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新:我国老年监护制度的立法突破及相关问题

更新时间:2015-11-04 19:36:34
作者: 杨立新 (进入专栏)  

   [6]参见王泽鉴:《民法总则》台湾三民书局2008年版,第14页;林诚二:《法总则》上册,台湾瑞民星图书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版,第l5页以下。

   [7]参见白绿铉:《日本修改成年人监护法律制度动态》,《法学杂志》1999年第3期;李霞:《成年后见制度的日本法观察——兼及我国的立法》,《法学论坛》2003年第5期。

   [8]参见前引[1],李霞书,第16页。

   [9]参见江伟主编:《民事诉讼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38页。

   [10]邬沧萍等:《中国特色的人口老龄化过程、前景和对策》,《人口研究》2004年第1期。

   [11]参见前引[3],渠涛书,第47页。

   [12]参见杨立新:《人格权法》,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32页,第36页。

   [13][日]细川瑞子:《认知障碍者的成年监护的原理》,信山社2010年第2版,第3页,第6页。

   [14]前引[5],宇田川幸则文。

   [15]前引[7],李霞文。

   [16]前引[3],渠涛书,第48页。

   [17]杨立新主编:《民法总则重大一般问题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69页。该建议稿第413条:“成年人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思,选择监护人,并与其签订委托监护合同,将本人的监护事务诸如生活照料、疗养看护和财产管理等事务,全部或者部分代理权授予监护人,约定该合同和代理的授权在本人因年老或者精神障碍或者丧失判断能力的事实发生后生效。”第44条:“监护人或被照管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被会、村民委员会为监督机关,对于监护人或照管人履行义务情况进行监督。”

   [18]参见[日]山本敬三:《民法讲义1·总则》,解亘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43页。

   [19]参见前引[6],王泽鉴书,第14页。

   [20]参见前引[18],山本敬三书,第61页。

   [21]黄阳寿:《民法总则》,台湾新学林出版股份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版,第77页。

   [22]参见刘凯湘:《民法总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13页。

   [23]参见奚晓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改条文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版,第382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421.html
文章来源:《法学研究》2013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