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铃木英介:日本:告别"一国和平主义"

——为什么现在是与日本宪法第9条的传统解释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更新时间:2015-11-02 19:07:52
作者: 铃木英介  
关于日本为什么需要全面的安保立法的真正问题一直没有提出,讨论看来却瞄准产生不必要的恐惧、日益加重的不安、夸大风险,以及不必要地加重人们的担忧,这些情绪全都是国会议员们准备好的文本所造成的,全都与日本的安保关切的现实无关。

   这项立法的批评者所提到的"危机"是一场想象中的宪法危机,是他们凭空捏造的。他们对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内及其周围正在发生的非法活动不关心。他们不关心中国海警船只不断非法入侵日本领海、周围海域和专属经济区。他们对日本海岸警卫队无法采取任何有效措施防止中国船只在前者自身的辖区内进行非法活动仍然漠不关心。日本海岸警卫队今天所能做的只有发出警告。中国船只无视这些警告,继续进行非法活动。日本海岸警卫队则仅仅继续观察和监视中国船只的所作所为。中国船只达到目的;而日本海岸警卫队却未能完成使命。然而,对在令人敬畏的议事厅中审议拟议中的立法的日本国会议员来说,东中国海或者南中国海的现实世界中的这些非法活动作为一场危机却没有给他们留下印象。对拟议中的立法怎样才能改善尖阁列岛周围局势,使海岸警卫队能够应对侵犯日本管辖权的中国船只,或者使自卫队能够在完成联合国维和行动使命方面更为卓有成效,他们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自诩的"宪法第9条卫士们"没有解决日本今天面临的真实问题,而是在阐述禁止"以武力相威胁或动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一词中所允许的涵义方面沉溺于一场几乎是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的讨论。当然,他们的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的结论也与现实世界中的任何问题都毫不相干:动用武力只有在自卫,即只有在遭到攻击时保卫日本本土方面是允许的。甚至在联合国维和行动方面,也不得动用武力,因为这是行使国家权力解决国际争端。其结果是,作为联合国维和行动分遣队的一部分部署的自卫队部队,必须得到其他联合国成员国同事的保护。这些自诩的"宪法第9条卫士"并不认为这种反常现象是奇怪的和不合理的。对他们来说,这是类似于创世神学的信仰问题。它无视理性和科学依据。

   问题是,目前的解释说,日本虽拥有集体自卫权,但却不能动用,因为宪法只允许日本的个别自卫。宪法第9条的卫士们依据什么样的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前提得出结论,即日本拥有集体自卫权?对于他们来说,不存在任何矛盾之处,因为他们无法挑战联合国宪章第51条和旧金山和约第5条(c款)。这些条款承认,日本拥有"固有的个别或集体自卫权"。承认这项权利是一回事,但动用它则是另一回事。他们必须信守遵守其不切实际的理论信条,即禁止动用武力。因此,他们坚持认为,动用武力保卫他国是违宪的。在他们那种创世神学中,他们必须在自卫的概念方面把"自我"的范围仅限于日本,尽管日本的刑法典承认保卫他人是合法地行使自卫。按照目前的奇怪解释,"集体自我"的概念是不存在。"集体自我"意味着把自我认同的范围从个人扩大到家庭、朋友、校友、故乡、城市、国家和地区,乃至世界、地球及其以外地方,从而扩大自我体系。集体自我在塑造和共享目的、利益、情感、期望,以及影响和共同应对危机等过程中得到发展。在这个共同体中,大家都是成员,具有与共同体其他成员共同的兴趣。捍卫这一集体自我之所以是集体自卫权,是因为针对共同体任何成员的武装攻击都被视为针对整个共同体,包括自己的国家的武装进攻。这就是集体自我的概念。

   对于固有的集体自卫权的一项权威性解释由国际法院(ICJ)在1986年对尼加拉瓜案件的判决中提供。国际法院说,集体自卫权是习惯法,"即使其内容得到联合国宪章的确认与影响。"国际法院强调,其存在远远早于联合国宪章,"国际习惯法继续与条约法一起存在。"集体自卫权存在于个人自卫权的一个连续体之中,因为个人自己严格认同其他实体,以捍卫其共同事业。集体自卫的概念用于第三国(甲国),以便在某国武装攻击受害国(乙国,即甲国的亲密盟国),而甲国没有遭到某国的直接攻击情况下保卫受害国。国际法院明确规定,必须满足两个条件,动用集体自卫权才是合法的:遭到据说的攻击的国家必须提出请求,该国还必须宣布自己遭到攻击,因为"没有任何规则允许在自认为遭到武装攻击的国家没有提出请求情况下行使集体自卫"。法院还提醒我们,国际习惯法不允许"他国依据自己对局势的评估行使集体自卫权"。

   然而,奇怪的是,正如拟议中的安保立法出台以前提出的解释所证明,内阁法制局(CLB)历来拒绝集体自卫的概念,尽管它承认了集体自卫权。这种推测的承认被证明仅仅是口惠。按照内阁法制局的解释,集体自卫是甲国为了乙国的利益,在甲国没有受到直接攻击情况下保卫乙国。为了他国利益动用武力按照日本宪法不是自卫,也没有得到许可。这是内阁法制局的一场大骗局。用康德的话说,它丧失了"在所有问题上公开讲究理性的自由",而是"私下讲究理性,遵守了该局的前身机构所坚持的解释的前后一致性和稳定性。

   该局所形成的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没有承认集体自我概念,而是依赖于日本和外国之间的两分法。这种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二元论没有承认集体自我的想法。该局所自我沉溺于的推理甚至缺乏对与他国共同塑造和共享利益与价值观的基本认识。这种认识对于国际合作来说是不可或缺的。简言之,该局的二元论构成了"一国和平主义"思想的基础。这一思想促使日本证明自己不参与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措施的正当性,只要这些措施包括动用武力;以及不参与除了在非作战区域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之外的联合国维和行动使命的正当性。像任何其他理论一样,该局的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理论可以自圆其说:"一国和平主义"的思想不支持通过扩大个人自我的范围认同其他实体,因为这样做最终证明,只有在发生武装进攻情况下为了保卫日本动用武力才是正当的,同时这样做还意味着拒绝保卫遭到第三国攻击外国。这通常称为"一国和平主义"。

   战后七十年来有关日本安保的辩论的徒劳和浅薄性部分地来源于宪法第9条卫士们的不切实际的理论体系为"以武力相威胁或者动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一词所提供的解释。内阁法制局悄悄地将此解释为,所有类型的"武力"都是非法的。这种不切实际的理论出于权宜之计采用了一种错误和自私自利的做法,来证明自己结论的正确性。它的做法是仅仅对"武力"一词采用了负面涵义。但是,武力是一种手段;它对于动用武力的目的和过程都具有中性。它可以是合法的,也可以是非法的,具体取决于谁使用,在什么情况下使用,采用何种方式,以及出于什么目的使用。该局在其分析中无视有关不同背景的所有这些变量,但却承认"武力"是非法的,甚至避免使用"武力"一词,而是选择采用暧昧的"实力"一词。这种措辞毫无意义,因为其唯一的政策目标就是回避利害攸关的真正问题。

   内阁法制局不切实际的这种理论拒绝接受集体自我概念,尽管存在宪法序言训诫,即"任何国家都不得只顾本国而不顾他国","政治道德的法则是普遍的法则,遵守这一法则是维持本国主权并欲同他国建立对等关系的各国的责任"。砂川一案中田中太郎的补充意见正确地警告说,宪法中的和平主义不应该在单独一国背景下来理解。

   值得提醒的是田中法官的补充意见中的以下格言:

   "保卫自己的国家是国际社会中的一项道义责任。今天各国的相互依存关系已经大大扩展,因而一国的危机必然直接影响到其他国家。因此,一国的自卫不应该被单独考虑,就是说仅仅从该国的角度考虑。保卫自己的国家免遭侵略同时也是保卫其他国家。因此,保卫一国是为了在保卫其他国家方面进行合作。换言之,在今天的世界上,按照严格的理解,自卫的概念不复存在。保卫自己就是"保卫他人";保卫他人也是保卫自己。因此,无论是在自卫还是与他人合作为其提供保护方面,每个国家都承认,它在这件事情上与他国彼此共同承担义务。"

   在宪法第9条的卫士们不切实际的理论支持下,内阁法制局的解释植根于民族利己主义之中,背叛了普遍的和平主义,因而必须抛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3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