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兵:“在地狱的入口处”

——记百岁新闻理论家甘惜分教授

更新时间:2015-12-16 09:51:21
作者: 童兵 (进入专栏)  
第三,在舆论调查的基础上,研究具有中国特色的舆论学的建构、特点及功能。

   从我的视野观察,甘老师自从创设和领导舆论研究所以来有两个方面的变化。其一,更加关心普通百姓的生存状态,更加同情普通民众的民主要求。由于各地民众常有冤情投诉无门的情况发生,他们往往误认为舆论研究所是上访机构。甘老常教导我们要关心这些来所投诉的民众,尽各自所能做好接待与解释工作。在老师的教诲与感召下,我们都能热情负责地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其二,在了解、研判民意舆情的过程中,推动着对舆论学基础理论的深入研究。甘惜分教授在领导舆论研究所的过程中,先后提出和研究过“多声一向论”、“新闻信息三环理论”等新闻舆论的基础性论题。甘惜分认为,社会主义中国的所有新闻事业应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新闻事业,应毫无例外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和坚持为人民服务的方针,不容许有反社会主义倾向存在。在这一总的政治方向下,中国共产党各级机关报是党的喉舌,其他非党报纸则与党的机关报有所区别,应从各自不同特点反映人民的多种意见、多种建议、多种批评、多种表扬、多种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息。如果发现违反社会主义方向的情况,任何人均可对其进行批评或批判,但也容许其反批评和申辩。如确有反社会主义言行,按纪律和法律处置。这样有利于社会的相互沟通,有利于消除政府和人民之间的隔阂,有利于培养新闻人才,有利于提高中国新闻事业在人民中以至在全世界的威望,有利于实现全国人民安定团结、心情舒畅的局面。这就是甘惜分主张的“多声一向论”的主要观点。

   甘惜分提出的“新闻信息三环理论”,把信息、新闻、新闻机构发布的新闻(他称之为发布新闻)三者区别为新闻信息的三个层次。信息是最广泛的范畴,是自然界和社会中最普遍的现象,是宇宙间任何事物在运动中对外界发出的一切信号。信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无所不在。没有信息,生命也就停止了。地球上出现了生物,特别是出现了高级生物之后,它们感知信息,并相互传递信息,但这也只属于动物的本能。只有出现了有思维能力的人类,才能认识外界的信息并以一定的符号沟通信息以改造世界。这种被人类认知了的最新信息相互传递,这就是新闻。但这种人与人之间相互沟通的新闻,一般不带有利害关系,仅把自己所看到或听到的新近变化或奇闻逸事向亲友转述,这类新闻的数量极大。人类发明了纸、笔和印刷术,使新闻传播的手段为之一变,出现了专门发布新闻的机构,最早是报纸,而后通讯社、广播、电视相继产生,新闻传播更加迅速。但由于任何新闻机构总是有其控制者,他们相互对立,各有利害关系,所以发布的新闻都是从万千事件中经过严格挑选并从自己的立场对事件加以解释,才予以发布的。发布的新闻不但只占每天发生事件的极小部分,而且不同程度地带有一定的政治倾向性(纯客观报道较少)。这样,信息和新闻信息就存在着三种状态:第一大环是每日发生的无穷无尽的自然界和社会的信息;第二环是人与人之间相互传播的新闻;第三环是新闻机构从每日万千新闻中挑选出来加以发布供广大受众接受的新闻。甘惜分提出的三环理论的意义,不仅在于区分这三者的不同性质,尤其在于打破发布新闻的起源混同于生物本能的旧观点,那种旧观点的实质是掩盖现代新闻界的倾向性。

   甘惜分教授主持和指导舆论研究所近30年,是中国现代舆情调查和研究的开拓者。他领导实施的多次调查结果曾经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和重视。著名的“首都知名人士龙年展望”调查及其发现,成为至今最有影响力的舆论调查和研判的成功项目。

  

   四、人格魅力,学术勇气,理论胆略

   甘惜分教授在他的一本著作的封底,写过这样的“自白”: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

   没有引吭高歌和摇旗呐喊

   却也难于沉默不语

   生就一副犟脾气继续着自己的追求

   不幸的是我搞了一门学问叫做新闻学

   就是这样受命运的安排自投罗网

   闯进这个“无学之学”的圈子里面来研究新闻学

   人生之旅并不都是铺的红地毯

   也有乱石堆云、惊涛骇浪

   追逐名利而又想学术上有所成就

   二者兼而得之只是一种幻想

   科学是不能依靠权力与金钱占有的

  

   这些“自白”,令我们做弟子的深为老师的人格魅力、学术勇气和理论胆略所折服。每每温习老师的这些“自白”,总难以忘却他在“文化大革命”前后不断被批判、被靠边、被关牛棚的经历,难以忘却他的一本名为《一个新闻学者的自白》的著作,奔走十年在内地不得出版最终只能到香港(地区)付梓的辛酸。

   1996年元旦,甘老的博士们到他家聚会,大家提议,在他80大寿(是年4月17日)时出一本新集子,以志庆祝。老人欣然同意,而且立即动手,经过3个月已经编就,并在生日之前的4月15日写完“自序”。其中,甘老写道:

   就我自己来说,由于长期受党的教育,又在新华社工作过10年,我的新闻思维方式开始是完全正统的,也可以说是官方的思维方式。我那些年之所以被不少朋友和学生称为正统派,不是没有原因的。但是经过最近40年的长期研究,对科学真理的追求,探索新闻的规律,再加上40年来中国各方面情况包括新闻工作情况的几次急剧变化,我的思维方式逐渐向第二种思维方式转移,即向严格的科学思维方式转移。这一转移令我自己吃惊,也使一些朋友和学生惊异:为什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革命几十年的一个老干部会发生如此巨大的思想转折?

   回答是清楚的:认识真理是逐步的,有一个发展过程。我运用自己的独立思考,一步步向真理靠拢。我在《新闻论争三十年》一书的扉页上引用的马克思的话:“真理占有我,而不是我占有真理。”今天我仍然恪守这句箴言。

   关于这本书的书名也煞费周折。最早想取名《在地狱的入口处》,是窃取马克思的思想,科学的入口犹如地狱的入口,我搞的这门新闻之学,到处都是雷区,有如地狱之门,在门外徜徉尚可,一深入堂奥,便可能触及禁条,知难而返。……而一门科学之未能触及核心,始终在门外徜徉,必不能致真理之精微。

   可就是这样一本讲真话、求真理的新闻理论家的倾心之作,却没有一家出版社敢于出版。他们的理由是:文中有较多的批评,或者有较多的自我批评。而这些批评或自我批评可能触及当时的禁条。有的出版社竟然提出,如果我童兵敢签字,担保此书出版不会受到指责,他们就出版。甘老自己,我的师弟们,特别是王锋师弟,找了十几家出版社都没谈成,结果只好转到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正应了甘老当初取书名的感觉:在地狱的入口处,而且徘徊了十年之久!

   甘老自己对这本书的命运也感叹不已。他继1996年的自序之后,2000年听说有出版希望了,又写了一个“又序”,表示自己没有更多精力对全书文稿再作一次认真的修订感到遗憾,同时又进一步强调了这样一个见解:科学研究在于探索事物的规律。新闻的规律,一言以蔽之:扩大信息量,反映真实情况,反映时代真相,反映社会舆论状况,表达人民的舆论意志,引导人民思想健康。一切与此相反的方针和政策,我看都是不对的。

   事实又一次让老师失望。又过了5年,希望再次降临,即可以到香港一家出版社付梓。为此,甘老又写了一个短序:再说几句话。他在其中说:“还要说明的是,这本书的内容,记录的是一个学术思想的历程,而不是一个人的回忆录。”正由于此,他表示对过去的文章一个字也不改,除非是错别字或技术上的差错必须改正之外,思想和学术观点完全不必改动。因为这些已成为一种历史的记录,就应该让它作为历史而存在,让读者对它作为一种历史产物来认识和评判吧!

   这本书所载的论文,的确让我们能够认识一个真实的甘惜分。他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一个了不起的新闻理论家。他的论文和他的观点都是他真诚研究的结果。我们从这些论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学者坚持真理、敬畏真相、修正错误、与时俱进的高贵学术品格。这里略举几个例子:

   1979年10月10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30周年学术讨论会新闻组会议上,甘惜分发言强调:报纸是人民的,是属于人民的,党报同时也是人民的报纸,应当充满人民的声音,应关心他们的疾苦,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我们要为办好一张人民的报纸而努力奋斗。他还特别强调指出,长期以来我们都有一个指导思想,认为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于它能使党的政策最迅速地同群众见面。这个思想是正确的,但并不全面。应当说,报纸的作用和力量,还在于它是人民的喉舌,把人民的声音形成一股巨大的舆论力量,对党、对国家、对社会产生一种监督力量。

   1979年9月23日,甘惜分有个学术发言,提出要打破批评的禁区。他说,应当坚信,打破报纸批评的禁区,这是历史的必由之路,这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必由之路,而且一般地说,这也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必由之路。应当坚信,打破报纸批评的禁区,会立刻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引发生机勃勃的反应,党的威信会更加提高,群众的政治热情会更加昂扬,社会风气会更加健康,不正之风将逐渐减少。如果说“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我们对干部开展无私的批评也将使那些违法乱纪者、玩弄特权者、官僚主义者知所畏惧。干部作风正,则群众也将学习效法,目前我国人民深为忧虑的社会风气问题必将大为改观。

1991年甘惜分在香港中文大学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了《争论有益于新闻科学的发展》的学术报告,后由香港友人译成英文在美国《交流》季刊1994年夏季号全文发表。在这篇长文中,他就新闻媒体的功能、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掌握新闻规律、舆论导向与客观公正的关系、社会主义新闻自由、新闻批评、新闻指导性等七个问题作了长篇、详尽的分析与阐发。甘惜分指出,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183.html
文章来源:《新闻爱好者》2015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