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鑫宇 石江:“伊斯兰国”最新发展趋势探析

更新时间:2015-11-27 16:41:15
作者: 周鑫宇   石江  

   “伊斯兰国”兴起不但是近期影响中东安全局势的最主要政治事件,也牵扯到美国全球战略的“再平衡”和大国关系,具有全局性意义。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伊斯兰国”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快速演变,势力迅速达到顶峰。但近一段时间来,在伊拉克及国际社会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下,“伊斯兰国”势力疯狂发展的势头受到遏制,但支持其存在的根本因素仍然没有改变。在变与不变之间,“伊斯兰国”的下一步发展动向值得关注。

   一、“伊斯兰国”势力快速扩张达到顶峰

   “伊斯兰国”的出现是近年来国际恐怖组织和中东国际局势变化的直接产物,其发展演变的速度超人意料。自其产生以来,至少经历了三个演变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作为恐怖组织分支(2004年-2013年12月)。“9•11事件”以后,“基地”组织在国际反恐联盟的严厉打击之下,逐渐从一个中央领导、等级制的恐怖组织变成一个松散的、去中心化的恐怖主义网络。①“伊斯兰国”前身是“基地”组织众多松散分支的一员。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之后,“基地”组织对各分支机构的领导力进一步减弱。由于组织能力下降、欧美等国加强国土安全等原因,恐怖分子进入西方国家的难度变大。于是,各地极端组织逐渐将攻击目标转向伊斯兰国家内部,亲西方的本国政权成为主要攻击目标。极端组织的活动形式从零星的恐怖主义袭击,转向有组织的军事叛乱和夺取政权。其中“伊斯兰国”利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无政府状态迅速崛起。

   第二个阶段是作为独立叛乱武装(2013年12月~2014年6月)。“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内战中力量得以壮大,但其能独立发展成型,主要借力于伊拉克国内的政治涣散和教派内斗。2013年12月伊拉克前总理、什叶派领导人马利基宣布逮捕逊尼派国会议员阿尔瓦尼,②直接导致了“伊斯兰国”在安巴尔省的叛乱。随后马利基下令关闭拉马迪逊尼派抗议露营地,进一步引发了逊尼派的不满,并导致“伊斯兰国”联合部分逊尼派部落及“伊拉克之子”等武装力量发动武装叛乱,攻占了拉马迪、费卢杰以及安巴尔省的一些小城市,随后一路攻城略地,借势攻下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③“伊斯兰国”短时间内控制大片土地,掌握巨量资源,独立诉求随之上升,最终导致其与“基地”组织决裂。④

   第三个阶段是成为准政权组织(2014年6月至今)。在占有大片土地后,“伊斯兰国”开始按照自身原则进行政治统治。对摩苏尔等大城市的占领,以及对伊拉克北部石油战略资源的掌控,使得“伊斯兰国”的经济来源更加稳定,形成独立的资金链条。⑤凭借充裕的资金条件,“伊斯兰国”对内建立相当成熟的行政管理体系;对外发动舆论战,以连续发布斩首人质视频为手段对西方及中东国家进行恐吓,并借此迅速获得全球舆论关注,搅动美、日、俄、欧等域外大国的政治神经,进一步吸引各地极端分子加入。⑥据披露,“伊斯兰国”还征召儿童战士,建立全民性的战争动员。⑦在文化上,“伊斯兰国”进行大规模的文物破坏行动,厉行极端教法。⑧在利益分配和精神控制的双刃剑开道下,“伊斯兰国”在大片地区建立了巩固的统治,目前完全控制了伊拉克12%和叙利亚30%的国土。⑨如果加上“伊斯兰国”势力所渗透和影响的乡村,其控制面积更大。

   “伊斯兰国”的准政权化使得其国际影响力迅速增加。2015年以来,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组织开始陆续宣布加入该组织或与之合作。1月,巴基斯坦的数百名塔利班战士宣布加入“伊斯兰国”并成为其在巴基斯坦的分支。⑩此外,“伊斯兰国”还收编了活跃在尼日利亚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改名为“伊斯兰国西非省”。(11)除了吸引世界范围内的恐怖组织效忠以外,“伊斯兰国”还大量招募欧美国家内部的极端分子,这些本土极端分子给欧美国家带来巨大安全隐患。(12)随着2015年1月法国《查理周刊》案和5月美国漫画展枪击案等事件的相继发生,西方各国掀起了一轮针对恐怖主义的舆论高潮,而“伊斯兰国”无疑是煽动这场风暴的中心。

   就当前阶段看,“伊斯兰国”显然已经不是西方传统意义上所定义的恐怖组织。(13)在很大程度上,“伊斯兰国”超越了恐怖组织游击战似的活动形式,升级为一个分工严密、自我维持的准政权组织,并在一些方面发挥全球性影响。

   总体来看,“伊斯兰国”呈现出以下新特征。第一是高度组织化。根据美国最新解密的“伊斯兰国”组织结构形态文件,“伊斯兰国”组织在主要头目的领导下,分别设有医疗部门、宣传部门、伊斯兰法律部门、行政部门、安全部门以及军事部门。(14)完整、有序的部门设置,构成了“伊斯兰国”高效的行政能力。第二是有效的分配体系。“伊斯兰国”对其高级领导与普通成员实行同等工资待遇,提供福利保障。其成员每月的工资大约在34美元,虽然这一水平不到伊拉克男性文盲收入的一半,但分配较为公平,而且一些新加入者工资会更高,并建立了相互监督的财务监管机制,提升了道义吸引力。此外,“伊斯兰国”还为其成员及家属提供高达1200美元的医疗保险。(15)第三是独立的资金来源。最早从2007年开始,“伊斯兰国”早期组织的资金来源就已经从抢劫、偷盗逐渐转向与黑手党类似的系统化运作。从2009年开始,该组织开始参与石油生产和走私活动,逐渐实现了财务自给自足。(16)在建立准政权统治以后,“伊斯兰国”的资金运转更是规模化、系统化。第四,也是最具有传染性的特征,是其高效的“恐怖营销”。“伊斯兰国”利用最新的互联网技术,超越了“基地”组织时代中心控制的、单向的传播手段,采取社交媒体多向互动、参与式和渗入式的传播方法。根据对“伊斯兰国”所控制的“推特”登陆地点的监控显示,“伊斯兰国”的网络宣传活动地点非常分散,充分表现为一个扁平化而非垂直化的管理体系,各个作战单元拥有独立宣传权力。(17)比如,人质斩首视频不再被统一制作、寄送到半岛电视台,而是由各地成员掀起花样翻新的视频传播竞赛。这种模式让每一个恐怖分子获得参与体验,增加其自身存在感。可以说,“伊斯兰国”是第一代具备“互联网思维”的极端组织,其煽动效应由此大大提升,并给对其监控造成很大困难。据统计,目前“伊斯兰国”在“推特”上有多达9万个活跃账户处于无法被完全控制状态。(18)这些账户彼此间大量转发消息,进行个性化和创新性的动员,甚至可以吸引西方国家的极端分子进入叙、伊两国参战。(19)

   综上所述,一年多来“伊斯兰国”在对外对内两方面快速发展。对外是控制范围和影响力的扩大;对内是组织形态和行为方式的成熟和创新。“伊斯兰国”的崛起引发了连锁反应,既极大地冲击了中东核心地带脆弱的政治秩序,又促使相关各方加紧调整政策,加大了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在相关因素的影响下,“伊斯兰国”在经历快速扩张后,其势力可能已达到顶峰,重要的转折点正在出现。

   二、伊拉克与国际社会各种力量合力打击“伊斯兰国”

   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社会在“伊斯兰国”问题上逐步形成国际共识,美国开始对“伊斯兰国”进行直接军事打击。2015年3月以后,形势进一步发展,伊拉克、美国联军和相关地区国家形成了一定政策合力,“伊斯兰国”的势力扩张初步受挫。

   首先是伊拉克国内政权出现团结和巩固迹象。2014年8月马利基政府由于对“伊斯兰国”压制不力被迫下台。(20)阿巴迪接任伊拉克总理后,即以团结伊拉克各派共同应对“伊斯兰国”问题作为执政主要目标。阿巴迪政府首先与库尔德人寻求和解,与其在石油利益分配方面达成一致,并与库尔德武装力量协同作战。(21)2015年,阿巴迪主动寻求与逊尼派和解,并召开内阁会议讨论《国民警卫队法》与《公平与责任法》草案。《国民警卫队法》旨在将逊尼派武装整编入伊拉克总理领导下的省级国民警卫队,《公平与责任法》则试图扭转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长期执行的“去复兴党”政策,让复兴党旧部能合法地回到伊拉克政府工作。这两项法案对伊拉克南部核心区的逊尼派精英具有吸引力。逊尼派力量因而对新政府抱有期待,较为配合。在草案讨论过程中,两名逊尼派成员在安巴尔省拉马迪地区被什叶派组织“全民动员”杀害,逊尼派情绪激烈,但是他们只在国会进行了为期四天的抵制活动,随后便继续参加政府的日常工作。这与马利基统治时代逊尼派对政府的长期抵制有根本区别。(22)伊拉克内部教派纷争出现缓和迹象,使得伊拉克政府能够更有效地组织起军队与“伊斯兰国”对抗。2015年3月起,伊拉克政府军由守转攻,于2015年4月1日收复重镇提克里特,打开通往伊拉克北部的大门。(23)

   其次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力度进一步加强。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的中东政策非常明确,就是积极寻求从伊拉克乱局中脱身,以实现全球战略“再平衡”。然而,“伊斯兰国”的快速兴起,严重危及美国的国际威望和宏观战略布局,美国国内两党对此也表现出难得的共识,美国政策的转向迅速和高效。2014年9月,奥巴马授权美军开始对“伊斯兰国”进行空袭。随后6个月间,美国及其盟军向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发动空袭2500余次,扔下约8200枚炸弹,破坏了约3000个目标。(24)鉴于空袭的军事效果不尽如人意,2015年2月,奥巴马向国会提交《军事武力使用授权书》。在这份授权书中,奥巴马期望获得“有限度的地面战斗行动”,草案虽然还处于讨论阶段,但获得了美国国会大部分议员的支持。(25)3月以后,由于有了伊拉克政府军更加有力的地面配合,美国对“伊斯兰国”空袭效果明显增强。在美军打击下,“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身受重伤,失去指挥能力,被迫任命新领导人。(26)在应对“伊斯兰国”威胁的问题上,美国较为迅速的反应和坚定的介入,成为遏制“伊斯兰国”发展的主要外部因素。

   第三是围绕着“伊斯兰国”的国际合作逐步形成。“伊斯兰国”对国际公共安全的巨大威胁,促使相关各方对打击“伊斯兰国”的认识走向一致。尤其是美国将打击“伊斯兰国”置于其中东战略的优先地位,积极寻求国际合作,使得错综复杂的中东地缘政治出现调整的空间。首先是伊朗被有效纳入打击“伊斯兰国”阵营。伊朗作为中东的什叶派大国,将保护边境领土安全与伊拉克什叶派政府的统治作为明确目标。这使得美国和伊朗在联合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产生了共同利益。(27)美国以伊拉克政府为沟通纽带,与伊朗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达成了某些政治默契。(28)在具体行动中,美国默许伊拉克政府接受伊朗对边境什叶派民兵组织的武器和后勤援助。与此同时,伊核问题谈判取得突破性进展,美伊关系打开新局面。其次是叙利亚内战迎来转机。为了遏制“伊斯兰国”的发展,美国暂时搁置了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标,同时与俄罗斯展开接触,寻求通过外交途径尽快结束叙利亚内战。(29)最后,美国吸取了过去中东政策的教训,在战略上对国际合作有明智的自觉。2015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提出“要避免将反恐斗争变成与伊斯兰世界的斗争,要继续合法地行动”。(30)为此,美国努力协调中东地区大国土耳其、沙特等国的立场,对库尔德人进行武器空投和援助,尽量建立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同盟。相比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这次美国对伊拉克再次用武,无论是西方盟友还是地区国家都表现出更加配合的态度。

   在上述因素的影响下,“伊斯兰国”强劲的发展势头受到遏制。目前“伊斯兰国”的形势已经与2014年9月份有很大不同,战场局面开始朝着有利于美国领导的联军方向发展。但在考虑“伊斯兰国”下一步演变方向时,还应当注意到,维持“伊斯兰国”发展的基本因素仍然存在。“伊斯兰国”可能被迫转移方向、调整策略,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将难以彻底消灭,“伊斯兰国”将成为中东核心地带长期存在的破坏性力量。

   三、“伊斯兰国”短期内难以被彻底消灭

“伊斯兰国”是近年来中东脆弱的政治和社会局势的产儿,在战场上出现不利于其扩张蔓延的形势变化的同时,多项关键因素仍将为“伊斯兰国”的存在和活跃提供长期支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375.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京)2015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