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石:平等与嫉妒:在罗尔斯与诺奇克之间

更新时间:2015-12-16 22:02:18
作者: 李石  
三、启示

  

   通过论述罗尔斯和诺奇克关于平等与嫉妒之关系的讨论,我们可以将平等与嫉妒的关系总结为两个问题:问题一:平等主义的诉求仅仅是出于嫉妒心理吗?问题二: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必然引起嫉妒吗?罗尔斯对于平等与嫉妒的讨论重点回答的是第一个问题,而诺奇克的讨论则回答了第二个问题。

  

   对于第一个问题,罗尔斯的回答是:绝对平等主义的要求是出于嫉妒,而作为公平的正义的平等主义诉求则并非出于嫉妒,而有其独立的依据。罗尔斯从两个方面论证了这一观点,一方面他通过设定原初状态的定约者具有“相互冷淡的理性”而排除了嫉妒心在正义原则推导中的作用;另一方面,罗尔斯通过讨论嫉妒带着敌意爆发的三个条件,论证了在遵循正义原则的社会中嫉妒心不会恶性爆发,不会造成恶劣的社会后果。

  

   对于罗尔斯的上述论证,诺奇克颇有微词。诺奇克认为,罗尔斯将人们的天赋才能看作是一种“共同资产”,那些没有以自己的较优天赋增进最弱势群体利益的人就是在滥用公共财产,因此理应向天资和才能收税。诺奇克指责这种正义观念确有嫉妒他人天资和才能之嫌。诺奇克论述到:“如果人们的天资和才能不能被套上缰绳来为别人服务,或者禁止它们服务于这个人自己的利益或者他选择的其他人的利益,即使这种限制不会改善另外一些人的绝对地位,也就是说,这些人出于某种原因无法给别人的天资和才能套上缰绳来为他们自己的利益服务?主张嫉妒支持了这种正义观念,并且形成了它的根本观念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是如此不合理吗?”[15]在诺齐克看来,罗尔斯主张向那些通过自己的天资和才能而获得较优经济回报的人们收税,这很难说没有受到嫉妒之心的影响。归根结底,还是由于差别原则的论证困难[16],使得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受到此类的攻击。

  

   对于平等与嫉妒的第二个问题——不平等是否必然引起嫉妒——我们可以从诺奇克的讨论中推出结论。按照诺奇克的说法,嫉妒起因于自我价值感的丧失,而自我价值感依赖于每个人的实际状况和每个人对自己状况的评价两个因素,是每个人通过比较而得出的自己是否强于他人的判断。另一方面,平等与否则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实际差距,因此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状况是有可能引发处于较低位置人们的嫉妒的。但是,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状况又不必然引发嫉妒。原因很简单,因为处于实际图表中较低位置的人们完全可以通过调节评价图表来维护对自己价值的自信。当然,在一个极不宽容的社会中(即社会提供给人们的可比较项较少而且社会评价明确而僵化),每个人的评价图表的调节空间会大大减少。在这样的社会中,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便更倾向于引发人们的嫉妒,甚至是带有敌意的嫉妒。

  

   在清楚了平等与嫉妒之间的关系之后,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既然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有可能引起人们的嫉妒,甚至导致恶劣的社会后果,那么我们应该对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做什么吗?诺奇克明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即使嫉妒比我们所考虑的更容易得到控制,然而通过干预来降低一些人的地位,以便减少别人在知道其地位时所感到的嫉妒和不快,这也是应予反对的。采取这种办法,就像知道做某些事情会使别人感到不快而禁止这些行为(例如,不同种族的夫妇手拉手走路)。这些情况涉及到相同的外部干预。”[17]作为古典自由主义的当代阐释者,诺奇克坚持“权利至上”的原则,如果仅仅为了避免某些人的嫉妒而去侵犯其他人的权利,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说,在诺奇克看来,消除嫉妒,不应该从影响人们自尊之基础的实际图表入手,而应该从评价图表入手,尤其是通过建立一个更加宽容、多元的社会而为每个人提供调整其自我评价的空间,以使才华各异、志趣不同的人们能在一个兼容并蓄的社会中获得自尊和自信。

  

   从罗尔斯和诺奇克对于平等与嫉妒之关系的讨论中,我们是否也得到某些启示?一个社会不仅要追求财富的增长、追求效率,也要追求公正和平等。对于平等的追求并非完全出自嫉妒的阴暗心理,而更多地是出于“分享”的美德。正如罗尔斯所说,“人们同意相互分享各自的命运”[18],不仅分享那些让我们快乐的好运气,也一同分担给我们带来悲伤的厄运。然而,任何社会都有可能在某一方面存在着不平等,而任何不平等都有可能引发人与人之间的嫉妒和怨恨。此时,国家和政府——作为政治权力的拥有者——绝没有理由为了避免人与人之间的嫉妒而侵犯任何人的权利,嫉妒的消除可以通过内在的途径。为了帮助人们接受和理解社会中某些合理的不平等,国家和政府应该主导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为人们提供更多的可比较的方面,并对人们各方面的才能和志趣予以赞赏和鼓励。这一点在教育领域显得尤其重要,诺奇克所揭示的嫉妒的生成机制告诉我们,在具体的教育实践我们应尽量避免使用简单划一的标准去衡量每一个独特的生命,为天赋各异的孩子们提供尽量多的发挥其潜能的机会和条件,帮助不同的学生在不同的领域建立自己的自信和自尊,这样才能有助于人们心理的健康和整个社会整体的和谐。

  

   [参考文献]

   [1]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5th Edition),Bantam,2012.

   [2]《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8版),商务印书馆,牛津大学出版社,2014。

   [3] 约翰·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 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

   [4] 罗伯特·诺奇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姚大志 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

   [5] 伊曼努尔·康德:《康德全集》第6卷,李秋零 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注释:

   [1] 本文发表在《伦理学研究》,2015年8月。

   [2] 参见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5th Edition),《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8版)对egalitarianism词条的解释。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541.

   [3]康德对嫉妒的讨论见其著作《道德形而上学的基础》第2部分,第36节。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538.

   [4]诺奇克也注意到了嫉妒与不满的区别,参见:《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第290页。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143-142.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143.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541.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538.

   [5][美]诺奇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M]. 姚大志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289.

   [6]姚大志先生将factual profile翻译成实际能力图表,把evaluative profile翻译成评价能力图表。我认为这一翻译欠妥。不仅仅因为英文原文中没有与“能力”相对应的词,而且,诺奇克所说的构成人们自尊之基础的可比较的方面不仅仅限于人们的能力,例如:财富、名誉、闲暇的时间、美貌……都可以成为人们自尊的基础。总之,只要是可进行人际比较的方面,同时又有人看重,就都可以充当人们自尊的基础。

   [5][美]诺奇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M]. 姚大志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294.

   [5][美]诺奇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M]. 姚大志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295.

   [5][美]诺奇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M]. 姚大志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275.

   [7]关于罗尔斯正义理论中差别原则的论证困难,可参见拙作《罗尔斯差别原则的推导与质疑》,《道德与文明》,2015年7月。

   [5][美]诺奇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M]. 姚大志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295.

   [2] [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103.

  

   原载《论理学研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21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