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兰:群氓的智慧还是群体性迷失

——互联网群体互动效果的两面观察

更新时间:2015-12-18 10:10:31
作者: 彭兰 (进入专栏)  
这样一来,匿名就不能成为解释网络群体互动中非理性行为的主要原因。

   三、影响网络群体智慧形成的结构与机制因素

   在有关互联网社会影响的观察与思考中,上述群体智慧或群体迷失两种判断始终并行着。实际上,这两种判断并不是因为互联网或社会化媒体产生而产生的,它们与人类群体行为的发展过程相伴随。之所以今天受到格外关注,只是因为社会化媒体时代人的汇聚规模与互动频率达到空前程度。

   对于互联网中的群体汇聚,我们不能简单地去推论它一定会导致群体智慧或群体迷失。个体的汇聚可以有多种模式,不同的结构与机制,会导致互动产生不同的效果。要避免或减少群体盲动与迷失,就应当改善连接、聚合及互动的结构与机制,使群体作为一个自组织,能够实现自我修正与进化。理想的群体结构与互动机制,体现在以下几个层面。

   (一)群体连接模式:多中心的分布式网络

   互联网上人们的连接构成社会网络。在信息传递方面,一个完全无中心的社会网络结构,既是不现实的,也是无效率的。事实上,无论信息传递起点怎样,社会网络总会遵循幂律法则,逐渐形成自己的中心节点。但是,如果社会网络只有一个中心,那么风险也是巨大的。形成多中心的社会网络,既可以保证网络的效率,也可以避免一个中心出现失误或遭到破坏时产生的风险,还可以防止单一中心所带来的信息遮蔽或误导。

   当然,现在很难给这种多中心模式确定一个量化指标,这有赖于未来更加深入的研究。我们可以看到,网络“中心”的质量,也是影响群体互动效果的关键因素之一。传播学里经常用“意见领袖”来指代这个中心。我们既要关注意见领袖的生成机制,还要关注群体互动对意见领袖素质提出的更高要求。此外,这种多中心结构,不是传统架构的自上而下模式,而是要以“分布”为基本保障,“分布”意味着可以获得丰富的智慧源泉。

   (二)群体聚合结构:开放而流动的秩序

   网络群体的互动,不仅取决于个体之间的连接方式,也取决于群体的结构与氛围。克里斯•安德森在《长尾理论》一书中提到,维基是一个动态社区,不是一个静态的参照物。其真正神奇之处在于它的秩序:这个任由业余用户创作和编辑的开放式系统,并没有陷入无政府状态。恰恰相反,它已经用某种方式,将历史上最庞杂的百科全书组织得井井有条。

   维基百科的成功,得益于它的结构与机制。它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允许所有人参与。而这种开放性,对于不断发现与纠正错误是相当重要的,同时也可防止成员关系和权力结构过于稳定而导致的群体压力。与此相反,在一些封闭的网络社区里,当人们之间的关系、社区的结构趋于稳定时,相互之间的钳制力就会趋于强大,意见领袖的作用变得更为强大,“沉默的螺旋”效应也就趋于明显。

   开放而流动的网络社区结构,既可以增加群体活力,也可以抑制关系固化,还可以消除固化关系对人们判断、意见和行动的影响。这种开放性与流动性,并非一盘散沙式的,它被一个稳定的目标所引导,使进入这个空间的人们,能够很快找到自己的方向与位置。

   完全没有秩序的网络群体,很难实现高效率的智慧聚合。但网络中的群体秩序,更多是以自组织方式形成的,而不是由外力所强加的。理想的秩序究竟如何?怎样获得?这是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三)群体协作机制:分工明确、有效激励、相互校正

   群体要有效地进行协作,就必须有一种明确且高效率的分工机制,并且这种分工不是靠某些权力的控制,而是靠自然形成的引导系统。维基百科的引导系统就是词条。淘宝网站的一个商家或一种产品,也可以说是一个词条。在人肉搜索过程中,这样的分工实行起来更为复杂,最终之所以能够完成,是因为行动目标起着显著的引导作用。

   要想激发个体智慧与行动,建立激励与报偿机制是必不可少的。尽管网络互动能够激发人们的利他行为,但如果这种行为不能得到回报,那也是难以持续的。人们参与分享、协作和社会行动,都包含着克里斯•安德森所说的“声誉经济”或者“互惠经济”方面的考虑。因此,要设计出一个好的互动系统,就必须研究人们对社会报偿的需求,并给予充分的满足。

   一个良好的群体互动过程,需要一种有效的自我修正机制做保障。当然,这是由群体成员相互监督、相互校正完成的,扁平化和分布式的连接模式,对于相互校正具有重要意义。无论如何,互联网对促进群体互动协作与自我修正完善都已起到显著作用,尽管目前它还是不完美的。

   (四)群体协商氛围:理想的商谈环境

   网络群体的互动,大多是以群体协商形式存在的。哈贝马斯从商谈伦理学角度,提出“理想的商谈环境”及其法则:每个能够言谈和行动的主体,都可以参加商谈讨论;每个人都可以使每个主张成为问题,都可以将每个主张引入商谈讨论,都可以表示他的态度、愿望和需要;每个谈话者体验参加商谈、提出主张、表达愿望等权利都不受妨碍。[4]尽管这种理想的商谈环境很难实现,也不可能在所有的网络空间得以实现,但在某些空间积极营造理想的商谈环境,却是必要的,这有赖于网络个体协商素养的提高。

   当然,希望互联网满足上述各种理想条件是不切实际的,更不能用人为的方式过多干预网络互动过程。本文探讨的几种理想状态,只是想为激发网民群体智慧创造更好的环境。我们并不要求所有的网络群体互动都在理想状态下进行,一定程度的混沌无序是必然的,也是社会现实的反映。

   四、“群氓的智慧”适用情境

   判断群体智慧何时形成,需要考察群体互动目标的性质或情境。从现有案例来看,在两种情境下,群氓的智慧更有可能被激发出来,当然这两种情境存在一定的交叉。

   (一)以简单任务为导向的情境

   维基百科之所以成功,除了具备合理的群体结构模式,其任务本身导向明确、线索简单是一个重要因素。它的每个词条都是一个任务导向,都是一个具体目标,人们可以有的放矢,各显其能。

   社会心理学家扎伊翁茨认为,他人在场时,会形成一种社会唤起,促进优势反应,其结果是促进简单行为,削弱复杂行为。简单的事情,人们能够做得更好;而复杂的事情,则会做得更差。这种心理现象,被称为“社会助长作用”。由此来看,网络群体执行线索简单的任务,行动积极,分工细致,作用明显。网络激发群体智慧的许多案例,都发生在这种情形之下,除了维基百科,各种形式的人肉搜索也是如此。当然,人肉搜索对公民隐私的侵犯,是对群体智慧的滥用,需要我们加以警惕。

   (二)以创造和分享为导向的情境

   如果网络群体互动的目标,是为了创造某种网络文化产品,或者分享信息与知识,那么这样的互动就有助于激发群体智慧。因为互动促进互利,也会形成竞争局面,能够调动人们的积极性,增强个体参与的持续度。维基百科、豆瓣网站和电子商务网站等,都体现出这种群体互动的效果。但在下面的情形中,也许不能期待群体智慧发挥作用。

   公共意见形成。公共意见是各种不同个体意见的汇聚与博弈过程,它既不是个体意见的相加,也不一定是多数人意见的反映,甚至也不是意见的优化。公共意见的形成不存在对与错,因而也很难说这个过程究竟是发挥群体智慧,还是被群体性迷失所误导。无论公共意见最终体现为什么,它都是社会现实的一种折射。

   公共决定。尽管以往很多研究都在揭示,多数人的决定也许会优于专家,比如陪审团制度;但也有不少研究者认为,多数人未必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决定。桑斯坦提示我们,群体有两种汇聚方式,一种是统计性群体,一种是协商性群体。从做决定的角度看,统计性群体即是指根据多数人的意见来做决定,但如果群体中每个人犯错的概率都超过50%,那么这个群体犯错的概率有可能接近100%。对于协商性群体而言,协商也未必能得到正确的结果,其原因是信息影响和群体压力。[5]从前文提到的“社会助长作用”这个角度来看,做决定是一个复杂行为,需要了解各种信息,需要分析各种情况,需要相应的知识储备。网络社会的局面更为复杂,群体互动可能会削弱人们的判断能力。尽管如此,互动过程中表达的意见,对于做决定的组织或个人来说,依然具有参考价值。

   即使是积极肯定网络群体智慧的研究者,也已看到这种群体互动可能出现的问题,但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代价,是为了避免更大问题的发生。桑斯坦指出,现在人类更能找到寻求广泛分散的信息和创造力,以及聚合它们成为整体的方法;当然,新方法的最终价值取决于我们如何使用。[6]个体的社会交往素养、社会协作素养、社会协商素养的提高,对于提升网络互动这一新方法的价值,是十分重要的。

   互联网所带来的群体互动,使得个体智慧转化为群体智慧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尽管群体力量有被滥用的可能,但作为一个不断进化的开放系统,互联网也为纠正这种滥用提供了可能。

  

  

  

   【参考文献】

   [1][美]克莱•舍基:《认知盈余》,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2][美]戴维•迈尔斯:《社会心理学》,人民邮电出版社2006年版。

   [3][5][6][美]凯斯•R•桑斯坦:《信息乌托邦》,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4]吴冠军:《中国社会互联网虚拟社群的思考札记》,《21世纪》2001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279.html
文章来源:《当代传播》(新疆)2014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