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小虎:怀念杜老

更新时间:2015-11-06 20:48:14
作者: 黄小虎  

  

一、渊源点滴

  

   1978年,我调红旗杂志经济部当编辑,在理论组时间不长,就到农村组,主要跑农口。做编辑工作的同时,也学做研究。

   1979年,到前半壁店街66号访问发展组,认识陈锡文;

   1979年(或1980年),到无锡参加社科院农村所会议,认识周其仁、白南生;

   1982年(?),广州开农业部农机化会议,认识谢扬、高山。

   类似这样,还认识了张路雄、张云千、高小蒙、段应碧、袁崇法、张木生、杜鹰、卢迈、徐晓青、温铁军、谢易亚、刘守英,等等。

   通过他们,有机会了解、接触杜老。

   当然,因工作关系,参加每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是接触杜老的重要机会。

   那些年,多次到9号院,或采访或以研究人员身份参加会议,包括杜老亲自主持的会议。

   多次在《红旗》(后改为《求是》)上编发杜老、锡文、段应碧等的文章。也曾在经济部办的《经济调查》编发其仁等的调研报告。

   1989年,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调研材料》第1期,刊发我写的"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新发展--晋城市土地规模经营调查",杜老签发。

   1991年,江苏人民出版社要出一本书用于干部教育,题为《九十年代农业和农村工作的任务》,到北京来物色作者。本来,最合适的人选是锡文来牵头组织写作班子,但当时锡文处境不好,不愿牵头,于是出版社希望我来组织。我与锡文商量,找了十几个人,大多是农研室的专家学者,把书写成出版了。现在看,对了解当时的农业、农村,也还有用。

   1992年离开求是杂志到国家土地管理局,1993年开了2次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的研讨会,上半年北京会议由我所在单位主办,刘堪、杜鹰等参加。下半年无锡会议国家土地管理局主办,杜老、刘堪、锡文、杜鹰参加,会上激烈争辩,对我触动很大。

   90年代以后,农研室的人马一分为五,比较大的是二支:农业部农研中心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我与他们都保持密切联系,与杜老的直接接触渐少,但一些会议上还能见面聊上几句。他住医院以后,就没再见了。


二、最深的印象--沁入骨髓、溶于血液的民主作风

  

   2011年,一位朋友出书,邀我作序,我在文中写了杜老。兹录如下:

   "尊重少数派,尊重不同意见,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当年杜润生同志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具体领导农村改革工作,他的麾下汇集了一大批持各种观点的老、中、青研究骨干。杜老广开言路,耐心倾听各种正面和反面的观点和意见,尽可能让每个人都能畅所欲言,从不搞"一言堂",更没有唯我独尊,对不同意见打棍子,戴帽子那一套。由于认真听取和考虑各方面意见,有些不同意见即使没有被采纳,其实也对政策的制定与出台,起了积极作用。这样制定出的政策,包容性比较强,少有"一刀切"的弊病。

   不同的意见和观点,其实是反映了事物的不同侧面。某一侧面凸显,反映这一侧面的观点是真理。但事物发展变化了,另外的侧面凸显了,仍然坚持原来的观点,真理就变成谬误。反映另外侧面的观点,就成了真理。我们说,凡真理都是相对的;我们说,天底下没有永远正确或绝对正确的人;我们说,'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其根据就在这里,这也是历史经验的总结。建议各级决策层特别是位高权重者,向杜老学习,注意听取不同的意见,特别是少数人的不同意见。虚心听取不同意见,是保证领导者不脱离实际的不二法门。"

   我这一生,见识过许多官僚主义者,高高在上的,刚愎自用的,横行霸道的,尸位素餐的,装腔作势的,不学无术的,欺上瞒下的,狐假虎威的,浑浑噩噩的,团团伙伙的,挥霍无度的,等等。形形色色的官僚主义者,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打心眼里不想听不同意见。

   我也见识过不少作风民主的领导干部,如红旗杂志的苏星、国土资源部的孙文盛,而杜老则是最为典型,最为彻底的一位。在杜老心中,所谓集中,就是集合大家的智慧。在做决策之前,一定要让每个人都充分表达意见,因为每个人的背后,代表的是经济、社会矛盾的方方面面。考虑方方面面制定出来的政策,才有广泛的适应性和生命力,才能最大限度地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

   政策制定以后,执行中基层有什么反映,群众有什么意见,出现什么新情况,也是让杜老十分挂心的事情。一份内部发行的《调研材料》,他要亲自审阅签发,以他的资历和地位,完全可以不揽这个差事。他偏要揽,说明他对新情况极其敏感,对新问题高度重视,随时准备着倾听来自社会各界和群众的声音。他也是要通过这份刊物,与基层保持联系,开展互动。

   对于杜老来说,民主不是机械的形式或程序,而是共产党的本质特征,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生命的必需。因此,他的民主作风犹如沁入骨髓、溶于血液,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是那样自然流淌,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雕凿装饰。

   有人说,杜老是真共产党。有人说,杜老是共产党里的另类。我想,他们要表达的意思是,我们的干部队伍里,像杜老这样的人,不是多了,而是太少。我们大力反腐,开展各种教育活动,目的只有一个:要让共产党的干部做官先做人,像杜老那样看淡个人的进退荣辱,胸中时刻装着老百姓。

   我没有在杜老的直接领导下工作过,不是他门下的弟子,自认算是个门外弟子吧。我相信,他的门下弟子们的感受,要比我真切、深刻得多。

  

   (2015-10-29)

  

   附:作者简介

   黄小虎,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咨询委员,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原党委书记、巡视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5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