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松岭:论两岸政治定位

——

更新时间:2015-10-15 14:57:09
作者: 朱松岭  
两岸政治定位中的“一国”是“一个中国”还是“一个国家”,是法律意义上的?文化意义上的?还是政治意义上的都可明确可遮掩。是历史上的?现实中的?还是未来的也都可能被解读。但是无论如何解读,还是应该在两岸现有宪法性文件之下解读最为妥当。按照通说,宪法性文件只要没有重新界定领土主权范围,就算没有国家继承问题出现。目前,无论大陆还是台湾的两岸政治定位,都没有重新界定领土主权范围的问题,都没有突破既有宪法框架,即两岸现实中就是一个中国的法律框架(架构)。

  

   两岸现实的问题是对两岸关系进行合情合理的安排。而这种安排,要满足对客观的描述,又要满足、起码不抵触各方的自尊心态。要做这种安排,最好采取政治问题法律解决的方式。笔者以为,“两区”就是大陆和台湾为各自当局的管辖区,这两个管辖区在法律层面上说,是两岸“主权宣示重迭的两部宪法”效力此消彼长的问题,是“中华民国宪法”效力从全国中退缩到台澎金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效力从大陆到港澳直至今天形成两部宪法效力消长僵持的问题。这就造成了两部宪法都是代表全中国人民意志的人民主权宪法,而各自的具体法律效力又只能在各种管辖区生效的问题。因此,无论大陆还是台湾的司法部门,基本上都是依照管辖区处理案件。这两个管辖区在法律地位上是完全平等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两岸双方通过两会(海协会、海基会)签署的关于两岸管辖区的一系列协议证明了这一点。

  

   (三)对外一国和一区,互为补充

  

   两岸政治关系的关键点在两岸对外关系的处理上。两岸政治关系发展史就是两岸当局新旧宪法效力消长僵持之后,争取国际支持的零和博弈史。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2758号决议明确大陆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大陆在两岸外交博弈中取得决定性胜利,并在1979年大陆和美国建交后两岸攻防异位。李登辉执政后期、陈水扁执政时期虽然其两岸政治关系定位与台湾方面的法律定位越来越远,但是两岸在外交上一直表现为“一个中国”的互补性:在同一场合,只要一方体现为主权国家,另一方一定体现为地区或其他非主权国家主体形态。?站在宪法定位的角度看,两岸在国际上的争夺一直没有脱离对外一国和一地区的模式。两岸在同一个国际政治环境下只有一个中央政府存在,维持了一个完整的中国的形象。

  

   进入和平发展阶段以来,两岸“邦交国争夺战”暂时休兵,大陆以“一中框架、排除外力、个案处理、可控可逆”为原则,处理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活动、参与国际经济整合的急迫性需求。?

  

   (四)小结

  

   从1949年以来,两岸关系经历了几个阶段。两岸的关系为法律定位和政治定位,法律定位是静态的,规则性的。两岸法律定位从未变过,因为两岸的宪法性文件都规定了一个中国,大陆称为“一个中国框架”,台湾称为“一个中国架构”。台湾的宪法中有一句“为因应国家未统一之前”表明,“中华民国”宪法的法源包含全体中国人民,两岸的法律定位从未改变,即使是民进党执政时期也未否认过。

  

   而两岸的政治定位是动态的,随着台湾岛内政治论述的需要和两岸政治斗争焦点的变化而变化。在国民党党国一体时期,两岸你死我活地争夺国内国际的最高代表权,“汉贼不两立”,是政权之争;李登辉时期,李登辉主张“一国两府”,“一国两区”,而大陆反对,此时两岸政治定位是政府之争;而陈水扁时期,民进党力图推出“正名修宪”,突破“宪法”规定,大陆制订《反分裂国家法》,两岸政治定位是国家之争。两岸政治定位的变化实质是政治对立的结果,政治定位的变化是对法律定位的游移,是两岸政治力量和岛内政治力量较量的结果,民进党现在也开始主张从宪法层面获得共识,两岸政治定位开始回归法律定位。未来两岸政治定位的解决在于两岸在法律层面或者宪法性文件的解释层面上达成共识。

  

   两岸关系与外交关系不同,两岸外交部门均不管两岸关系,而“陆委会”和国台办只管两岸关系,不管外交关系,可见两岸关系不同于外交关系。台湾方面曾经就两岸关系和外交关系孰轻孰重进行过长时间的争论,这部分的理论是很清晰的。

  

   两岸的政治关系该如何处理呢?对内对等,一国两区;对外互补,一国和一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国家,一个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一个地区;在“中华民国”代表的国家,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大陆是一个地区,在台湾“邦交国”里,台湾也代表整个中国,两岸之间是互补的。

  

   两岸政治定位的表述及其意义

  

   (一)两岸政治定位表述

  

   笔者认为,两岸政治定位不妨如此表述:包括大陆和台湾在内的中国是一个存在政治对立的国家,两岸长期的政治对立在不同时期突出表现为政权之争、政府之争、国家之争以及和平发展的合作斗争。长期以来,形成了对内一国两区,地位对等;对外一国和一区,互为补充的两岸现状。两岸均有消除政治对立,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之责任。

  

   (二)政治定位是两岸合情合理政治安排的基础

  

   上述表述包含了三点:第一,两岸同属一个国家;第二,两岸政治关系的实质是政治对立;第三,国家统一是消除政治对立。这三点,包含了两岸在此问题上的共同点,结构性矛盾和分歧。需要我们用更确切的论述回答什么是统一,国家尚未统一前是什么时期,双方实现妥协的要点何在。

  

   笔者认为,两岸政治定位的目的是增进互信、筹划未来,是“求同”而非标榜“异”。今天之所以寻求两岸政治定位的共识,是为了在这个基础上达成和平协议,对国家尚未统一特殊情况下的两岸政治关系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如果没有双方合意的政治定位,大陆担心开放台湾的国际空间会造成国家分裂,而台湾则担心被大陆“统一”。其实,“统一”在港澳问题的解决上已经表现出与大一统不同的特色,在两岸消除政治对立实现的国家统一中将会有更大的想像空间。这个空间需要两岸长时间的磨合去探索,而在此之前,双方合意的政治定位是极为必须的。

  

   回顾人民主权时期的中国历史,民国肇造,北京政府与广州政府就以政治对立的面目展现于神州大地,最终通过北伐战争的方式消除了政治对立,实现了国家统一。抗战结束后国共两党的政治对立更是用战争的方式形成了持续至今的两岸政治对立局面。中华民族在短暂的人民主权时期的历史中历经坎坷,至今尚未实现妥协之共和,自治之民主。

  

   今天,两岸经济飞速发展,民智全面开化,两岸领导人用和平发展的方式逐步融化两岸政治对立坚冰的愿力已然发挥作用。未来,以独立自由之人格、谋和平发展之两岸、求民主共和之统一、图繁荣富强之民族复兴的责任落在两岸这一代人的肩上。我们当以美国制宪者的责任感和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双方胸怀、视野、格局来践行两岸政治定位、和平协议和国家统一的事业,以中华文明的智慧寻求两岸政治定位的妥协及两岸融合的规则,这是作为炎黄子孙的中华民族后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之所在!

  

   注释

  

   ①胡锦涛:《携手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华网,2013年11月27日检索。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12/31/content_10586495_2.htm.

  

   ②许宗力认为1991年的“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已把“中华民国”主权限缩于台湾,从而从“中华民国宪法”在原来的中国土地上已经有了两个国家,两岸关系为两国关系。许宗力:《宪改后两岸关系的法律定位》,收录于耶鲁两岸学会编《迈向21世纪的两岸关系》,1995年版,第80-99页。另有其他学者也有类似观点。

  

   ③苏永钦着:《寻找共和国》,元照出版社,第2008年版,第6页。

  

   ④杨开煌:《两岸政治定位的分析》,载张亚中主编:《两岸政治定位探索》,台北两岸统合学会出版,2010年6月版,第392页。

  

   ⑤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卫东研究员形象地称台湾为“分裂的共同体”。

  

   ⑥胡锦涛:《携手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华网,2013年11月27日检索。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12/31/content_10586495_2.htm.

  

   ⑦杨开煌教授在2013年10月的首届两岸和平论坛的即席发言中曾经对前三个阶段做过相关表述,笔者基本赞同杨教授的分段主张。

  

   ⑧金观涛、刘青峰:《观念史研究:中国现代重要政治术语的形成》,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页。

  

   ⑨参见李家泉:《关于台湾的政治定位》,blog.china.com.cn/spl/lijiauan/150106131148.shtml,2007年9月26日。

  

   ⑩参见包宗和、吴玉山主编:《重新检视争辩中的两岸关系理论》,台北,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版,第三章《分裂国家模式之探讨》及第四章《两岸关系的规范性研究—定位与走向》。

  

   ⑪此二种观点为张亚中教授所主张,参见张亚中主编:《两岸政治定位探索》,台北两岸统合学会出版,2010年版。

  

   ⑫此观点为杨开煌教授所提。参见杨开煌:《两岸政治定位的分析》,引自张亚中主编:《两岸政治定位探索》,台北两岸统合学会出版,2010年版,第397-401页。

  

   ⑬金观涛、刘青峰:《观念史研究:中国现代重要政治术语的形成》,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24页。

  

   ⑭刘国深教授的“球体理论”对此问题有清晰的论述。

  

   ⑮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彭维学研究员在其《和平发展时期的两岸政治关系探析》中论及,在相关会议中提出。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4年1月号,总第19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pand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896.html
文章来源:中评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