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国川:《看中国》观点摘要

更新时间:2015-12-06 23:02:06
作者: 马国川  

      

  

1.美国战略家眼里的中美关系

  

   1)基辛格:中美关系应当"共同进化",而不是"伙伴关系"

  

   中美合作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恩惠,而是关乎双方国家利益的事情。这适用于邓小平时代,今天亦然。这种伙伴关系的必须性在当前可能更为迫切,考虑到当代问题的广泛性,如能源、环境、恐怖主义等无法由一个国家单方解决的。

  

   中美关系的恰当标签应是"共同进化",而不是"伙伴关系"。这意味着,两国都注重国内必须做的事情,在可能的领域开展合作,调整关系,减少冲突。任何一方都不完全赞同对方的目标,也不假定利益完全一致,但是双方都努力寻找和发展相互补充的利益。

  

   2)斯考克罗夫特:中美之间有"信任赤字"

  

   现在中美两国就经济、安全、文化等方面的一些重要议题正在积极接触。诚然,中美合作的现状不尽如人意,在合作中有一些空谈。现在中美之间有所谓的"信任赤字",我也不奇怪。现在有一些问题我们或许可以一次性来解决,但是很难建立互信关系,尤其是在国际事务上建立这样互信的关系。我们确实应该谦虚地正视这个现实,努力消除中美之间的"信任赤字"。

  

   实际上,中美比之前更加了解对方,现在信息渠道发达,包括各种媒体,如电视、电影、互联网,因此在信息中也有更多的选择,它们有助于我们互相了解。 还有其他一些力量,像教育、文化、科技,这些共同塑造着我们的未来。

  

2.四位诺贝尔获得者对中国的建言

  

   1)科斯(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中国人口政策必须尽快改变,否则中国最终会消亡

  

   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未来来说,有一个因素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计划生育政策。这个政策不改,中国就无法维持近年来的高经济增长率。中国现在的人口生育率低于正常的人口换代速度,老年人正在迅速增多。这项人口政策必须尽快改变,否则中国最终会消亡。

  

   2)詹姆斯·赫克曼(200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中国应该改革教育市场,对所有形式的资本开放竞争

  

   政府的教育支出占到了整个社会教育支出的绝大部分。但是,政府绝不是教育资源的惟一途径。虽然刺激教育投资的一个可能的方法是补贴,但是政府资源有限,而且有大量其他问题需要解决,大量补贴肯定无法持续。

  

   中国应该改革教育市场,对所有形式的资本开放竞争,创造融资的条件,让人们不但愿意、而且可以投资教育。不管是商业领域、教育教育或者其他经济生活的领域,垄断行为只能导致人们要付很多钱接受服务或者机会,这样会导致不平等的情况出现,所以为了消除这种垄断,降低不平等,也应该在教育也鼓励私营部门进行投资,建立更多的私营性的教育机构,这样可以给大家提供更多教育机会,也使教育成本进一步降低。

  

   3)基辛格(1973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中美关系不应该成为零和博弈

  

   合作性中美关系确实面临一些现实障碍,但是美中关系对全球稳定与和平至关重要,两国之间的冷战会扼杀太平洋两岸一代人取得的进展。中美关系不必、也不应该成为零和博弈。要培养真诚的战略互信和合作,需要共同作出努力,包括最高领导人的持续关注。

  

   力量的平衡仍然将是国际秩序的重要元素;但是管控平衡的传统手段需要通过基于共同目标的合作进行强化。诸如"太平洋共同体"、"共同进化"这样的概念强调,尽管美国和中国是有着非常不同历史的国家,他们还同为一个共同体系的重要部分。寻求21世纪的世界秩序依赖于中美发展一种共同的目标感,尽管同时在某些领域存在竞争。

  

   4)尤努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仅仅依靠政府独立的政策,消除贫困是不可能的

  

   最重要的是,要允许公民们自己能有改变和消除贫困的动力。仅仅依靠政府独立的政策,消除贫困是不可能的,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要鼓励和激发民众自己的力量。政府一定要创立一个自由空间,鼓励公民自由发展、自由参与,政府不随意干预。政府可以创立一些规则,但是要确保这些规则支持公民自由,使人们释放出潜力,不会把社会活力"绞死"。

  

   真正的问题是为所有人创立一个平等的竞技场,给每个人一个平等的机会。穷人一旦在经济上获得了自主权,他们就会成为最坚定的战士,为解决人口问题、消除文盲,过更健康美好的生活而斗争。

  

3.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科尔奈:中国经济面临五大问题

  

   第一,我的印象是中国的银行部门存在着一些大问题。虽然现在许多欧美银行处境不易甚至艰难,而中国的银行看上去十分稳健,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井然有序。对于货币政策、汇率政策、贷款结构、尤其是不良贷款的处理,中国专家应当加强分析。

  

   第二,中国如此快速的发展必然伴随的一个危险是,经济体中可能出现种种失衡和潜在的"赤字",并在未来造成大问题。40年前我写过一本书《突进还是和谐增长》,当时也被翻译成中文,不过恐怕早已在书店里买不到了。我在该书中总结了苏联和东欧的经验,表示要反对"对增长率的迷信"。苏联和东欧那些负责经济事务的政治家为了推动GDP尽可能快地增长,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发展任务,例如住房、环保、城市交通等。我在书中还用了一个比喻来形容这种不协调:那就像是一个人穿了件时髦的新夹克,但下身却是破破烂烂、仅足以蔽体的裤子,脚上连鞋都没穿。也许这本书应该在今天的中国再版。

  

   第三,我看到的数字显示,中国的收入差距在明显扩大。这不仅对经济是不利的,而且直接违背了民众的公平感,迟早会带来一些严重的社会紧张局面。

  

   第四,中国必须接受出口市场必将缩小这个事实。中国国内的个人消费与社会消费越是增长,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工资成本差距就会越小。目前为止中国奉行的是一种以出口和投资为导向的经济政策。中国现在有没有为调整这一战略做准备呢?

  

   第五,要保障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法治政府是必不可少的。中国已经采取了重大的步骤来促进司法体系的现代化,但我认为要保护私人产权和公共产权、保障各种合同得到遵守,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7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