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英津:两岸南海合作的空间与路径探析

更新时间:2015-11-28 16:40:38
作者: 王英津  

   2.6 开发海洋资源是两岸南海合作的利益基础

   南海海域的油气、金属和渔业等是两岸共同的经济资源。南海海域是世界四大海底储油区之一,石油储量大约有230亿吨以上,天然气储量高达26万亿立方米,可燃冰为194亿立方米,⑩锰铁铜等35种金属和锰结核含量丰富;南海海域历来就是中国渔民的传统作业区,渔业资源丰富,研究表明,南海渔业资源的潜在渔获量为650万~700万吨。(11)然而,两岸对南海海域的资源开发和利用相当有限。两岸在南海海域的油气资源勘探作业屡受阻扰,正常的渔业活动遭受侵扰的现象也时有发生。相反,南海周边国家侵入南海“断续线”内开发油气资源的势头猛烈,严重损害两岸的海洋权益。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南海周边国家已经在南海钻井1000多口,发现含油气构造200多个和油气田180个,年产石油超过1亿吨,天然气超过1000亿立方米。(12)因此,基于两岸同胞实际利益的需要,两岸在共同开发南海资源方面确有合作的必要。台湾是一个能源短缺的地区,对外能源依赖度比较高,与大陆方面共同开发南海资源,确实符合台湾方面的实际利益,因而也比较容易被台湾民众接受,即使部分“绿营”人士(虽不认同“一个中国”框架)也认为两岸有必要共同开发南海资源。从大陆方面来看,也需要拓展海洋资源来弥补内陆资源的不足。因此,两岸应充分利用区位、经济和技术优势,加强在资源开发方面的合作,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

   2.7 历史上的配合是两岸南海合作的经验基础

   首先,从历史来看,一方面,双方长期尊重甚至支持对方维护南海主权的言行;另一方面,双方并没有对对方实际控制的南海岛屿提出极端的行使主权诉求,尤其是大陆对台湾控制的太平岛和中洲岛基本持默许态度。“台湾当局”对南海争议当事国的行动,大多发表对外声明,强调“‘中华民国’对此一区域的主权”主张,但是对大陆的行动,却是沉默以对。(13)这种沉默背后是双方都认同两岸同属“一中”的立场。同样,这些年台湾当局宣称“‘中华民国’对南海诸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时,大陆方面也未直接予以驳斥或否认,而是重申“维护中国领土完整与主权是两岸同胞的共同责任”,展示了较大的灵活性。(14)多年来,不管是台湾当局在中沙、东沙群岛行使“主权”,还是大陆方面在西沙、南沙行使主权,双方都不曾表示抗议,但当南海周边国家争夺岛礁时,双方通常会采取一致立场,共同加以谴责和抗议;(15)双方对于两岸渔民在彼此传统作业区作业都持默许和保护态度。其次,从一致对外来看,两岸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曾有过一定程度的默契合作。据有关资料显示,1974年1月,大陆在西沙群岛对入侵的南越军队进行自卫反击时,台湾方面临时开放封锁近30年的台湾海峡,让东海舰队顺利通过;1988年3月,大陆对在南沙群岛赤瓜礁挑衅的越南海军进行自卫还击时,台湾方面的军队曾在太平岛提供协助;1995年中菲爆发美济礁争端时,台湾方面发表声明支持大陆,坚持历史性水域主权绝不改变;2009年越南等国提出“外大陆架划界案”时,两岸当即发表声明、共同抵制;2012年菲律宾挑起黄岩岛事件后,台湾当局“立委”视察太平岛,军方在太平岛上进行实弹演习,客观上是对大陆的一种策应和支援。(16)历史上两岸在共同捍卫南海主权问题上的默契与配合,为今后两岸更好地在南海主权问题上的合作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三、两岸在南海问题上合作的障碍

   虽然两岸在南海合作问题上有上述动力和基础的支撑,但也面临着诸多短期内无法克服的障碍。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3.1 两岸政治对立状态并未结束

   由于两岸60余年的政治对立,台湾当局一直视大陆为首要敌人与对手。即便两岸关系已大大缓和甚至实现了和平发展,但台湾当局仍视大陆为最大的安全威胁与军事威胁,台湾所有的军事发展、武器配置与军事部署,几乎都是针对大陆的,但对侵犯南海主权的越南、菲律宾等国,却不认为是对台湾构成的军事与安全威胁。在台湾当局视大陆为最大敌人与对手的情况下,两岸要在南海问题上合作,共同对付台湾的次要敌人与对手(越南、菲律宾等国),是非常困难的。(17)尽管马英九上台以来,两岸经济关系出现积极进展,但政治分歧依然存在,军事敌对关系并未消除。虽然在目前的南海主权争端中,两岸均坚持“南海主权属于中国”,但彼此对于“中国”的涵义存在着分歧;尽管两岸的南海政策均主张“主权在(属)我”,但“主权在(属)我”不可能只是一种抽象的表达或笼统的“中国主权”的宣示,这个“我”实质上暗含着两岸之间最根本的立场分歧,也就是两岸之间最大的症结——即“主权代表权”问题上的分歧。(18)众所周知,由于两岸之间对抗的时期很长,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差异很大,政治互信和军事互信的基础非常薄弱。暂不说难度最大的政治互信、军事互信,仅就经贸事务上的互信而言,亦困难重重。两岸更多的只是口头上释放善意,真正的南海合作尚缺乏足够的信任。(19)因此,两岸的分裂状态和政治对立,以及由此而带来的政治分歧、政治猜忌是两岸在南海问题上进行合作的最大障碍。

   3.2 缺乏南海合作的坚实基础

   在南海问题上,两岸之间的合作在大多数情况下会涉及第三方,一旦涉及第三方,问题立刻会变得复杂起来。其中最为棘手的问题是:两岸在南海问题上究竟以什么角色和身份来合作,该问题的背后其实是两岸政治关系定位问题。众所周知,政治关系定位问题是两岸之间高度敏感、极其复杂的结构性难题,短期内难以有突破。两岸既承认同属一个中国,但又自认为是中央政府,这种势不两立的“法统宣示”是两岸当局难以实现南海合作的主要症结所在。由于两岸政治定位问题没有解决,两岸在南海问题上合作的身份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这与纯粹两岸之间的互动有所不同。就目前支撑两岸之间互动的“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均无法支撑两岸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因为“一个中国”原则能解决的是两岸同属于“一中”的问题,但它未能解决“一中”究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抑或“中华民国”的问题;“九二共识”主要用于处理两岸之间(而非两岸之外)的事务,且主要适用于处理经济性、功能性事务,而中国(两岸)与南海主权争端当事国之间的争议不仅涉及两岸之间的有关事务,而且涉及超越两岸的国际事务,且这些事务大多是政治性、军事性的。(20)由此不难得知,在两岸政治关系定位问题得到全面解决之前,缺乏能够支撑两岸南海合作的政治基础。只要两岸政治定位问题未获得突破,两岸南海合作就不可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3.3 美国对台湾当局的施压

   众所周知,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视中国为最重要的战略对手,一直采取遏制中国发展的战略和政策。台湾成为美国“以台制华”战略的重要棋子。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与台湾存在着实质上的“准军事同盟关系”,美国一直宣称依据《与台湾关系法》向台湾提供安全保证,台湾也因此长期视美国为其安全后盾,美台之间形成保护与被保护的特殊安全关系,(21)因此,美国对台湾有实质性的军事与政治控制。从美国方面来看,当前美国“重返亚太”,实施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并且以维护航行自由为名插手南海争端,煽动南海周边国家与中国争夺南海主权,试图利用南海领土争端来恶化中国的周边外交环境,以此牵制中国的崛起。在这种背景下,台湾在美国亚太战略中的角色与地位更加重要,美国必定不乐见台湾与自己的战略对手(中国大陆)走得太近;如果台湾与大陆联手,那么就意味着台湾要与南海周边国家公然为敌,而这些国家多是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制衡中国的盟友,这必定会破坏美国的南海战略,因此,美国不会允许台湾跟大陆在南海问题上进行合作。(22)从台湾方面来看,两岸关系虽有所缓和,但在台湾没有对大陆产生足够信任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冒着损害美国安全保护的风险将自身的安全托付给大陆,积极推进两岸南海合作。况且在台湾当局看来,现阶段与大陆发展关系的目的在于缓和两岸紧张局势,谋求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不在于以损害台美关系为代价谋求两岸政治安全关系的突破。因此,台湾自然会在南海问题上服从美国的总体战略与意志,很难想象现阶段台湾当局能顶着美国的压力与大陆方面开展深度的南海合作。

   3.4 南海争端当事国的离间策略

   在南海周边国家看来,中国日趋强大,南海问题越往后拖,他们的谈判筹码就越少,中国必将采取“切割腊肠”的方式逐步控制整个南海。一旦两岸联手,那么他们在南海问题上必将更加被动,所以南海争端当事国通常采取离间政策来破坏两岸之间的关系。众所周知,南海争端当事国对华政策具有两面性,实行“政经分离”政策,一方面在经济上与中国大陆有着紧密的依赖与合作,另一方面在政治上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联合起来与中国大陆对抗。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东盟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关系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成后,中国与东盟相关国家在南海问题上“搁置主权争议”与“合作开发”获得更有利的物质条件和更有保障的制度环境,同时还带来国家间政治关系的密切和友好。这种政治经济背景对于缓解乃至解决南海主权争端有着重要的意义。因此,必须慎重考虑两岸合作的时机、方式与影响。由于两岸在这一地区的合作有可能引起周边国家的恐慌,进而引起他们对两岸南海合作的反对,因此我们应尽力避免影响现有的中国与东盟关系等。(23)对于南海周边当事国来说,它们虽然与台湾方面没有正式官方关系,但也保持着长期的实质关系,不仅有密切的经济往来,而且在军事和安全议题上亦有某种程度的合作。从台湾方面来看,其对东南亚也极有兴趣,东盟在经济和战略上对台湾有一定的吸力。当年的“南向政策”就是台湾试图摆脱大陆经济吸力而进行的策略调整。(24)另外,为了维持同南海周边国家的实质性“非邦交关系”,台湾当局不得不默许南海问题国际化。台湾出于扩展其“国际活动空间”的考量,也不愿正面跟这些国家为敌,这就意味着其不愿意在南海问题上直接站到这些国家的对立面。马英九上台之后,台湾当局在反对南海问题国际化上态度有所强硬,但依然受到美国因素的影响而硬度不够。

   3.5 两岸对南海的战略定位不尽相同

   两岸对南海问题的战略安全认知和定位不尽相同,也是影响两岸在南海问题上合作的重要因素。随着中国的崛起和强大,其海权意识日益增强。在大陆方面的海洋和全球战略中,南海的地位至关重要,它不仅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而且是牵制日本和南海周边国家的重要手段。故大陆方面将南海争端视为外国势力对中国国家安全的重要威胁,并将南海置于重要的战略位置,在捍卫南海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态度坚决。然而,台湾方面因其力量弱小而没有大陆这样的宏观战略,也没有将相关东南亚国家视为对台湾安全的重要威胁。此外,两岸处理南海争端的战略目标不尽相同,大陆方面的核心目标是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和主权完整,确保中国的南海主权与权益不受侵犯;然而,台湾方面的核心目标则是为了参与国际社会,彰显台湾作为一个主权实体在南海问题或国际上的重要角色和影响力,而并非完全为了所谓的“中华民国”或中国的主权,维护“中华民国”的南海主权只是象征性的外交语言。(25)

   3.6 台湾作为合作方的身份难以确定

台湾方面在解决南海争端问题上的角色难以定位,也会影响两岸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与南海问题直接相关的“五国六方”即中国(大陆)、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与中国台湾,在解决南海争端问题上,大陆主张双方或双边商谈解决争端与相关问题,反对在多边机制下解决,尤其是反对外部因素的介入;但台湾方面倾向于南海相关当事国多方参与,意欲凸显其作为一方的“主权地位”。两岸在南海争端问题上的上述分歧和差异很容易被南海争端当事国所挑拨利用。另外,由于台湾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419.html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京)2015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