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保钓:中国已无退路

————鞠德源专访

更新时间:2003-08-29 13:39:00
作者: 吴思锐  

  也许正是长期以来光打雷不下雨的“空炮”政策,助长了日本的嚣张气焰,并使其加快了行动步伐,实效占领也从领土扩及领海。

  

  中国民间的保钓运动则一直被隐忍地克制下来。主管方一方面公开表示赞赏国民的爱国热忱,一方面却又不让他们公开表达。海外华人的保钓活动相对来说有声有色,但惜乎十几亿人口的祖国毫无呼应,显得孤立无助。台湾方面,虽然有李登辉之流认贼作父,声称“钓鱼岛乃日本固有的领土,所有权应属于日本冲绳县”,但台湾的主流民意是坚决捍卫领土主权的,马英九等高层政要也是坚定的保钓者。遗憾的是两岸各打各的旗号,从来不能协调一致,故收效甚微。“事实上,日本国每次窃土都是利用中国的内斗和政权纷争”,鞠德源突然抬高了声调,“海峡两岸长期较劲,无暇顾及钓鱼岛,也是日本得寸进尺的重要原因”。

  

  综观中日双方各自官方和民间的态度,不难理解中方为何日益被动。但虽然如此,中国也并非完全无牌可出。首先要做的是端正态度:争端可以搁置,但主权绝不容搁置。害怕因小失大的患得患失心理只会使中国失去越来越多的主动权,那点贷款也不足以成为在钓鱼岛问题上不作为的依据。中方应做好长期较量的准备,从外交、政治、经济 、军事各个方面向日本施压,造成日本实质的损害。惟其如此,才能使日方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个重要步骤是重新取信于民,允许国内民众表达自己的爱国热情。长期以来,对此类活动严格限制是因为担心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导致风头转向,危及社会稳定,但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对民众的理性有充分的信心。“令人欣慰的是,6月下旬内地和香港人士发起的抗议日本于年初租借钓鱼岛的运动得到了官方的默许和媒体的支持,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鞠德源表示,民间学术研究对廓清民众的认识、提升钓鱼岛的被重视程度有重要作用,政府应设立常设性的专门研究机构,推动两岸三地及海外学者携手研究,共商对策。对海外爱国同胞发起的保钓运动,应表示公开的支持。对于台湾,在保钓上可以巧妙地互相呼应,“大陆完全可以许诺,和平统一后,在一国两制制度下,台湾附属岛屿东北诸岛都归台湾管辖”。(www.yypl.net)

  

  五点反思

  

  由钓鱼岛问题提到整个中日关系的现状和走向,鞠德源陷入了沉思。中日关系延宕逾千年,既有友好局面,也曾发生多次战争,可以说是错综复杂,犬牙交错,今后一段时期内也不会平静。如何处理中日关系是对中国智力、实力和耐力的大考验。从当前形势来看,需要回答好五个问题。

  

  1.时间真的站在中国一边?

  

  对于以往的不作为政策,一些人的解释是,中国当前的任务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埋头发展经济。只要综合国力上去了,钓鱼岛问题自然迎刃而解。时间对中国有利,而对日本不利。但真实情形是否如他们所愿?

  

  中国近年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提升很快,日本则陷于停滞。但应该看到,中国与日本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日本在未来若干年内仍将维持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在军力方面,日本近年的军费节节上升,增长率为全球第一;日本军事实力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目前军费水平也仅占GDP很小的比例,大有增加的余地。中国最近裁军50万,将转移的军费用于提高军队的装备和战斗力,势必取得显著效果,但离日本还差距甚远。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在钓鱼岛的地位将因多年苦心经营而更加稳固,拖得越久对中国越不利。

  

  2.钓鱼岛争端与统一台湾孰先孰后?

  

  还有一种说法是,台湾和平统一才是第一位的问题,钓鱼岛争端应排在台湾之后。台湾回归以后,收回钓鱼岛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台湾问题毕竟是中国人自家兄弟不睦,台独势力在岛内就受到主流民意及泛蓝等阵营的制约。但在钓鱼岛争端上,中国面对的是最贪婪、最残暴,曾给中国及世界造成巨大创痛的日本军国主义。中国若坚决捍卫主权,可以得到台人之心,有助于台湾的和平统一。反之,态度软弱将尽失台人之心,台湾的分离倾向必定更为严重。 中国若是连钓鱼台都保不住,更遑论台湾。事实上,台湾人所期待的也是中国大陆出面保钓。 (www.yypl.net)

  

  3.日本军国主义真是一小撮?

  

  为了配合“中日友好”的高调,“日本军国主义只是一小撮”成了我们的习惯用语。但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1948年东条英机等七名甲级战犯被处决后,骨灰被日本民众盗出,堆成了“殉国七士墓”,后来其牌位又被请进了靖国神社,年年享受高层政要的参拜。日本人通过修改教科书,鼓吹修改和平宪法,争取海外派兵,散布中国威胁论,大肆炒作沈阳闯馆事件,驳回慰安妇诉讼和细菌战诉讼、对侵华日军遗留毒气伤人事件冷处理等行径一再试探中国容忍的底线。这个武士道精神深入骨髓的民族,从来就不乏产生最野蛮、最兽性的军队的群众基础。东史郎这样反省战争的人士不过是异数。

  

  在东南亚各国纠缠至今的历史问题上,战后日本的历届国会,时至今日,从未通过一项决议,对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和殖民地统治进行认真的反省和谢罪,更不肯公开宣誓不再发动战争,也从未以国家名义向亚洲各受害国人们进行战争赔偿和正式道歉。相反,如石原慎太郎、江藤隆美等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对他国的侵略历史的事例屡次上演。

  

  友好绝不是单方面的友好。中国越是低调处理,越是在意对华贷款,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就越猖狂。作为一个隐形军事大国,日本在经济日益衰落的情况下必将寻找出路,中国尤须提高警惕。“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军国主义未受到彻底清算以前,中国不能赞同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否则这样没有责任感、身负反人类罪的国家一有机会将再次扼杀国际正义。” 鞠德源强调说。

  

  4.谁最需要新思维?

  

  近几年来,国内“民间抗日情绪上升”,赵薇因穿军旗装而被泼粪,姜文参观靖国神社遭咒骂,有中国人以“长谷川弘一”为名在BBS上发布辱华帖,另有人冒充日本人参与广播节目导致主持人离职,如此等等,都引起了某些“有识之士”的高度警惕。他们呼吁对日应有新思维。

  

  过激的情绪宣泄当然要不得,抵制日货也有待商榷。但应该看到,首先是日方有种种挑衅行为,中国民间才会有强烈的反日情绪。虽然有个别人士挑动仇恨,但普遍的愤怒情绪是被日本所引发和激化,主要责任也在他们那边。如果需要新思维,应该首先是日本政府需要有对华实质性友好的新思维。“我个人觉得,民间抗日情绪并不值得那么警惕;最应该警惕的是,自日本侵华以来涌动的自贱中国人的暗流,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完全消除。在战时这些人是汉奸,但在当代则具有不同的形态。”

  

  5.什么是真正负责任的大国?

  

  中国经济进入快速增长阶段以来,“中国威胁论”这一说法开始甚嚣尘上。为了安抚处于“中国威胁”之下的邻邦,我们开始刻意体现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但具体到钓鱼岛争端上,无原则的让步不等于“负责任”,主权也绝不是“负责任”的交易品。

  

  在亚洲诸国中,“日本威胁论”是活生生的事实,“中国威胁论”则是别有用心的宣传。日本二战中在亚洲的残暴罪行令受害国记忆犹新,如今,军国主义的幽灵又开始四处游荡。对亚洲国家而言,日本从来就不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再说,日本与俄国有北方四岛之争,同朝鲜有独岛之争,同中国有钓鱼岛之争,亚洲地区将没有一个国家乐于看到日本并吞钓鱼岛,觊觎台湾,这也无疑加大了中国的施展空间。

  

  如果中国真的是“负责任的大国”,就应该果断地斩断日本军国主义窃土的黑手,遏制其侵略野心,阻止其滑向战争的边缘。这既有利于中日及世界和平,也等于挽救了日本人民。

  

  “对日本而言,没有人会要求你象德国人那样下跪,但这并不等于这一页历史你就已经轻松翻过。历史可以被创造,不能被改写。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25周年之际,日本如果能正视过去,正确对待日本侵华的所有历史遗留问题,并在今后的国际交往中恪守正义准则,为后代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是创造历史;相反,若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妄图改写历史,它必将自食苦果。”(www.yypl.net)

  

  

  附1:钓鱼岛简介:

  

  北纬25度至北纬26度,东经121度30分至东经126度四线之间,所包括的从台湾北滨的鸡笼山起至中琉海沟(俗称黑水沟)以西的赤尾屿为止的所有海山岛屿,构成一道海上石链,统称中华海山,中华外山,正规地理学说法为“台湾附属岛屿东北诸岛”,包括鸡笼山,花瓶屿,梅花屿,彭嘉山,钓鱼屿,橄榄山,黄尾屿,赤尾屿等,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历史相承的国土,是由中国人最早发现,最先命名,最先经营、统辖、控御,最早载入国家正史和官方图籍,并且是最先被西洋诸国出版的中国地图、亚洲地图、世界地图所采用和承认的。

  

  钓鱼岛是台湾附属岛屿东北诸岛的核心主岛,距基隆120海里。位于中国东海大陆架的东部边缘,在地质结构上附属于台湾的大陆性岛屿。东西分别距中国大陆和冲绳各约200海里,附近水深100至150米,与冲绳群岛之间隔有一条2000多米深的海沟。其海域为新三纪沉积盆地,富藏石油,据1982年估计当在737-1574亿桶。(www.yypl.net)

  

  附2:钓鱼岛大事记:(自日本占领之日起)

  

  1895年6月2日

  中日签订《马关条约》,清政府割让“台湾全岛及(包括钓鱼列屿在内的)所有附属各岛屿”并“澎湖列岛”给日本。

  

  1941年

  台湾与琉球均为日本所占领期间,“台北州”与琉球的冲绳县为“尖阁群岛”发生主权之争,1944年由东京法院判决,冲绳县败诉,“尖阁群岛”属“台北州”。

  

  1945年

  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按照《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被日本占领的台湾、澎湖列岛及所有附属岛屿回归中国。

  

  1951年9月8日

  美日签订《旧金山和约》,写明日本放弃对台湾及澎湖列岛的一切权利与要求,但却错误地把日本所窃取的钓鱼岛等岛屿归在美国托管的琉球管辖区里。中国政府坚决不承认该和约。

  

  1958年

  联合国海洋法会议通过大陆礁层公约,指出在领海以外之海底区域、海床及底土,其上海水深度不超过两百公尺,或逾此限度,而有可开发的天然资源者,其权利即为附近国家所有。

  

  1969年5月

  联合国ECAFE在曼谷发表调查结果,称“台湾东北二十万平方公里,包括台湾北部钓鱼岛列屿附近为石油大油田所在。” 日本随即将岛上原有的表明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标记毁掉,换上了标明这些岛屿属于日本冲绳县的界碑,并给钓鱼岛列岛的8个岛屿规定了日本名字。

  

  1970年4月10-12日

  全美留学生及华人在华盛顿举行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岛示威大游行,约有二千五百人以上参加,是在美华人最大的一次示威游行。

  

  1970年5月

  琉球石桓市政府在钓鱼岛建造永久性的行政管辖标志。

  

  1970年9月10日

  琉球政府发表《尖阁列岛主权及大陆礁层资源开发主权之主张》,宣示琉球政府对钓鱼岛列岛的领有权,且声明1972年琉球“归还”日本,尖阁列岛自然在内。

  

  1972年3月8日

  日本外务省公开发表《关于“尖阁诸岛”所有权问题的基本见解》,公然曲解《马关条约》第二条,咬定清政府割让给日本的台湾及澎湖列岛内不包括“尖阁诸岛”。

  

  1972年6月17日

  美国和日本正式移交琉球的行政主权,由日本政府接收。钓鱼岛列屿正式随琉球交给日本。

  

  1972年

  中日两国在恢复邦交的谈判中,双方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同意将钓鱼岛列岛归属问题留待以后条件成熟时解决。

  

  1978年

  中日谈判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邓小平副总理访日,表示钓鱼岛问题可以留待子孙后代解决。

  

  1996年9月26日

  “全球保钓华人联盟”首领陈毓祥带领香港抗议者乘坐的“保钓号”到达钓鱼岛,陈毓祥率领五位突击队员跃身入海游向钓鱼台,陈溺水身亡。

  

  1996年10月15日

  日本外相重新声称日本对钓鱼岛享有主权,并否认曾和中国达成任何搁置钓岛主权问题的协定。

  

  1997年5月6日

  日本右翼国家议员西村真悟等登上钓鱼岛,并声称:“这次在尖阁群岛的登陆,标志着大日本帝国的崛起和日本民族意识的觉醒。”

  

  2003年1月1日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已与声称拥有钓鱼岛所有权的国民签订了正式租借合同,以年租金2256万日元的价格租下了钓鱼岛及附近的南小岛、北小岛三个岛屿。

  

  2003年6月23日

  15名中国内地和香港人士组成的“保钓团”,乘渔船抵达钓鱼岛西部海域宣示主权,抗议日本政府“租用”钓鱼岛、实施国家管辖的非法行为。

  

  2003年7月1日

  由国家海洋局、民政部、总参谋部联合发布的中国第一部关于无居民海岛管理的国家制度《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正式施行。香港保钓人士计划向全球华人筹款租借钓鱼岛,以向国家租借的形式,表明中国政府对钓鱼岛的主权。

  

  2003年8月25日

  东京的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的9个成员25日上午再次登上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对该右翼团体1978年在岛上建造的灯塔进行维修,并于25日下午离开钓鱼岛。(www.yypl.net)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1.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