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竹兰:人力资本所有者拥有企业所有权是一种趋势—兼与张维迎博士商榷

更新时间:2015-11-19 17:11:12
作者: 方竹兰 (进入专栏)  
如果没有人的活劳动附于其上,就既不能成为新的产品,也不能创造新的价值。而人的活劳动就是人的能力的运用,也就是人力资本的运作过程。从重农学派领袖魁奈提出农业劳动创造价值起,伴随社会劳动分工协作体系的日益细化和扩展,人们逐步认识到一般人类劳动是创造价值之源,斯密、李嘉图的古典劳动价值论发展为马克思的科学劳动价值论,而现时正有待深化与发展的人力资本理论则只有在劳动价值论基础上,才会对劳动能力拥有者即人力资本所有者产权有科学的研究。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不是“消极货币”即纯粹的企业财务资本的存在,才使个人、经理和企业家人力资本的所有者“有碗饭吃”,而是“积极货币”的握有者一企业的人力资本一保证了企业的非人力资本的保值、增值和扩张。这个局面下,企业的人力资本市值上升,非人力资本的市值下降,何怪之有?(周其仁,1996)从古典资本主义企业起,经合伙制、无限责任公司到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公司,实际上就是人力资本产权从非人力资本产权中分离出来,从附属地位向独立地位发展,逐步主导企业的过程。当经理阶层刚刚兴起时,我们将其称为所有权与经营权的两权分离。但当企业家阶层实际拥有企业法人财产权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人力资本所有者与非人力资本所有者是两个对等的产权主体。当各级各类人力资本所有者都有权参与企业剩余索取权和控制权配置的时候,人力资本所有者实际上已成为企业的主导力量,非人力资本所有者则实际上成了企业的债权人,“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逻辑正在被“劳动占有资本”所逐步替代。这一漫长的历史过程在目前阶段的世界各工业化国家表现为,分享制公司在市场经济各国已逐步演变成为一种与传统的支薪制公司相竞争的新的企业组织形式。分享制有员工持股计划、利润分享制或收益分享制。在分享制发展的广度方面,日本到1988年发展到91%,美国在30%以上。在分享制的深度方面,日本员工分享额占公司利润的比重在42-67%之间。而美国经理人员的报酬结构中,固定工资、年末奖金(短期整体激励)和股票选择权(长期整体激励)的比例大体在4:3:3左右(翁君奕,1996)。表面上看,这种新的企业制度的出现是人力资本所有者在与非人力资本所有者缔结企业契约时,其谈判实力与谈判技巧的逐步成熟,是人力资本所有者主观努力的结果。但实际上,这是人力资本所有者作为企业财富的真正创造者这一内在本质在企业产权契约关系上的逐步体现。人力资本所有者对企业剩余的分享,不仅是实现了人力资本所有者的产权,而且是在实现着企业财富分配原则从货币拥有者向财富创造者的转化。当企业财富的分配以财富创造者为本时,人力资本所有者实际上就支配、控制着企业的非人力资本“劳动者占有资本”的企业制度就会替代“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制度。值得提出的是,大股东(自然人或法人)控制企业的现象似乎是‘资本雇佣劳动”,但透过这一现象背后我们发现,如果没有对企业发展战略的艰辛筹划,没有对企业生产经营管理的精心设计,仅仅凭手中拥有的股票是控制不了企业的。可以这样说,随着人力资本所有者地位的增强和产权的实现,股票拥有数也成为人力资本所有者能力强弱的标志。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历史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发展过程:从“资本雇拥劳动”制度中的非人力资本所有者控制人力资本所有者,经过非人力资本所有者与人力资本所有者之间的分离、独立和对等谈判,到人力资本所有者拥有非人力资本、支配非人力资本所有者的“劳动者占有资本”制度;从最初的资本家与企业家融为一体经资本家与企业家分离,到最后企业家与“资本家”又融为一体(借用资本家一词,实际上是指人力资本所有者与非人力资本所有者相融合)。只不过起点的两者融合是资本家即非人力资本所有者为主,终点的两者融合是企业家即人力资本所有者为主。形式都一样,内容却变了。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一言以蔽之,人力资本所有者拥有企业所有权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我们只要站在企业制度发展的历史高度看张维迎博士的“资本雇佣劳动”的企业逻辑就会感到他不是向前看,而是向后看。其逻辑结构虽然自成系统,却没有抓住历史发展的主要潮流。张维迎博士批评崔之元博士忽视了理论研究应该遵守的规范,用文献或事实引证替代逻辑推理。我倒觉得,科学的、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理论逻辑我们当然要遵循,并以此为依据去解释社会生活中的复杂现实。但是,理论工作者不是理论的奴仆而是理论的开拓者。从观察到的现象中总结概括出新的逻辑结论和新的理论观点是理论工作者的第一要求。不是用别人已成形的逻辑结构套现实生活,而是从现实生活看到别人的逻辑结构有无道理,然后形成符合现时代和本国实际的理论逻辑这才是真正的科学研究。

  

   参考文献:

   1. 张维迎,1996:所有制、治理结构及委托代理关系》,《经济研宄》1996年第9期。

   2. 周其仁,1996:市场里的企业:一个人力资本与非人力资本的特别合约》,《经济研宄》1996年第6期。

   3. 刘小玄,1996:现代企业的激励机制:剩余支配权》,《经济研宄》1996第5期。

   4. 崔之元,1996:美国二十九个州公司法变革的理论背景》,《经济研宄》1996第4期。

   5. 今井贤壹等主编:现代日本企业制度》,经济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

   6. 翁君奕,1996:支薪制与分享制的比较》,《经济社会体制比较》1996年第5期。

  

   原载于《经济研究》, 1997, 第6期:36-4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1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