人类自我认识的深化与发展。就作为人权本质的利益与正义的关系而言,利益是人权的客观本质,正义是人权的主观品质,二者辩证统一,相互作用,共同发展。

   人权本质与人权本原是两个不同性质的理论问题,不能混同。人权本质表明人权究竟是什么,而人权本原则是指人权的来源,这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在理论上却往往难以区分。一种常见的观点就是将人的人格、价值与尊严作为人权的本质。人的人格、价值与尊严是人权之源,是人之所以为人、人权得以证成的理论依据。没有人的人格、价值与尊严,便不可能存在人权。

   (二)人权的普遍性与特殊性

   人权的普遍性是人权应然层面的属性,是承认与肯定人权的底线,不承认人权的普遍性就是对人权的否定。人权普遍性的基本含义是,人之为人,不论其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财产和教育等状况如何,都应当享有他应当享有的权利。正如《世界人权宣言》第1条指出的:“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在一个国家里,在这个国家的任何历史时期,每个人都毫无例外地应当享有生命权、人身安全权、人身自由权、思想自由权、人格尊严权、最低生活保障权等与生俱来的基本人权,这是人权普遍性的基本要求。

   人权普遍性的具体内涵主要表现为四个方面:(1)人权意识的普遍性。人权理想、人权精神、人权价值、人权态度、人权文化等人权意识应具有普遍性,人权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2)人权主体的普遍性。人人应当享有人权,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好人还是坏人、弱者还是强者。(3)人权内容的普遍性。人权的内容是普遍的,即存在一个各国都应当普遍尊重和遵守的人权共同标准。(4)人权义务主体的普遍性。人权的义务主体也是普遍的,任何国家都毫无例外地承担尊重和保障人权的主要责任。

   人权的普遍性奠基于人类社会走向文明过程中凝聚而成的基本价值共识,主要理论依据在于三个方面:(1)全人类共同的人格。人权源自人的本性和人所固有的人格、尊严与价值。人的本性是相通的,任何人都应当享有不可剥夺的尊严与价值,这些尊严与价值应当受到平等的对待与尊重。(2)全人类有共同的利益。全人类共同利益存在最大公约数,这种共同利益使人权共同标准的制定和实施成为必要和可能。(3)全人类有共同的道德。例如,正义、博爱、人道、宽容、诚信等伦理观念,是全人类共同拥有的,这是人权产生及其正当性的道德基础。

   人权的特殊性是人权实然层面的属性,主要是人权保障领域的属性,是人权多样性与差异性的体现。不承认人权的特殊性无法充分实现人权。人权特殊性的基本含义是,在不同的国家或在一个国家的不同历史时期里,由于历史传统与基本国情的差异,人权制度的变化呈现出各自的特点,人权保障政策与措施也会存在一定的差异,不同人实际能够享有的权利在量和质上是有差别的。值得注意的是,人权特殊性是基于人权普遍性的特殊性,即是在坚持、承认与肯定人权普遍性前提下的特殊性。不能用人权特殊性否定人权普遍性,也不能用人权普遍性否定人权特殊性。

   人权特殊性的具体内涵主要表现为:(1)人权主体的特殊性。人权的主体是普遍的,但由于各国的具体国情不同,因而在性别、种族、宗教信仰、经济状况与文化程度等不同的人群之间,在立法上尤其在实际生活中,能够享有权利的多少,会有很大的差异。(2)人权内容的特殊性。人权的内容,既有共同标准,也有不同标准。有些特殊主体,享有一些特定人权,如残疾人享有康复权、服刑人员享有假释权,均是人权内容特殊性的体现。(3)人权制度、政策、措施的特殊性。各国在履行自己保护人权的责任时,享有充分的自主权,在确立人权政策、制定法律、采取行政措施等方面可以有很大的不同。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2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