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新:我国消费者保护惩罚性赔偿的新发展

更新时间:2015-10-29 20:36:54
作者: 杨立新 (进入专栏)  

   在《消保法》中完善惩罚性赔偿的意见确定之后,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是否应当扩大。

   在修订《消保法》的过程中,绝大多数意见认为,目前我国惩罚性赔偿责任的适用范围还是过窄,《消保法》原第49条、《食品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虽然规定了惩罚性赔偿制度,但仍应拓宽适用范围,以更好地发挥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社会作用。也有意见认为,惩罚性赔偿不应当扩展得更宽,现有的适用范围已经比较适当了,将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不适当地扩大,会加剧惩罚性赔偿的副作用,社会效果并不一定理想。

   在审议《消保法》修订草案中,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常委们支持扩大惩罚性赔偿责任适用范围的意见,认为我国目前已经建立起来的惩罚性赔偿责任,既有违约惩罚性赔偿(例如《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的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2倍赔偿),也有侵权惩罚性赔偿(例如《侵权责任法》第47条规定的恶意产品侵权责任的惩罚性赔偿),目前在《消保法》领域缺少的是恶意服务致害的惩罚性赔偿,在补充恶意服务致害的惩罚性赔偿的基础上,应当建立起完善的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惩罚性赔偿责任体系,包括违约的惩罚性赔偿和侵权的惩罚性赔偿两个部分。

   (三)商品欺诈与服务欺诈的惩罚性赔偿力度是否应当加大

   在修订《消保法》的过程中,应当如何规定惩罚性赔偿的另一个较大的争论,是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惩罚性赔偿究竟应当是几倍。有人认为,这种惩罚性赔偿不宜过高,在“退一赔一”的制度下,就有人专门成立打假公司进行专业打假,如果赔偿的倍数过高,将会产生更多的类似后果。多数专家认为,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惩罚性赔偿仅仅“退一赔一”是不够的,对违法经营者的惩罚力度不够,应当较大幅度地增加惩罚性赔偿的力度。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审议《消保法》修正案的时候,常委们大多支持加大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行为惩罚性赔偿力度的修正意见,甚至认为对商家欺诈行为的惩罚性赔偿增加两倍仍然较低,不足以制裁和遏制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等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建议提高为10倍,因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赔偿的支持力度不应弱于《食品安全法》的规定”。[13]有的委员甚至提出,惩罚性赔偿不应该设上限,而应该设下限,这样更能够体现生命至上、安全至上和以人为本的理念。[14]

   对于这个问题,最后统一的意见是,《消保法》原第49条规定的“退一赔一”的惩罚力度确实不够,应当适当提高,但是惩罚性赔偿数额过高,甚至不设置上限,也是不适当的,与国家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因而确定了“退一赔三”这一惩罚性赔偿标准。

   (四)最低额赔偿标准究竟适用于惩罚性赔偿还是一般性赔偿

   在《消保法》中规定最低赔偿额的性质,究竟是一般的小额损害赔偿,还是惩罚性赔偿问题,在修订《消保法》中的争论较大。

   小额损害是指加害行为造成权利人的损害已经实际发生,但给权利人造成的损失从数额上看昕显较小的损害事实。[15]美国为了鼓励消费者维权的积极性,创造了小额商品侵权最低赔偿额制度,规定消费者遭受小额商品侵权或者违约,造成的损失难以精确计算或者损失过小,实际赔偿不足以弥补消费者的权益时,经营者应当给予消费者以法律规定的最低额度以上的赔偿。至于最低赔偿金额的具体规定,美国联邦和各州不同。联邦贸易委员会设定的最低赔偿金是200美元;各州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最低赔偿数额,马萨诸塞州为25美元,夏威夷州为1000美元。此外,还有复合的最低赔偿额规定,如《接待诚实法》规定的最低赔偿额为“财务费用的两倍但不能少于100美元”。[16]

   与美国的做法相反,欧洲在产品责任法上规定损害赔偿的起点限额,主要是针对财产损害作出的,它要求因缺陷产品所致财产损失(不包括缺陷产品本身)必须达到一定数额以上,受害人方可依产品责任法获得赔偿。这一规定的制度价值在于防止出现过多、过滥的产品责任诉讼案件,优化法律资源配置,节约社会成本。[17]与此相同,在一些专家起草的法律草案建议稿中,也提出了“微小损害可以不予赔偿”的意见。[18]

   对此,笔者曾经撰文建议,消费者因经营者的违法行为遭受小额损害,按照大陆法系填补损害的一般原则进行赔偿,受到损害的消费者对于索赔普遍缺少积极性,后果是放任经营者的违法行为。对此,可以借鉴美国法的消费者小额损害最低赔偿责任制度,在《消保法》规定小额损害最低赔偿责任制度,确定最低赔偿责任标准为500元人民币,以激发消费者的索赔积极性。[19]

   立法机关接受了这个建议,但不是将小额损害最低赔偿规定为一般性赔偿,而是规定为违约惩罚性赔偿的最低准,不无遗憾。依笔者所见,将小额损害最低赔偿责任作为一般性的赔偿责任,具有更大的优势,在法律适用时,不仅仅在商品欺诈、服务欺诈侵害消费者权益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时可以适用,而且在所有的小额损害赔偿,特别是那些不属于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领域也可以适用,从而更好地发挥其激发消费者维权热情、惩治违法经营者的作用。例如,依照修订后的《消保法》第50条关于侵害个人信息造成小额损害或者无法计算损害数额时(例如只向消费者发送一条垃圾短信或者垃圾邮件),如果规定的是普遍适用的小额损害最低赔偿为500元,更多的受害人就会积极维权。但是由于规定的是商品或者服务欺诈的惩罚性赔偿,须以欺诈为要件,就不能适用最低赔偿责任的规定。

   (五)恶意产品致害和恶意服务致害的惩罚性赔偿数额计算问题

   关于恶意产品致害和恶意服务致害的惩罚性赔偿应当怎样计算具体数额,涉及的主要问题有二:一是以何种标准计算。在《消保法》原第49条、《商品房司法解释》以及《食品安全法》第96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都是以价金或者费用为标准计算。在立法讨论中,有的认为应当继续坚持这个标准,有的认为应当以实际损失为标准。主要的意见是,以价金或者费用为标准,确定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行为的违约惩罚性赔偿比较合适,但是对恶意产品致害和恶意服务致害行为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就不合适,不能真正体现救济损害、惩治违法的目的,因而以实际损失作为标准更为合适。二是侵权损害的惩罚性赔偿应当以几倍计算更为妥当。立法机关给出的意见是损失的2倍以下,不能过高。在修订中,多数意见为3倍以下,笔者也坚持3倍的主张,认为这样的惩罚性赔偿才具有对违法侵权经营者的威慑力和较强的阻吓作用。但立法机关没有接受这个意见。

  

   三、《消保法》第55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责任的正确解读

   (一)《消保法》第55条规定惩罚性赔偿责任的基本内容

   《消保法》第55条来源于《消保法》原第49条,即在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可以在赔偿实际损失之后,再请求增加赔偿商品价款或者服务费用1倍的基础上,所进行的修改。

   《消保法》第55条对惩罚性赔偿规定了两款。学者对这两款的性质有不同看法。笔者的看法是,第1款规定的是违约的惩罚性赔偿,即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造成价金或者费用损失的违约惩罚性赔偿,以及消费欺诈或者服务欺诈造成小额损害适用违约惩罚性赔偿的最低赔偿数额标准;第2款规定的是侵权惩罚性赔偿,即恶意商品致害和恶意服务致害的侵权惩罚性赔偿。

   1.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惩罚性赔偿

   《消保法》第55条第1款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在性质上究竟是违约惩罚性赔偿还是侵权惩罚性赔偿?在立法讨论中,主张为侵权惩罚性赔偿的根据是,这一条文明确写的是“损失”,并没有说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行为是违约行为,欺诈行为造成损失应当是侵权行为,承担的责任就应当是侵权责任。笔者认为是违约惩罚性赔偿,理由是,商品欺诈行为和服务欺诈行为的后果,尽管在《消保法》第55条表述为“损失”,但这个损失并不是固有利益的损害,而是价金和费用的损失,也可能包括合同预期利益损失,但也不包括固有利益损失,因此,这个损失必须限定在违约责任范围之内。正是在于此,它的计算基准是“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而不是实际造成的损失。只有对消费者固有利益造成的损失,才是侵权责任的问题。

   《消保法》第55条第1款规定的惩罚性赔偿,适用的对象仍然是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行为。就欺诈行为(包括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界定,一般认为是“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者服务中,采取虚假或其他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行为”。[20]也有人采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欺诈的界定,解释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行为,即“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21]两相比较,后者比前者对欺诈行为的界定更为严格,因为其特别强调了欺诈行为的故意要件。笔者认为,商品欺诈,是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时有欺诈行为,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的是假冒伪劣的商品,包括假货、冒牌货、伪装真货的商品以及质量低劣的商品;服务欺诈,是经营者在向消费者提供服务时,以偷工减料、以假充真、欺骗糊弄、多收费、名不副实等手段,使消费者陷人错误而作出接受服务的意思表示的欺诈消费者的行为。[22]对于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行为是否一定要坚持故意要件,笔者认为在商品交易领域或者服务领域,经营者只要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与其宣称的不一致,或低于其声称的标准是显而易见的,就应当认定其存在告知虚假情况、隐瞒真实情况、欺骗或者误导消费者的欺诈行为。在司法实践中,可以不必刻意要求受到侵害的消费者必须证明“经营者明知自己的行为的虚伪性且知其有可能使消费者陷人错误并因此做出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承诺而为之”的“欺诈的故意”[23]

   商品欺诈或者服务欺诈惩罚性赔偿是增加的赔偿,即在赔偿了实际损失之后,增加赔偿的部分才是惩罚性赔偿。之所以将原来的增加倍的赔偿改为增加倍的赔偿,就是为了加重对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惩罚力度。倍和倍相比较,当然倍的惩罚性赔偿对消费者维权具有更大的激励作用,对违法经营者的惩治力度也更大。因此,最后确定的是,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违约惩罚性赔偿,在承担了原来的损失之后,再增加赔偿价款或费用的倍。

   2.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小额损害的最低赔偿标准

   把小额损害最低赔偿标准规定为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惩罚性赔偿的最低赔偿标准后,争论的问题就是这个最低赔偿标准应当确定为多少。立法机关给出的意见是元。不同的意见有两种:一是认为最低赔偿标准规定为元太低,不利于调动消费者维权的积极性。[24]二是认为法律不应当规定一个具体数字作为最低赔偿标准’因为存在通货膨胀因素,物价上涨是必然的,过年以后’元可能就是一个微小的数字,不具有惩罚性了,因此应当规定一个比例,而不是一个固定的数字。立法机关最终没有采纳这些意见。

   最低赔偿标准的适用范围,应当限制在商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范围之内。构成商品欺诈或者服务欺诈,按照“退一赔三”的标准计算,“赔三”的部分未达到元的,消费者可以按照元请求赔偿。同时,法律规定的是“元”,而不是元以上,对于超过元的请求,也不能支持。对此,法院没有自由裁量权,不能低于元,也不能高于元。

   3.恶意商品致害和恶意服务致害的惩罚性赔偿

   《消保法》第条第款规定的是恶意商品致害和恶意服务致害的惩罚性赔偿。这一规定是对《侵权责任法》第条的补充和发展。

《侵权责任法》第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是恶意产品致害责任,即缺陷产品的恶意致害行为,恶意产品生产者或者销售者除了承担赔偿责任之外,还应当承担“相应的惩罚性赔偿”。但是,究竟应当怎样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303.html
文章来源:《法学家》2014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