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小芸:曹禺前期戏剧的背景艺术

更新时间:2015-11-10 19:55:20
作者: 夏小芸  
并使一些剧团获得生存机会,便是他对——“剧场的生命”——市民观众高度重视的成果。但同时,作为一个有个性的创作者,“怎样拥有广大的观众而不失‘人生世相的本来面目’”[⑤],亦是曹禺常常思考的问题。剧本是个人产品,应当能够体现出剧作家个人的思考。因此,如何使剧本既符合市民情趣又能让有心者体味作家的主观意图,曹禺最后选择了“背景”这块“自由土”,使其成为平静安放剧作家主观意图的地方,从而“把大量的过渡性、背景性内容推到幕后”[⑥]。因此,曹禺究竟有没有将戏剧主角丢掉呢?我看没有,他只是将这一主角隐藏在了背景的幕布里,同时又通过对于背景意象的强化,吸引观众对于这一真正主角的重视,不是有人认为,曹禺《雷雨》中的第九个主角就是一个叫“雷雨”的人吗?虽然对这些背景至今仍众说纷纭,但亦正是这样一种探讨证明曹禺的戏剧不仅因其前景的戏剧性,得到了日益壮大的市民阶层的喜爱与持续的兴味;同时也有人从背景中发现了作家通过凝重的理念思考,想要向世人揭示出的人世本来面目。这种故事与理念较完美的艺术结合,对中国当代的戏剧发展亦可提供不少借鉴之处。

   再者,曹禺的剧作中对背景的特别重视,同西方现代戏剧观有着一定相通之处。现代戏剧对于前景情节主张淡化,甚而是以整个意识内流过程作为前景的情节,呈现出从动作、语言的冲突向心理冲突这一不断的由外向内的趋势。曹禺常“想起一种用色点点成光影明亮的后期印象派图画”[⑦],这种绘画,由无数个光点为背景最后形成淡化后的前景,这种创作方式和他在戏剧中以“明净单纯”的背景对“戏份足”的前景浸染与扩展,取得的效果是一样的,这意味着其背景自身就可以构成一幅有一定意蕴内涵的图画。陈平原在《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中,曾认为“五四作家注重小说中背景与氛围的描写”,“《深林的月夜》把氛围的渲染作为整篇小说的结构中心,以至人物和情节反倒成了点缀”。不仅在小说,这实际上是整个新文学领域内的作家,借鉴外国文学创作当中的人文意识以及精神分析等学说,而形成的一股创作思潮。曹禺的戏剧让背景压迫前景、让背景体现作家真正的主观意图,这已扩大了原始戏剧背景的作用,倘若再进一步地扩大背景的作用,那无疑会以无须饶舌的背景取代具有丰富情节的前景的地位,这种现象与现代西方戏剧的发展是相当一致的。

   曹禺前期的戏剧创作引起轰动最大,并为后人提供了丰富的话题。这种轰动,与他的剧作能够吸收中国传统戏剧笔法,以生动情节抓住广大市民的审美心理有重大关系。但另一方面,这种轰动的长期效应,其戏剧背景的独特性功不可没。其戏剧背景与前景有紧密联系,同时又能够形成自身的完整形态;这种形态又具有单纯而持久的深刻性,充斥着浑然有力的本原力量,笼罩着前景的人与事,直渗透进人物内心角落,推进人物心理状态及事件发展,并且能渐渐吸引了人们对它的关注,体现出了其自身强大的生命力。这就是曹禺对传统与外来戏剧借鉴、融汇,并结合时代特色而创新的具有深刻内涵的背景,这无疑是曹禺对现代戏剧的一大贡献。

   注释:

   ① ②曹禺:《曹禺论创作》,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11月,第37页。

   ③胡风:《胡风评论集(中册)、A.P契诃夫片断》,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3月,第50页。

   ④ ⑤曹禺:《曹禺论创作》第12、46页。

   ⑥马俊山:《曹禺:历史的突进与回旋》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1992年3月,第271页

   ⑦曹禺:《曹禺论创作》,第39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709.html
文章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科版》1997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