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勇、刘军宁等:大宪章、宪法与宪政

更新时间:2015-10-22 23:45:44
作者: 马勇 (进入专栏)   刘军宁   许小年 (进入专栏)   张树新   钱晓华    
社会不接受就会抛弃,这会直接导致宪法的短命。

   在中国历史上,为什么有这么多宪法。如果我们跟英国和美国、法国比较一下,会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知道英国的宪法当初是土地贵族或者从事跟土地有关系的人制定的大宪章。我们看看美国的宪法谁制定?是农场主制定的。而且我们知道乔治华盛顿本人也是地产商人。我们看一看法国宪法谁制定的?是革命的成功者用一些文人的理念制定的。在中国的宪政过程当中,只有在清末的时候可以找到一些企业家的踪影,在浙江、江苏有一些企业家。从清末以后企业家从宪政过程当中彻底消失了。也许最近有一些变化,但是直到最近为止,中国的企业家没有在制宪过程中出现过。

   任志强:中国的第一部宪法里面是有企业家的,第一部宪法相对来说是最好的。马勇说共和49年夭折了,还不如46年就夭折了。

   刘军宁:我们找不到哪个企业家对宪法有影响。像麦迪逊、华盛顿,在中国我们找不到。企业家的缺席是宪政夭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宪法短命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宪法里面的内容,如果这个宪法里面包括大量短命的内容,这个宪法必然要短命。所以中国宪法为什么短命?因为中国的宪法包括大量的短命的内容,今年的宪法仍然是这样的。其实46年的宪法也是这样的,46年的宪法是很坏的,它把国民党的意识形态写到里面了,里面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叫做基本国策,实际上就是国民党党纲的宪法化。这个宪法同这个党的执政年头一样长。中国宪法写什么没有什么,把短命的东西写进去这个宪法一定会短命。

  

   张树新:既然没有什么宪政,我们就谈了半天宪法。我特别想问,我们有代表性的企业家,任志强先生,你觉得你有可能会参与起草宪法吗?

   任志强:我们站在旁边一块发微博讨论。讨论是有可能的,如果让我们到大会上参加决定宪法,那是80后年轻人的事情了。我们的宪法是短命的,短命也有一个时代,一代人是这样的一个宪法,下一代人是另外一个宪法。如果只是按年龄和代系区分这个宪法,仍然不是一个宪政的基础。很多人叫它做契约,大家形成共同意识就是一种契约,你可以不同意,但是你必须遵守,不一定非要投票。很多现在是不不太合法理的条款,什么时候能改呢?等到更懂法理的人上台以后就能改了。

   许小年:其实美国宪法不止一部,联邦宪法是一部,州宪法很多。我们要想一下,美国是一帮欧洲的移民飘扬过海来的,你划一片地,我划一片地,大家都不服,登陆以后发现不认识,但是我们又在一片土地上共同生活了,怎么办呢?定点规则吧,刚开始13州的宪法是一帮彼此不相识的人做的,但是他们在欧洲大陆上经过洗礼了,他们已经有互相协商制定游戏规则,共同生存,共同管理公众事物的理念了。

   我们今天谈宪政宪法千万不要忽视了它的基础,不要忽视了它的社会底层的基础。一帮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农民,他也可以制定宪法。宪法不是什么庙堂之上文人雅士的杰作,宪法就是一帮理性的人为了维持这个社会所制定的一些规则。这就是宪法,这就是法制,这就是规则。如果没有这样基层的支持,上边你再高明的人,饱学之士来设计宪法也不灵。我不是否认上层的顶层设计,但是基层的基础是宪法产生的土壤。

   所以,我们谈宪政,谈宪法这些我都支持,但是我们也不要忘了,宪法归根到底是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是在平等的人中间自愿缔结的,只有平等的人自愿缔结才有约束力,才有合法性,任何从外边强加上去的,不管这个强加多么完美那都不行。

  

   张树新:前面所有的词,最基本的词就是自由。

   钱晓华:刚才说夭折的宪政,中国的宪政没有夭折。我这两年一直致力于两岸统一,我们统一一个新中国,新中国要一部新宪法,刚才也说,我们希望两岸的政治家、学者坐一起来写一部新宪法,我们在边上买个单。

   张树新:咱们时间有限,就讲到这,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123.html
文章来源:《东方历史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