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允迪:日本对张艺谋的恩宠

更新时间:2015-11-12 09:18:45
作者: 曹允迪  

   在日本,著名电影评论家、日本(私立)电影学校校长佐藤忠男,著名电影评论家、原( 国立)东京大学校长莲实重彦,著名电影评论家辉峻创三、石子顺等许多人都曾撰文、 立著,对中国电影和张艺谋拍摄的影片展开过评说,对张艺谋和他拍摄的电影给予相当 高的评价。

   在日本最著名的高等学府——东京大学(原东京帝国大学),张艺谋拍摄的电影被列入 了电影教学的内容。笔者在1995年至1997年作为访问学者、外国人研究员在日本考察和 从事电影研究期间,曾亲自参加过东京大学硕士及博士电影研究生的专题论文发表会, 当时他们发表的论文题目有《中国电影的色彩》、《中国电影中的性》等,这些论文中 的相当一部分内容都是对张艺谋电影的分析和探讨。而笔者在这段时间里,与平常接触 的一些日本平民、在日本的韩国人、东南亚人和个别西方人交谈时,一提到中国电影, 他们大都会当即说出张艺谋的名字。那时候,我曾不由自主地产生这样一种感觉,即张 艺谋仿佛就是中国电影的化身,就是中国电影人的唯一代表。也难怪,他们一般很少到 电影院去看电影,对中国电影及中国电影人实在是知之甚少。不过,这也总算带给我一 份欣喜:毕竟中国还有一个张艺谋!与此同时,也让我有不无缺失之感,一花独秀不是 春,万紫千红春满园。

   张艺谋的名字最早为国际影人和媒体所认知,始于他作为摄影师拍摄陈凯歌导演的影 片《黄土地》(1984年)。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影片《黄土地》所反映的故事内容可以 说比较超前,而且摄影非常美,几乎每个画面都如同几十年前的田园风景画,所以在国 际上获得了若干电影奖项。比如,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银奖、南德三大陆最佳摄影奖等; 在1985年举办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该片又获得了最佳摄影奖。于是,张艺谋的名字就 在国际上传开了。而后,张艺谋又作为摄影师,拍摄了当时在国际上不断获奖和颇受瞩 目的影片:张军剑导演的影片《一个和八个》(1984年),陈凯歌导演的影片《大阅兵》 (1985年),吴天明导演的影片《老井》(1987年)等,特别是作为影片《老井》的主演出 现在银幕上,更引起了众多国际影人、媒体和评论界的关注。在1987年日本举办的第二 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上,影片《老井》获得了最佳影片奖,同时张艺谋获得了最佳男演员 奖。从此,张艺谋那朴实、憨厚的面孔和在影片中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便深深地印在了 国际影人及相当一部分观众的脑海中。

   后来,张艺谋作为导演,从执导的第一部影片《红高粱》一炮打响,到迄今为止执导 的最近一部影片《十面埋伏》,他运筹帷幄,纵横驰骋于国际影坛,短短十几年的时间 ,赢得了广泛赞誉,荣获了无数的国际奖项。比如,影片《红高粱》在1988年第38届柏 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影片奖(金熊奖);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获得了第64届 美国“奥斯卡”电影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提名,1992年第46届英国电影与电视艺术学院 奖的最佳外语片奖,洛杉矶电影评论家协会奖的最佳摄影奖,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 导演奖(银狮奖);影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获得了1995年戛纳国际电影节的最佳技 术奖,纽约电影批评家协会奖的摄影奖,洛杉矶电影批评家协会奖的摄影奖,D.W格林 菲斯奖的最佳外语片奖和表现自由奖;影片《秋菊打官司》在1992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 节上获得了最佳影片奖(金狮奖)和最佳女演员奖;影片《一个都不能少》获得了1999年 第5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大奖(金狮奖);影片《英雄》获得了美国第75届“ 奥斯卡”电影金像奖和美国电影金球奖的最佳外语片奖提名;影片《活着》获得了第47 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会大奖、第48届英国电影与电视艺术学院奖的最佳外语片奖等 等,不胜枚举。

   张艺谋导演的影片《红高粱》,尽管有强烈抗击日本军国主义者疯狂侵略中国,无情 揭露侵略者惨无人道地屠杀中国人的内容,但是,许多看过这部影片的日本人,并没有 因此而对这部影片和张艺谋本人产生反感,相反地,他们却对张艺谋的气魄和胆识表示 钦佩、赞赏,更加期待中日两国人民的进一步友好。

   在日本最具权威的电影杂志《电影旬报》,每年一度邀请有关专家评选“十大最佳外 国影片”,1989年,张艺谋导演的影片《红高粱》不但榜上有名,而且被列为第3名。1 993年,张艺谋导演的影片《秋菊打官司》,又被日本《电影旬报》评选为“十部最佳 外国影片”的第2名。笔者在日本逗留期间,与诸多日本电影人交流时,每当谈起张艺 谋和他的影片《红高粱》,不少人都当场为日本那段不光彩的侵略历史表示歉意。

   张艺谋大胆借鉴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制作模式,巧妙避开有关制约,充分发挥自己摄影 师出身的优势,打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带有震撼力和强烈感官刺激的场景画面。日本许多 影人对于张艺谋的这表现手法和得意之作非常赞赏,笔者每次与他们交谈时,他们总要 不同程度地提及。比如:影片《菊豆》中当代罕见的大型染布坊,影片《红高粱》中一 望无际的成熟高粱地,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山西民居大院儿和数不胜数令人炫 目的红灯笼,影片《活着》中的中国传统皮影和带有强烈地方色彩的秦腔等等。

   对于张艺谋早期影片中杜撰的若干噱头,比如向酒中撒小便等,日本影人,特别是懂 中文的汉学家,都说那是让大家开心的玩笑。至于那些曾经引起有些国人及影评家非难 的愚昧、落后的镜头描述,笔者接触到的一些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影人,绝大部分都不怎 么提及。不过,日本著名评论家、原东京大学校长莲实重彦对此不以为然。他在应台湾 大学日本综合研究中心之邀,于1994年11月23日至27日去台湾讲学期间,曾明确地表白 过自己的观点,在此,我不妨节录他当时演讲的一节,供大家斟酌、评判。

   “现在欧美电影变得保守反动,例如,在法国,法国政府动用国家预算来拍《月牙》( 左拉的小说);而在美国,同样也出现了一种保守反动的逆流。具有现代性的电影真是 越来越少了!

   “所谓‘保守反动’的电影有好几个特征:第一个特征是,事先设想观众的需求,然 后尽其所能地、起码百分之八十地去满足他们,也就是一种哗众取宠的电影。第二个特 征——例如中国大陆最有名的导演张艺谋就是一个保守反动的例子,在视觉效果上,他 的所作所为,正是迎合观众,尤其是迎合那些不了解中国,觉得‘中国就是这个样子’ 的外国观众。张艺谋起码满足了他们百分之七十的期待。”

   莲实重彦博学多才,早年在法国获得博士学位,在东京大学执教近40年。东京大学的 电影专业,是在他的极力争取下开办的。他著作等身,作品立意深刻,以深奥难懂著称 。在电影方面,他认为:“电影靠声音、光影、时间便得以完成,有其独特的美学体系 ;一部好的电影就是把时间、光影、声音很完整地结合在一起;一个杰出的电影导演, 是不能随便满足观众的要求的。”莲实重彦的上述一席话,是在特定时间和地点的即席 演讲,观点也许偏颇。

   2002年至2003年,笔者再次到日本访问、考察,正值张艺谋的影片《英雄》在日本放 映,便亲眼目睹了当时观众踊跃、反响热烈的场面,《英雄》在日本社会上的确产生了 不小的轰动。事后,笔者与一些观众交谈起来,他们都说:“好,好看!”有关电影人 士也都说:“张艺谋很有大家气魄;表现手法有些像黑泽明;影片如同好莱坞的大制作 。”

   希望张艺谋凭着艺术功底与品牌实力,把中国电影做大,做活,做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773.html
文章来源:《艺术评论》(京)2004年0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