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应生:社会类型与现代社会的性质

更新时间:2015-12-07 23:14:13
作者: 贾应生  

   【内容提要】 社会类型划分是人类正确认识历史社会和现存社会,积极有效地治理社会的理论前提。围绕人和人的社会存在的价值问题,人类思想史上形成了划分社会类型的精神道德和物质利益两种截然不同标准,并由此形成社会退化论和社会进化论两大观点,在此基础上形成各种各样的社会类型说。本文从有序整合的角度,以亚里士多德“四因说”为理论分析的逻辑依据,把社会类型划分为自然社会、道德社会和利益社会三种社会形态,并由此出发分析现代利益社会的实质和困境,最后提出现代人类应当走“反向现代化”道路的初步设想。

   【关 键 词】社会类型/自然社会/道德社会/利益社会/反向现代化

  

  

社会类型学研究的中心课题是人类社会不同发展阶段的社会性质问题,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是社会转型研究的理论基础。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其一,本文是在社会历史和社会整体意义上,以社会哲学的方法研究社会类型问题,而不是在具体社会事实层面上运用实证方法进行社会研究,因此这一研究更具有“理想类型”的抽象研究性质。其二,根据第一点,本文是在一般意义或者说是在“类型化”意义上使用界定的诸多概念和范畴,对这些概念和范畴的历史性验证也是在“一般意义上”或者说“主导意义上”进行,一些次要和特殊的“反类型”实例可能并不能说明基本问题,限于篇幅本文一般不涉及。其三,本文对这一问题研究的主旨是具有价值倾向性的,即结论具有价值判断性而研究过程则力求做到“价值中立”,以文献的文本涵义和事实的本来面目为准,努力不为某种既有观念而任意取舍和解释文献与史实。

   一、关于社会类型分析的一般理论

   社会类型学也叫社会形态学,是分析人类社会不同性质历史模型的理论学说。人类社会自产生以来至今究竟有哪些发展类型,应当依据什么标准来划分这些类型,这些类型具有什么样的特点和意义?现代社会属于什么类型或什么性质的社会以及它的发展前景如何?我们弄清楚社会类型,就可以正确地了解社会性质和社会状况,就能从宏观层面把握社会运行的方向,从微观层面理清一切社会的具体现象和事实。可以说,社会类型的科学确立是社会科学进行体系建构和合理阐释的前提,也是一个社会确定合适的发展方式和治理策略的依据。

   人和人的社会存在的价值问题,是古往今来人本立场的思想家们所探讨的本质问题。人的存在有两个基本方面,即人的精神性(或道德性)和人的物质性(或利益性),也即心与物、灵与肉的问题。人自身存在的二重性造成了人们对人存在意义的分歧,由此也就造成了人们对社会性质和社会发展方向的分歧。这种分歧集中反映在人类思想史上两种最基本的人生看法上:第一种看法认为,人和社会最根本的问题是人的精神道德问题。精神是一个独立自足自主的实体,一切外在于精神的存在物只不过是精神世界的自我外化而已。因此,人和人类社会应当以精神道德作为人的存在和社会建构的主导目标和发展方向。第二种看法认为,宇宙万物的本质是物质性,因而人在本质上是一个物质存在过程,是物质世界的物理反应的产物。人的精神只是物理过程的一种组合现象而已,本身并无独立性可言。因此,人生的意义主要在于物质获取,而社会发展的价值也就在于不断征服自然,积累物质利益以满足人的物质需求。这两种不同的看法表明了两种基本的社会评价体系和人生意义取向,也是两种人类历史观的体现。它们都是在精神与物质的对立存在之中阐述自己的世界统一观。只是第一种看法把世界的本质归于精神,而第二种看法把世界的本质归于物质而已。当然,这种分类只是大略的区分,事实上这两种基本世界观各有很多具体不同的观念体系。

   从上述两种世界观和社会观、人生观出发,人类文化形成了两种基本的社会发展评价学说。一种是社会退化观(即社会退步论),另一种则是社会进化观(即社会进步论)(在这里,“发展”是一个中性概念,“进化”、“进步”和“退化”、“退步”则是一个价值判断概念)。这两种不同的社会发展观念对社会类型的划分是截然不同的。大体上说,主张社会退步观的学术流派对社会类型的划分主要依据人类精神道德标准,而主张社会进步观的学术流派对于社会类型的划分则主要依据人类物质生产和物质利益标准或者科学技术观念。由此形成不同的社会类型学说都隐含着对社会发展的评价标准和评价依据,也内含着关于一个社会应当如何治理、人应当追求什么样的人生意义的理想表达。同时,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学术现象:主张社会退步论的学术思想主要集中于人类近代社会以前的学术流派之中;而主张社会进步论的学术思想则主要聚焦于近现代社会的思潮。这一学术现象,说明了人类近现代学术观、社会价值观与传统学术观、社会价值观的根本区别。下面分别从中西方学术史的角度对这两种社会类型划分的主要观点作一简单梳理。

   在中国古代社会,主要的学术流派都主张社会退步论,认为人类社会自产生以后逐步发展到一个文明的鼎盛时期而后便日趋衰落,人类美好的时代在以往而不在现在或将来。这些社会退步论者认为,人类历史不断退化的主要依据就是人类精神道德的日益丧失,而物质生产的发展和私利的确立正是精神道德丧失的结果和标志。但在具体的社会类型划分上,各种学派甚至不同的思想家则各有不同。就儒家思想来说,孔子在《礼记•礼运》篇中关于“大道之行”的“大同社会”向“大道既隐”的“小康社会”的转型,便是一种社会退步论的社会分类,其分类依据即是人心与社会道德由“公”到“私”的演化。其后的儒家学者均据此把人类的美好社会界定在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的时代。只有公羊学派把社会分成“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三种类型,但这是根据社会治理的道德理想目标来划分的。①墨家、法家和汉代传入中国的佛家也是社会退步论者的代表。②道家更是持历史退化论的观点,《老子》和《庄子》在叙述社会历史不断退化的过程中都表明了自己的社会类型观。老子说:“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③这里的“道”、“德”、“仁”、“义”、“礼”实际上是一些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也是不同的社会形态的标志。庄子在《缮性》一文中,论述人类社会的历程及不同形态时说:古代“至德之世”,人们“莫之为而常自然”;燧人伏羲之世,社会则“德下衰,顺而不一”;神农黄帝之世,社会“安而不顺”;唐虞之世,社会则“兴治化,去性而存于心”,“以文灭质,以传溺心”。老庄划分社会历史类型的依据就是人心的变化和人性的“去真存伪”。儒道共用的皇、帝、王、霸的称号也具有历史向下变迁的内涵。清末西学东渐以来,我国学者对社会历史类型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些固守本土文化精神的学者仍然坚持传统的社会历史观。另一些具有现代维新思想的学者如康有为、梁启超、严复等人则在将西方社会政治理论译介到中国的同时,也将西方的进化论、社会进步观和对人类社会的划分方法引入到中国。马克思主义学者则把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和社会历史观传入中国。

   近代以前西方学术史上的思想家们也大都持社会退化观,并以此为据提出了各自的社会类型观。虽然古希腊罗马思想家持历史退化论的倾向似乎并不明显,但柏拉图把政体变迁看成是一种从“贤人政体”向“僭主政体”依次变坏更替的过程,并对理想的哲学王怀有极高的期盼。基督教关于天上之国与地上之国的世界判别,本质上是对人类社会两种形态的神学概括。同时,西方思想史上的许多思想家都认为人类远古时期存在着一个无私无欲的理想“黄金时代”或者说是一种“自然状态”,而契约国家的建立乃是人类私欲发展和利益冲突的结果,甚至连西方近代思想的奠基人卢梭也对“文明人”和文明社会持否定态度,而对以往的田园牧歌式社会充满了憧憬。西方社会这种不太明朗的怀古式思想虽然自近代以来日渐被人抛弃,但仍然影响到诸如浪漫主义、非理性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以及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后现代主义等思潮,并几乎在所有的原典性宗教中保存着。

   西方近现代的社会形态观念,主要是从物质生产和物质利益(包括科技进步)的角度进行阐述的。近代社会以来,由于受工商业发展、文艺复兴运动、经验主义的自然科学和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等因素的影响,人们对社会的看法从以往的退化不可逆性观念转向进化不可逆性观念,大都相信人类社会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美国学者罗兰•斯特龙伯格认为,从文艺复兴时代尤其是16世纪以来,中世纪的伟大宗教传统衰落了,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在这个某些方面依然秉承旧传统的新时代中,紧随着科学革命、政治思想革命、启蒙运动等思想的发展,黑格尔、孔德和斯宾塞推动了进步理念的发展。④黑格尔以其关于运动和变化的哲学表达了一种调和性的目的论世界进步观。孔德理性化的实证哲学的确立,为进步的历史学说奠定了方法论基础。孔德坚信进步是不可避免的,并依据人类知识的进步规则把社会观念状态划分为“神学阶段”或“虚构阶段”、“形而上学阶段”或“抽象阶段”、“科学阶段”或“实证阶段”等三个阶段。其后,斯宾塞则把社会学发展成了“进化论社会学”,并把社会划分为“尚武社会”和“工业社会”两个对立的类型,指出从“尚武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就是一个旧社会向新社会的转型。⑤以后的学者,虽然从不同的角度对人类历史和社会类型进行不同的划分,但大都是从物质技术的发展和变化角度来论述社会历史形态并坚持进化主义历史观。其中有一些典型的社会类型划分方式,如英国学者泰勒从文化和文明的范畴将人类社会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进程区分为野蛮和文明两种形态;美国学者摩尔根也在其著名的《古代社会》一书中,把人类文化和社会描述为野蛮、开化(也译为“蒙昧”)和文明三个时代依次递进的历史过程。⑥而泰勒和摩尔根所谓的文化和文明,虽然包含了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但论述的重心主要是在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方面。马克思根据物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互作用的规律,把人类社会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五种社会形态,这一观念也成为马克思主义社会类型学的基本观念,并对现代学术的社会历史观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但马克思的另外一个观点显然被学者们所普遍忽视,即马克思认为未来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将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在更高历史阶段上的复归。这一观点表明过去美好社会的传统观念对马克思的影响,同时也表明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不满和对理想社会形态的追求。另外,还有一些学者也从生产工具、生产要素和生产方式等角度对社会类型进行划分。如有人根据单一的生产工具要素把人类社会划分为石器时代、铁器时代、机器时代和电器时代;伦斯基从社会赖以生存的生产方式将社会分为狩猎和采集社会、园艺社会、农业社会及工业社会等四种形态。20世纪80年代以后,以美国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为代表的一批学者根据西方社会的新变化提出了“后工业社会”概念,以补充伦斯基的社会形态划分。⑦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迅猛发展的科学技术与文化推动以及全球化浪潮的影响,又出现了“知识经济社会”、“学习型社会”和“全球化社会”等更新的用语,而对于现代西方理性式文明的多方向反思,则催生了“后现代社会”的说法及其思潮。

除此之外,还有些学者根据其它标准对人类社会进行了类型划分。例如,滕尼斯根据人类情感发展的方式把社会划分为有机的“公社”和机械的“社会”两种形式;而涂尔干则在社会学方法分析基础上提出了相反的观点,其中机械团结的社会是指传统社会,而有机团结的社会则是指现代社会。⑧加尔通则从社会结构转换的角度把社会划分为四种形态:原始社会,主要指以狩猎和游牧为特征的社会生活形式;传统社会,主要指以阶级和种姓制度为代表的区域农业组织;现代社会,主要指以国家、资本和市场等形式组成的大规模官僚制组织;后现代社会,是现代社会的解构和去文化过程,是以细小化形式出现的混沌和无序的状态。⑨还有人仅从具体的学术需要出发,把社会简单区分为“专制社会和民主社会”、“人治社会和法治社会”等等类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830.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评论》(京)2014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