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世佑:今日难寻沈善洪

更新时间:2015-11-13 09:27:04
作者: 郭世佑 (进入专栏)  
住房安排与子女的上学也是关键,毕竟初来乍到,近乎举目无亲。如果校方不能扭转行政部门的衙门作风,让服务意识制度化,那也不应给后勤部门留下捉迷藏、踢皮球的空间,刁难外来之户。我还记得,虽然我的住房通知单上写着“校长特批房”,房产科却给我楼层最高、面积最小、结构最糟的房子,尤其还是杭州市内小学学区很差的地段,倍添后顾之忧。我携小女到体育场小学申请插班时,该校校长还叫小女下个学期再来,毫无协商的余地,刚刚获得“全国小学生看图作文大奖赛一等奖”的女儿当即流泪,连喊“回湘潭去!”情急之下,我曾写过短文《初到杭州》,先后寄给《杭州日报》与《钱江晚报》,追问“天堂意识”,讵料两报既不刊用,又不退稿,一定要让我的挫败与失望构成刻板印象。结果,小女就在杭州休学两个月。

   相比之下,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徐显明教授的做法则不然。对于外地引进者,他就委托人事处长,专人负责,随时沟通,还选定北京市区的名牌中学,落实子女的插班事宜,无需吾辈操心。有一次,当显明校长得知我跑遍昌平,都找不到向国外发送传真的地方,他还“小题大做”,除了吩咐秘书张伟先生与我联系,还在校长办公会议上,就“郭世佑教授在昌平找不到发传真的地方”一事提出讨论。

   再如,对青年教师的评价,特别是引进者,首在准确,爱幼护弱值得提倡,溢美之辞则应适可而止,不能只图言语痛快,隐患无穷。某日,沈校长在与人文学科各系的主任协商人文学院的工作时,提到我已报考本校某先生的博士生,就过于夸张地说:“郭世佑的水平不在乃师之下”,在场的历史系主任闻之大笑,以为这就能把自己的宿敌贬低下去,沈公却再补一句:“更不在你之下”,逼得此君脸色大变。这是沈公的弟子后来作为佳讯私下通报的,我却吓出一身冷汗,然后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沈公对后学的错爱竟然如此生猛,却属添乱,不啻害我,除非他还嫌历史系的内斗不够。

   还有,沈校长以提拔的名义,把许多业务上相对看好的青年教师推向党政岗位,备受称道,我看未必。《礼记》有云:“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对于既不乏相应的学术基础、亦拥有出色的行政才能如庞学铨、费君清、徐辉、罗卫东等年轻教授,理当大胆启用,展其所长。不过,党政才能亦需因人而异,并非朝夕之功。沈校长等让厚积待发的明清文学史之翘楚廖可斌教授做中文系的总支书记,好像要把他引向“职业革命家”的红火大道,过早地分散其学术精力,我作为可斌教授的乡党与近邻,当年就曾上门示忧。如果谁来提拔我的另一乡党姚先国教授,我却毫无意见,多多益善,先国吾兄毕竟连魔鬼都不怕,敢做敢当,还不乏十足的顽童心态,经得起折腾,可斌则未必。我还听郑云山教授披露,沈校长有位弟子本想应聘校内的中层岗位,沈公却要他专心读书思考,专心做学术,他的理由是,“行政干部到处有,学术专家不常有”。听到这里,我却忽然发现,沈校长原来也会搞双重标准,内外有别。他教自家弟子去做“不常有”的学术专家,却要徐步奎先生的弟子可斌教授去干那个“到处有”的系总支书记,何公之有?

   无独有偶,在我即将调离杭州时,还听金普森教授追述一个细节,也让我差点冒汗:沈校长在筹备人文学院时,希望我做院长助理,要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显然,沈公又在推行他的双重标准,多亏历史系某主任当即直言:“他干得了吗?”沈公才打消此念,真是谢天谢地。不瞒说,我也略有自知之明,自量学识平平,组织能力尤缺,耽搁个人的阅读与思考或不足惜,跻身行政尤非所长,不敢尸位素餐,何况,我还畏惧只会不议的各种会议。惟其如此,无论在沈校长接纳我来杭之前,还是在他离岗之后,我都辞谢过一些善意的委任。如果沈校长找我谈话,估计我也会随手拈出一些理由,予以婉拒,但我知道他的性格比较刚硬,容易惹他不快。

   话说回来,沈善洪先生以地方院校的校长之卑,干出许多连部属院校的校长也未必能做之事,他的主校理念与境界尤非多数同行可以企及,已经很不容易,他还是一手把我引进杭大的主人,是有恩于我的逝者,我却在他身后,鸡蛋里挑骨头,扒寻他的不足,我都快要怀疑自己的人品了。是不是一定要以损害厚道为代价,方可体现话语的公正性与精益求精,我已毫无把握,但无论怎么挑刺,都无损于一代“校霸”的光辉,瑕不掩瑜矣。

   行将收笔时,还想补充我的一个发现,好校长与坏校长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周围就不缺专唱赞美诗的轿夫和吆喝者,是为任命制的权力万能与世故的风气使然。就此而言,睿智明达如沈公又何尝不是其中的受害者,惟其程度稍轻,浙人的媚权亦非最烈而已。

  

   2015年7月9日清晨完稿于沪上郁江巷

   7月11日午夜完稿于京畿牡丹园

  

   原载《炎黄春秋》2015年第1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8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