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成平:沈从文与精神分析学说

更新时间:2015-10-30 15:17:32
作者: 周成平  

   沈从文的另一篇小说《八骏图》可说是典型的性心理分析小说。该作围绕婚恋这个中心,从性心理角度入手,描写了八位大学教授的病态人生品格:他们中有的是香艳诗和美女画的倾心者,有的表面上信奉独身主义而实际上在下意识中常常跃动着性欲的冲动,有的则是泛爱主义的鼓吹者……而小说中的主人公达士先生也陷入了情感的漩涡而不能自拔。他一方面与未婚妻书信不断,另一方面又与海边的那位女先生情意绵绵,在情与欲之间摇摆不定。作者通过性心理的描绘,揭穿了这些表面上很老成、很庄严的“千里马”们的虚伪、庸俗的畸态面目。

   在沈从文的小说中,还有另一类写性心理较为出色的作品,这就是《贵生》、《丈夫》等等。这些作品以生活中的底层人们为描写对象,突出表现他们在精神生活失意或遭到残酷打击情况下呈现出的性心理状态,从而达到刻划人物性格,揭示作品主题的目的。

   在《贵生》中,贵生是个情感生活的失意者。他一心钟情杂货铺老板的女儿金凤,而商人重利忘义则把女儿许给了五爷。一怒之下,贵生一把火烧掉了桥头的杂货铺。面对此番情景,村民们不解其中之奥秘,实际这正是作者对贵生此时处于极度愤激的性心理状态所作的一种准确的揭示和表现,桥头杂货铺那冲天而起的熊熊大火正是贵生翻江倒海、难以名状的性心理世界的外化形态。它在准确揭示人物性格、还原人的人生本相方面发挥了特殊的艺术功效。

   与《贵生》相比较,《丈夫》则显得更为深刻,给人以强烈的震撼。这里有旧中国湘西地区特有的人文景观:停泊在河滩上的烟船,女人在前舱接客,丈夫则无奈而痛苦地钻到后舱去,在那里低低地喘气。前舱里发出的种种声响,针一般地扎在丈夫们的中枢神经上,令其毛骨悚然。《丈夫》中所描写的这位丈夫,一个朴实的乡下汉子,与那些麻木而混沌的丈夫们相比较,有着自己独特而鲜明的个性。今晚,在船上,这令人难以忍受的场面使这个乡下汉子做丈夫的自尊心复活了,他的愤怒几乎到了极点。在这里,作者通过他的外在行为描写揭示了他的性心理状态:他把船上所有的柴草都扔进河里,女人给他钱,他“摇摇头,把票子撒到地下去,两只大而粗的手掌捂着脸孔,像小孩子那样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这种反常的举动正是他此刻被激活起来的自尊心和性心理世界中其它多种情感因素难以抑制时的必然表现。它以一种非理性的超常形式准确地表现了主人公的理性情感状态——美与丑、善与恶、爱与憎等都十分清晰地呈现在人们面前。我们可以说,“扔柴草”、“撒票子”、“捂脸大哭”正是这个乡下汉子性心理的一种外化形态,是他要“活得尊贵”的响亮的信号,也是他自尊心复苏后所奏出的高亢的音符。

     叙写性变态:批判性爱的异化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认为,人的本能欲望如果得不到满足,就会造成人精神上的不适与痛苦,甚至导致性变态和其它精神障碍现象的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由于来自内部因素(如人的生理因素)和外部因素(如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的影响,人的本能欲望也就不可能超越时空地去获得发展和实现。此时,若人体机能中的调节机制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的话,那么,人的性变态和其它精神障碍症状将是不可避免的。

   在沈从文的小说中,作家描写了大量的性变态现象,由此对旧中国都市生活和乡村生活中的性爱异化情景作了淋漓的展示和批判。

   在这类作品中,《都市一妇人》、《劫余残稿》等篇是比较突出的。说起来,《都市一妇人》中的那位将军遗孀原先也是一位良家民女,只是误入上流社会尤其是在性爱的浊流中被玩弄、遗弃后,才开始沦落风尘,以至最终产生性变态,并以异化了的性爱方式去“糟塌男子”的。这种性变态的心理表现达到高潮、走向极端化,就是她竟能买通卖药人弄瞎那位年轻军官的眼睛,试图以此来永久延续她与年轻军官之间的婚姻关系。动机也许还有几分善良的意味,然而手段却是极其残酷的,其最终结局也只能是以更大的人生悲剧而告终。

   在沈从文的笔下,最典型的性变态人物之一可能要算《劫余残稿》中的那个道貌岸然的老族祖了。老族祖原先要把巧秀妈说给自己的跛脚儿子做媳妇,遭到拒绝后便暗生恼恨;后来他本人又多次借故调戏巧秀妈,不料反被这有性子的小寡妇大骂一顿。此况之下,老族祖“歇斯底里”般的性变态性格便逐步形成了:他既想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来占有巧秀妈,同时又想在适当的场合狠狠地整治她。果然,在处置巧秀妈与打虎匠的事件中,老族祖执意要将打虎匠的两只脚捶断,将巧秀妈“沉潭”。作者围绕这一事件,写出了老族祖的性变态特点:他“并不讨厌那个青春康健光鲜鲜的肉体,讨厌的倒是,‘肥水不落外人田’,这肉体被外人享受。妒忌在心中燃烧,道德感益发强,迫虐狂益发旺盛。”以至于他在把巧秀妈掀下水时,表面上“貌作雄强,心中实混和了恐怖与矜持”。在这一过程中,这位老族祖看起来是一位胜利者,而实际上恰恰是一位失败者。因为巧秀妈在生活中获得了自己真正的幸福,平静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道路。而老族祖虽暂时苟活了下来,但也好景不长。在恐怖感持续不断地增强的情况下,他的变态心理愈来愈重、愈演愈烈,以至于不能自控。因此,四年后在祠堂里发狂地自杀便成了他生命的最后的结局。这种结局不能不说是“令人惊异”的。从上述情形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老族祖的人生悲剧的根本原因正在于他那种在封建文化熏染下所铸就的畸态性格,而这种畸态性格的本质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一种典型的性变态。

   沈从文所描写的性变态有着多种形态。其中主要的有两种:一种是显性的性变态,另一种是隐性的性变态。显性的性变态即是我们上面以《都市一妇人》、《劫余残稿》等为例所讨论的情形;另一种是隐性的性变态。它不像显性的性变态那样在表面上大起大落,甚至轰轰烈烈,而是在性变态的表现方面主要地通过人的思维活动、心理变化等内化的形态呈现出来,有时甚至不易为人们所觉察。例如,在《上城里来的人》中,作者写到一农妇对军阀士兵强奸妇女行径的看法。尽管她自己也曾身受其害,然而她却以平常心态看待这种现象,认为这是常事,不必害怕,甚至在她的表妹被士兵掳去后还很平静地去劝慰表妹。在她的麻木不仁的表象中,作者刻意写出了在情感、伦理、是非标准等方面都已严重失衡了的一种典型的性变态性格。而这种性变态性格恰恰是以隐性形式出现的,稍不留神,就会从作家乃至读者的眼皮下溜走。再如,在《夫妇》中,沈从文还突出地描写了一种“看客”形象,他们大多也有这种隐性的性变态心理特征。当那对在山野欢爱的夫妇被发现后,许多山民兴高采烈地来看热闹。他们中不少人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显得很兴奋,甚至有人主张把那对夫妇的衣服剥下,还有人在那妇人的脸上趁机摸了一把,更有许多单身男子因为饱受性饥渴的煎熬而对这对夫妇大白天在山野间欢爱而愤愤不平,心中涌动着一种莫名的骚动……凡此种种,无一不体现着隐性形式性变态的心理特征,它也是一种畸形的人生品格,然而往往又是易于被忽略的。沈从文及时捕捉并把握住这种生活现象,在小说中作了细腻的反映和表现,可见作家对人生品格尤其是那种畸态人生品格的感悟、解析和批判达到了多么深刻的程度!

   当代美国学者弗雷德里克•约翰•霍夫曼在谈到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对文学影响时指出:“在对二十世纪写作的形形色色的影响中,弗洛伊德是重要的影响之一……现在,通过考察一大批小说家的作品细节来估价弗洛伊德影响的多种形式和力量,已成了我们的一大问题。”(注:霍夫曼:《弗洛伊德主义与文学思想》,三联书店1987年版。)霍夫曼认为,20世纪受到弗洛伊德理论影响的作家是相当多的,诸如乔伊斯、劳伦斯、卡夫卡、托马斯•曼等作家的作品中都可清晰地看到弗洛伊德的“形式”和“力量”。同样,我们认为,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对本世纪我国的现代和当代文学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对这一现象进行系统的梳理、细致的分析和准确的评价是一项既艰巨而又很有意义的工作。这就是我们研讨了沈从文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之关系后的一点体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322.html
文章来源:《江苏社会科学》(南京)1999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