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兴:ISIS:来自何处?去往何方?

——基于国际政治和民族宗教视角的分析

更新时间:2015-11-16 23:38:32
作者: 曹兴  
震惊世界。这是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受难者最多的一次“集体屠杀”,令世界重新认识到伊拉克危机的深度。7月27日,ISIS“立国”后,在网上发布了一段恐怖视频,视频显示,50名叙利亚政府军士兵被斩首后,头颅被钉在尖桩上示众。其非人道的残忍本性昭然若揭。

  

   遭致打击 前景不妙

   如今,在管辖地区部分逊尼派居民的拥护与支持下,事实上的“伊斯兰国”已经摆在世人面前。然而, ISIS的政治目的就是要将伊拉克和叙利亚合并成一个国家,建立一个逊尼派伊斯兰国家,这种政治诉求至少将会遇到四重障碍。

   首先,伊拉克南部政府军将是ISIS的一大障碍。伊拉克北部是逊尼派的重地,因此ISIS能够得到当地民众的支持。然而,伊拉克南部是伊拉克什叶派分布核心区域。这个区域经济繁荣,社会安定,当地居民对巴格达政府支持力度很高,是政府军重点保护的地区。

   其次,由于ISIS扬言要消灭什叶派,信奉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叙利亚、伊朗自然成为ISIS的敌人。2013年,ISIS在叙利亚已经遭到有力的阻击。如果伊朗加盟制止,ISIS的政治抱负必将很难实现。

   再次,ISIS建立统一伊斯兰国的最大障碍是美国,甚至是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世界。由于对伊拉克马利基政府不满,美国起初放任ISIS对伊拉克政府的进攻。由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是美国的利益重镇,所以当ISIS进攻该地区时,美国对ISIS进行了军事打击。奥巴马曾说,美国这时如果不出手相救,ISIS很可能沿着建立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伊斯兰国”的道路大踏步前进,进而引发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按照美联社的说法,美国眼下的目标实际上是“遏制”而非“消灭”“伊黎”武装。因此,美国今后介入的程度会有多深,空袭能否阻止极端武装的势头,都是未知数。

   从古代十字军东侵到后“9.11”时代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相继被推翻,进而到叙利亚、伊朗面临的威胁,都充分彰显了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教世界的冲突。因此,不难判定,西方基督教世界不会让一个强大的伊斯兰国崛起,将会极力阻止ISIS建立一个强大的伊斯兰国。

   由于ISIS的手段之残忍遭致国际社会的谴责与反对,使得ISIS建立伊斯兰国的目标难以马上实现。8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就“恐怖主义行为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举行会议,并一致通过第2170号决议,决定采取措施切断伊拉克和叙利亚极端组织的资金和外来武装分子来源,并制裁有关人员,与极端组织ISIS和“支持阵线”有关的赛义德·阿里夫等6人列入制裁名单。安理会同时以“最强烈言辞”反对和谴责其恐怖行为和暴力极端主义思想,反对和谴责其严重践踏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要求与之有关的个人和团体停止一切暴力和恐怖行为,立即解散。

  

   【本文是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西藏问题”的国际化及中国对策》(项目号11YJAGJW001)阶段性成果之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98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