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韦森:不能再投钱了,或把中国经济推向大萧条?

更新时间:2015-11-19 07:45:53
作者: 韦森 (进入专栏)  

  

   之前,我和国内的一些经济学家同行交流,包括一些在央行部门和金融行业的咨询经济学家交流,不少人均认为,现在央行通过降低准备金等措施增加基础货币正投放的货币政策没用,因为央行向市场投放的基础货币到不了实体部门,尤其是到不了那些急需银行贷款的中小企业。我说这个思路本身就有问题。

  

   因为,中国经济经过了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到了目前的发展阶段上,各行各业均大量产能过剩。在此现有科技革命发展阶段上的中国工业化中后期发展阶段上,我们的货币政策应该是避免银行坏债剧增和金融风险,而不再主要是再保投资和推高增长。

  

   具体说来,就是前几年高速增长时期,一波剧增的银行贷款的还款期到了。这时候,应该尽快增加基础货币正投放,使实际利率降下来,以减少现有企业的债务和还款负担。这才是所有政府宏观政策的当务之急。

  

   当然,也有许多经济学家家,包括许小年教授等则认为,目前企业的经营状况普遍不好,银行负债严重,故央行降低基准利率和增加基础货币正投放,也没用。他们认为,因为利率的风险溢价太高,你央行想把利率降下来,市场也降不下来。

  

   对此,我也有不同看法。多年来,我信的经济学比较简单:利率无非是货币市场上货币供给和货币需求的价格。市场上货币供给多了,供大于求了,利息率自然就会降下来。

  

   所以,我认为,央行不必考虑靠降准和其他量宽办法所投放的基础货币到哪里去了,是否到了急需贷款的中小企业——如“定向降准”——也不重要。货币市场上的货币供给多了,基准利率也降下来,市场利率也自然会下来。另一方面,现在的实际利率过高,主要还有PPI为负的成分。当我国经济从PPI的“通缩”中走了出来,才能真正把实际利率降下来。实际利率降了下来,“帕廷金效应”消失了,才能真正帮企业。

  

   一大批现有企业活了下来,才能进行创新和产能“转型升级”。这就是我要反复解释的一个道理:目前的货币宽松,似要以不明确说支持实体经济,才能真正救实体经济。这是我最近的一个的主要观点。

  

   为什么说如果把降低央行法准金和降低利率不明确支持实体部门才是当为的货币政策呢?请大家仔细想一下,如果所有的新增银行贷款或社会融资全都支持已经大量产能过剩的实体经济,即再支持新建项目投资,那还不是靠增发基础货币刺激经济的凯恩斯主义的陈旧政策思路吗?

  

   那结果必定是如刘鹤在广东调研所见的情形:目前宽松的货币政策,会继续加剧目前和未来的产能过剩问题。这样所通过降准增加基础货币的宽松货币政策的结果,在未来必然会导致银行坏账越来越多,金融风险会越来越大,最后甚至会产生“去杠杆”的金融风暴。

  

   最近,我曾经就自己的这点初步想法与几个省市的建行行长们以及上海公积金管理中心的高管讲过,也给南方一些省市的市厅级以上干部领导讲过。经过解释,他们听了都表示同意。他们反映说,现在央行已经五次降准、六次降息了,货币市场不怎么缺钱了,但各银行的超额准备金也在上升。

  

   一些行长们说,现在银行的贷款经理到各处转了一下,发现实体部门确实很差,很难找到可信赖的贷款对象。一些急需贷款但快要沉没的企业,各银行则不敢贷款给它们,贷给它们多少钱,将来都会变成坏账。而一些真正少数好的企业,又不缺钱。所以各银行的可贷资金目前应该比较充裕。在此情况下,进一步降低央行的基准贷款利率的空间还是有的。

  

   另外,目前央行所规定的贷款和存款的息差太大。到10月24日最近这次央行降息,贷款和存款的息差还仍有2.85%。要加快利率市场化的步伐,不要央行再规定和公布基准利率了。最近央行好像也有这个意思。在10月26日的一个新闻稿中,央行曾表示,在条件成熟后,央行将不再公布存款和贷款的基准利率。这应该符合中国经济市场化改革的大趋势,是一项非常值得采取和推动的改革措施。

  

   凤凰财经:好的企业不缺钱。

  

   韦森:这种情况下,各银行内部有大量的款贷不出去,超额准备金在增加,乃至攀升。坏企业银行不敢贷、惜贷,好企业不求贷——“我还不知道我怎么投资,现在房地产不能投,股票不能投,我还不知道我的钱怎么投,我借你银行的钱干吗?”在这种情况下,货币市场就大量的货币过剩,货币供给过剩了,实际利率才能降下来。

  

   这里我再给你一些国外的例子,你就就明白了。美国从2007年开始,实际上更早从格林斯潘执掌美联储期间开始,美联储就开始连续降息了。到目前为止,美联储已经维持基准利率在0.25的水平上已经十几年了。在2007-2008年金融风暴后,美联储又经过4次量化宽松,增发了许多基础货币,这才使美国在在资本市场上整体上维持了一个很低的利率水平。

  

   日本央行实行零利率政策多年了,欧洲央行也维持0.05的利率多年,瑞士则是负利率。你要知道,西方国家的央行之所以发了那么多货币,首先是为了维持低利率,因为他们的政府负债很高,经济复苏步履维艰。但是要看到,尽管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负债很高,但整体来看企业负债率并不怎么高。我们国家的情形正好反过来,企业的负债很重,政府的负债率相对而言还不算是很高。

  

   按照麦肯锡的估算,在2014年,我国的企业负债(包括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的负债)、政府负债、家庭负债加在一起,为GDP的282%。其中,企业负债是125%,就是1GDP有1.25的负债。按照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刘元春教授的团队的最近估计,现在中国的非金融企业负债与GDP比例已经高达将近1.68倍,再加上地方政府有30多万亿元的负债(包括连带隐形负债),远远超过100万亿。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的利率像日本、欧盟和美国那么低,那还怕什么?反正没多少利息要付,这样中国的大量企业就会轻省很多。

  

   2014年年底以来,我们的贷款利率已经降了好多次了,但现在仍然4.35%。这4.35再加上5.9的PPI为负的通货紧缩,实际利率仍然超过10%。现在又有哪个行业和多少家企业的税前利润能超过10%?企业赚的所有的钱,还不够还银行的利息。这样下去,我们的国民经济还怎么发展?金融风险还不会越积越大?这将来还能持续下去吗?

  

   在大多数企业的税前利润还不了银行利息的情况下,央行增发货币基础货币正投放没用?市场上货币供给多了,降低了利率,恰恰最有用。看不到这一点,大家就怎么乱说货币政策无效了呢?

  

   今年4月份那一次央行一次降准的力度很大,接着又通过降准和其他渠道增发了基础货币,然后像Shibor。无风险利率都马上开始往下降。如果央行继续发基础货币,继续降息,把贷款利率降到像美国、欧盟、日本那样,至少像澳大利亚那样2.25%的水平,那我们整个国民经济就会轻松很多,企业的日子也就好过得多。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你的货币政策就是增加基础货币正投放,且不必明确说为支持实体经济(投资)而发货币,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救实体经济、救企业,也连带救了负债累累的一些地方政府。

  

   凤凰财经:最近财政部朱光耀副部长在反思3%财政赤字率红线,李克强也说只有2.3%,但是他也说同时要加大减税力度。您怎么看财政政策?

  

   韦森:最近,有一种说法,货币政策不工作了,所以政府的宏观刺激政策要转而运用财政政策。这种观点认为,既然货币政策推不起来我国的经济增长,那就用财政政策来推吧!其实,这种观点也是有问题的,且问题很大。

  

   当然,如何具体运用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应该说是有分歧的。是政府继续运用赤字财政来扩大政府的项目投资,还是通过减税来支持实体部门的发展,这是两条不同的财政政策思路。我个人是支持减税的。大家可能注意到了,从2007年到现在,我在一些平面和网络媒体中一直呼吁政府减税、减税、再减税,我已经喊了七八年了。

  

   现在,总理和财政部总算承认要减税了,但是还只是讲要结构性减税,而不是总量减税。

  

   首先,我还要讲一下自己对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判断。在目前中国经济的发展阶段上,即在这一轮中国工业化的中后期发展阶段上,各行各业均产能过剩,PPI连续44个月为负,且还在往下走。

  

   在此情况下,政府的所有宏观经济政策,当以救微观单元的企业为第一要务,而不是再扩大投资。从货币政策上来说,就是通过增加货币供给和降低央行基准利率把实际利率降下来,这是救企业第一招。第二招,就是让人民币汇率随着国际市场外汇的供求让其自然贬值。

  

   现在中国经济增速在下行,外贸出口增速为负,热钱在外流,央行的外汇储备在减少,这些因素加起来,人民币汇率自然会有贬值的需求。人民币相较其他主要国际币种贬值了,会对数十万家出口企业有利,这是明摆着的道理,几乎不用解释。

  

   中国大量与出口有关的企业盈利本就非常少,甚至大量亏损,如果人民币汇率随国际市场上的需求而贬值了,许多企业马上就能活了来了。第三,如果我们的政府能真正采取供给学派的减税政策,就能大幅度的减少企业的负担。大量企业活了下来,熬过了目前的经济困难时期,中国经济才有未来。

  

   就此而论,现在我们的决策层终于承认要加强供给侧的结构改革,这应该说是好事。但是要知道,强调供给侧的改革,采取供给学派的经济学主张,绝不是再来一轮大规模的靠政府设计和引导的人为的产业转型升级,而产业的转型升级,一方面是人类科技革命发展阶段的自然结果,也主要是市场和企业选择的结果。

  

   另一方面,当然不能靠再次启动大规模的投资来实现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了。从理论上来说,任何经济增长都是高投资率的结果,这没错。因为,任何国家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都是投资率高速增长时期。但是,到了目前中国经济的现在发展阶段上,各行各业均产能过剩,企业和政府负债都很重,再靠高投资率来推动经济增长,那会导致中国经济沿着现有的发展路径上越陷越深。

  

在这一点上,我是非常同意吴敬琏老师等经济学家的观点,无论如何不能再一波强刺激政策了。因为我们各行各业产能已经过剩了,且现在产能过剩这么厉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09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