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杰:陶渊明“真意”探微

——从沈从文一篇遗文得到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5-11-10 14:26:51
作者: 郭杰  
朱文通认为:“陶渊明为什么那么‘悠然’呢?笔者认为可能是他面对南山,联想到隐居商山的‘四皓’,并以自况,这是因为他常常提到‘南山’‘绮与甪’‘黄绮’乃至‘夷叔’等,面对南山自然可以联想到‘商山四皓’。”[12]讲得很有道理。当然,与其说“自况”,不如说“企慕”更确切些。另外,应该强调的是,其中的“真意”,既包含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二十四章)、“质性自然、非矫励所得”(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序》)的纯任自然的哲理沉思,也包含着“且当从黄绮”、“远我遗世情”、“吾驾不可回”、“终身与世辞”的遗世独立的人生追求,是自然观和人生观的浑融统一。而后者的“意”,则属于悬想期盼之词,是请友人代为到商山向四皓的魂魄表达敬意,抒发自己对自由心境的追求,更侧重于人生追求(或人生观)方面。其实,请身在宦途、受命远路前去祝贺刘裕煌煌战绩的友人顺路凭吊高蹈远遁的“四皓”遗迹,本身即表明了一种迥乎不同的人生追求。但是,两首诗中所流露的精神底蕴(即“真意”或“意”),则又是内在一致的,这也使陶渊明精神世界最深沉、最根本的气质个性,得以充分呈现出来。

   我曾指出:“古来往往有些隐士,或身在江湖、心存魏阙,或仕途失意、暂栖林岩,常把隐居看作暂时的被动行为。陶渊明则不同,他归隐田园,是要顺应其‘自然’性格,彻底摆脱投身于社会政治活动所必然造成的精神压抑和心灵羁绊,以寻求自己生命存在的最适宜的方式,而不是有意识地以此作为对抗现实的手段,或待价而沽的筹码。正如苏轼所说:‘陶渊明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古今贤之,贵其真也。’淡泊于功名利禄而无所矜持,一切都真诚自然而毫不做作,陶渊明独特的性格魅力,正是蕴含在这里。”[13]沈从文此文所给予人们的一个启示,就是更加深化了这样的认识。过去谈论陶渊明“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两句诗以及整首诗,多从老子“大音希声”、庄子“得意而忘言”以来的道家哲学,以至于魏晋时代“言尽意”(以及“言不尽意”)的玄学思想这一传统中追溯渊源,这固然有其道理;但今天看来,还应该从商周之际“隐于首阳山”的伯夷、叔齐,②秦汉之际隐于终南山的“四皓”等高蹈远遁之士的隐逸传统中揭示源流。正如王叔岷所言:“陶公人德、诗品、意境极高,故极重意字。第十二首:‘人当解表意。’赠羊长史:‘言尽意不舒。’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寄意一言外。’五柳先生传:‘每有会意,欣然忘食。’皆其验也。‘此中有真意,’紧承‘飞鸟相与还’而言。陶公固‘倦飞知还’者,归园田居之一:‘久在樊笼中,复得返自然。’盖即此所谓‘真意’耶!”[14]只有把领悟宇宙真谛的自然观和追求心灵自由的人生观紧密结合起来,才能更深入地认识陶渊明的精神特质和诗歌境界,才能真正理解其“真意”之所在。

   最后,还想指出一点。沈从文这篇遗文,“写作年代不详”,在他生前未曾发表过。这当然不是没有发表的机会,而应是自感文章还不够成熟,所以不愿轻易发表。今天看来,此文结合出土文物来进行文史研究,方法是很科学的;提出的问题富有启发性,饱含创意和灵感。作为一篇学术随笔,已是比较完整的了。但是,如果从学术探讨的角度看,则其中的论证还不够充分,支撑材料还不够丰富,第一层意思较为合理,第二层意思还不够令人信服,还有待商榷。这应是他一直视之为未定稿、始终不愿发表的原因吧。果真如此,那么这种审慎严谨的治学态度,也是弥足珍贵、令人钦佩的。由此,让人联想到如何对待大师们生前未曾发表的遗文手稿的问题。最近,陈平原以《章太炎全集》为例,谈到“为何以及如何编‘全集’的问题”,指出:“对具体作者来说,出全集不一定是好事。把能找到的东西都放进来,表面上很丰富,实则引起过分芜杂,反而降低了水准。”[15]沈从文这篇遗文已被编入“全集”和多种文集了。当然,此文并非上述情况,而是富于探索性和启发性、很有价值的。但它的最大意义,还不在其结论的确切不移,而在其贯彻“文史研究必须结合文物”的可贵实践,[16]以及跳出藩篱、打破常规、自出机杼的勇气和努力。在此基础上,近年来一些功底扎实、史料丰富、论证缜密的新成果陆续推出,有力推动了学术的发展。学问之道,薪火相传。从文先生泉下有知,亦当含笑吧。

   注释:

   ①载《沈从文全集》第30卷,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2012年。又见其《花花草草 坛坛罐罐——沈从文谈艺术与文物》,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年(此书另有多种版本)。按,沈氏此文已引起了学者们的反响和论辩,赞成者如康保成《试论陶渊明的“四皓”情结》(《中国文化研究》2004年第1期),杨建民《沈从文别解“悠然见南山”》(《中华读书报》2013年5月23日);反对者如朱文通《也谈“商山四皓”和“悠然见南山”》(《社会科学论坛》2003年第12期),刘翠、刘石《“四皓”、“南山”与陶渊明》(《文艺研究》2012年第11期),范子烨《沈从文别解“悠然见南山”献疑》(《中华读书报》2013年9月11日)。

   ②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二)云:“积善云有报,夷叔在西山。善恶苟不应,何事空立言!”虽是激愤之词,但也饱含对伯夷、叔齐的敬仰之情。

  

  

  

   【参考文献】

   [1]郭杰:《一个哲学悖论的诗学消解——老子“道”本体的无限性及其审美转向》,《文艺研究》2007年第11期。

   [2]王健:《西汉四皓史事的文化解读》,《江苏师范大学学报》2014年第6期。

   [3]王益之:《西汉年纪》卷二引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3年,第43页。

   [4]康保成:《试论陶渊明的“四皓”情结》,《中国文化研究》2004年第1期。

   [5]刘翠、刘石:《“四皓”、“南山”与陶渊明》,《文艺研究》2012年第11期。

   [6]沈从文:《“商山四皓”和“悠然见南山”》,《沈从文全集》第30卷,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2012年,第327-328页。

   [7][8][11]逯钦立校注:《陶渊明集》,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42、119、89页。

   [9]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499页。

   [10]袁行霈:《陶渊明集笺注》,北京:中华书局,2003年,第237页。

   [12]朱文通:《也谈“商山四皓”和“悠然见南山”》,《社会科学论坛》2003年第12期。

   [13]郭杰:《“平淡”:陶诗风格之阐释》,《社会科学战线》1999年第2期。

   [14]王叔岷:《陶渊明诗笺证稿》,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294页。

   [15]陈平原:《为何以及如何编“全集”——从〈章太炎全集〉说起》,《中华读书报》2014年6月25日。

   [16]沈从文:《文史研究必须结合文物》,《花花草草 坛坛罐罐——沈从文谈艺术与文物》,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9-22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683.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广州)2015年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