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奇生、凌绝岭:中国何以取得抗战最后胜利

更新时间:2015-10-14 21:44:43
作者: 王奇生 (进入专栏)   凌绝岭  
我们再来看汪精卫,放在当时的情境下对他的选择可能也会有一个理解。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讲,汪精卫的求和在当时的精英层里边恰恰是有“群众基础”的。恰恰是因为汪对政界和学界精英层的真实心态都很了解,而且大家都不敢跟蒋直说,求和的事就由他汪精卫来作,而且他认为这种求和是有群众基础的。

   所以,你会看到汪精卫离开重庆,叛逃到河内后,他公开发表了一个艳电,假如他认为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何必那么高调呢?而且,他认为自己的艳电会有很多人响应,他心里太清楚了,你们都不敢说,那我汪精卫来说。他发艳电的同时,还给孔祥熙个人打了一封电报,电报的意思是说兄弟我现在做这个事情,是要做一件大家都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你们都不敢下地狱,那只好我汪兆铭来下地狱,他为什么敢下地狱呢?当年胡适就说,汪精卫有股烈士情结。汪坚信自己辛亥革命的时候差点被砍头,这段光荣历史能够证明我的清白,这个事情你们其他人做都可能被骂为汉奸,我敢做我不怕。

   其实,要看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王子壮日记的话,里边恰恰有一个相似的说法,他听说汪精卫离开重庆跟日本去求和的消息以后,在日记里写了一句话,他说汪精卫这么做是做了一件在党国高层很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从这个背景下去理解汪,我觉得可能也会不一样。

   当然我们后来讲,为什么大家都想做不敢做,可见这个做要有分寸。后来长期跟随汪的一个人,当时在行政院做参事,他的日记这两年也出来了,他也在日记里说,大家都说谈和是你不能离开重庆去跟日本谈和,必须站在重庆的立场跟日本谈和,你离开重庆跑到那边去谈什么和,你是投降,性质就变了。但是汪可能就认为在重庆,蒋介石根本不听自己的,只好离开重庆去跟他谈,他也是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的。

  

   抗战时期的国军将领很无能

  

   问:抗战初期的时候,蒋介石之所以应这个战,是不是对自己的军备也有一定的信心?

   王奇生:初期的时候,蒋知道迟早要打这一仗,这个大概是没问题的,所以他在抗战以前也做了很多准备,甚至认为再拖个一两年更好,准备会更充足一些,把握会更大一些。

   对于中国人自己的优势,从两国实力来讲确实心里也没底,当时几乎没有人对两国真正打起来有把握,蒋介石也没有,蒋的希望也不是在于真正地实打实打赢日本。这方面看他的日记记录不明显,没有什么特别的,而在徐永昌的日记里,他认为中国这场战争没办法打赢,只是说我们可以通过打跟日本求和,要边打边谈,不能不打就谈,只能是我们要抵抗,抵抗的时候看到有机会可以谈的时候就谈,这是相对比较客观也比较可行的。

   抗战初期从淞沪抗战到武汉会战,一直打得很壮烈,这是毫无异议的。今天写战史的话,我们绝对不能抹煞这一点,中国人打成那样子了,这一点我们不用怀疑也不用否定,要充分肯定中国抗战壮烈的这一面。但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你要看国军内部将领自己的一些日记的看法,问题其实有两方面特别明显,实力悬殊是客观存在的问题,但更致命的问题是国军将领的无能。比如看丁治磐的日记,他开始是一个师长,后来是一个军长,他的日记里大量议论中国将领的无能。

   我后来看其他材料,包括史迪威的看法,包括蒋介石自己的看法,他们都认为国军将领很无能,军事素养很糟糕,而中国的士兵好像还不错,听话而且在战场上也非常勇敢。这一点就是中国农民非常朴实,这方面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战场的指挥很被动,所以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当年共产党批评国民党的,片面抗战。什么是片面抗战呢?只依靠政府军来打,没有发动群众,后来蒋介石认识也很清楚甚至痛心疾首,中国人在本土作战,小日本是打进来,某种程度上来讲中国完全有条件发起人民战争,因为日本干任何事情都在中国人的眼皮底下。但是后来的结局恰恰是相反的,国军所到之处老百姓早跑光了,当然地方政府也很不得力。

  

   国军政工工作过差致使其军纪败坏

  

   问:老百姓为什么跑?

   王奇生:国军纪律不行,很糟糕,真的是骚扰百姓,特别是伤兵失控问题,到处乱来。军纪糟糕导致老百姓害怕,国军还没来,老百姓就全跑光了,胜过害怕日本兵。反倒是日本兵来了,老百姓不跑,他们花钱雇佣民夫,来的中国人多得很,华北、山西都是这样,这真实令人痛心疾首。

   而且老百姓对国民党的怕,是整个抗战从头至尾一直存在。蒋介石看了很愤慨,今天历史学家看材料也都觉得不可理解。问题出在哪,主要是国民党的政工工作太失败,完全表面化、形式化,导致军民关系极其恶化。到了1944年一号作战的时候,汤恩伯的军队在河南更糟糕,连枪都被老百姓抢走了,因为老百姓抢一支枪可以卖很多钱,一支枪的价钱相当于农民一年的收成。

   应该说,这场战争打起来的时候,唯一的优势或者说最大的优势,除了土地之外就是人民,土地是客观存在,人民是主观的东西,中共的武器比国民党更糟糕,最后他为什么赢了,国共敌后战场跟正面战场唯一的差别就是在人民的发动上,共产党做到位了,国民党完全没到位。如果要比较的话,国民党就败在这个上面,共产党最后就赢在这个上面了,它在敌后沦陷区和小日本争地盘靠什么,没有其他可靠的,只能靠人民。

   这一点值得今天反思,试想如果中国再来一场战争,要赢的话也只能是赢在这方面,只有让日本陷入到广土众民的汪洋大海里,才有可能取胜。恰恰这方面国民党完全不行,它的政工本也是大革命时期学苏联的,大革命时期这个工作全部是中共帮它做的,等到1927年以后,国民党政工就名存实亡了。

   虽然号称在1937年重建政工,但也是一塌糊涂,而且重建后的国民党政工变了味道,起到的主要是中央军到非嫡系部队里面去监视的作用,不是中央军队嫡系的话,自然会提防中央政工人员,中央军内部的政工也不起作用。

   问:整个抗战一共打了八年,如果从一开始就有这个问题,蒋介石和国民党高层就没有意识到吗?

   王奇生:其实,包括后来的国共内战,国民党也是败在这上面。以淮海战役为例,国军大概是60万,共军只有40万,正规军占绝对优势,但是共军发动了700万老百姓。共产党的胜利真的叫人民战争的胜利,完全靠发动民众。国民党蒋介石的概念里向来只有正规军,没有发动群众。1927年,蒋介石就曾说搞群众运动,国民党就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但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区重视,而是干脆就不搞了,完全靠正规军来作战。所以,八年抗战也好,国共内战也好,国共最大的差别就是一个发动了群众,一个没有。

   另外,跟发动群众有密切关系的,就是共产党一开始就下到最底层,从井冈山时期甚至大革命时期都是这样子,它的底层组织已经是一个遍布的庞大网络,它可以把所有老百姓动员起来,把他们都编在一个组织里面,童子团、妇女队、青年队等等,在这个组织里边,每一个人都能发挥作用,抗战时期更是如此。共产党把所有老百姓都调动起来,这个威力真的是不可想象,国民党只有靠他的军队,当然不是对手。

   而国民党的地方政府也没有好好建立起来,抗战之前搞保甲制度,初衷很好,但现实层面很多都是空的。这套制度从纸面上来讲非常了不起,比如说十户一甲,十甲一保,联保连坐,也就是说保甲里面只要出现一个所谓的异议分子或者一件不好的事情,保甲的人都要连坐,承担共同责任。保甲里边,每个月人口出生、死亡层层往上报,从纸面上来讲非常严密,但是这个制度根本没有建立起来。国民党自己也发牢骚,说假如我们的保甲制度是完善的,哪能那么多汉奸呢?抗战时候的汉奸都是小汉奸,遍地都是,日本投降前中国到处都是汉奸,国民党也没有什么好的对付办法其实那个汉奸不光是大汉奸。

   国军的问题还出在征兵制度,抓壮丁,这给老百姓留下的印象很不好。当然,这也跟它的整个政权体系没建立起来有关系,因为没做过人口普查,保甲制度也没建立起来,要抽丁怎么抽,是三抽一或者几抽一或者五抽二,户口制度没建立起来,一个家庭几个男的实际是个糊涂账,怎么抽丁呢?有钱人家就靠买丁,花点钱买个职业壮丁,职业壮丁为了拿一笔钱,在路上,还没到战场就跑了,或者到了战场跑了,跑回来再卖一次。兵役制度是一笔糊涂账,没办法运作,也是跟这套政权体系没有好好建立起来有直接的关系,跟共产党不一样,共产党已经铺在最底层了,国民党却没有,国民党的政权基本是浮在县以上,只建立了省政权和县政权,县以下就是一盘散沙了,这是其失败的一个关键。

   我也看蒋梦麟的回忆录,也很震惊,他在1944年的时候,担任中国红十字会会长,专门在贵州、广西、湖南那边调查壮丁的情况。据他书中记录,国民党从湖南征到一千个兵,送到贵州战场的时候,剩下也就不过百分之一二十了。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专门的车运兵丁,只能靠走,大部分都在走的途中病死、饿死或者跑了。这个比例我开始还不相信,后来看了其他材料上面才相信真有这么高的比例。

   到了战场,国军的逃亡率也是太高了,一场战斗打下来,逃亡的跟死伤的比例差不多,但是逃亡的在将领报告里不会写进去,而是把逃亡算到死伤里面去,所以看国军将领的战争报告,只会说这场战争打下来死了多少,伤了多少,不会说跑出去。

   问:从抗战到解放战争一直是这样?

   王奇生:一直存在,这也是跟它的政工不力和军纪败坏有紧密关系。战争期间,国民党下层军官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防止士兵逃跑,以至于晚上睡觉,他们要亲自站岗,不敢让普通士兵站岗,怕都跑了。因为天气寒冷,把士兵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收起来,枪支更是集中收缴,不让他们拿着枪支睡觉,因为士兵有的跑了还把枪带走,拿去卖。

   国军的材料是越看越泄气,这不是对国军的抗战的贬低。前边说士兵逃亡,这一逃军队就有空额了,空额以后军官就吃空额,军饷他百分之百地要,比如按编制11万人,上面的军饷完全按照11万人拨,但是实际的士兵可能只有6千人,甚至还要少,军队的军官层层吃空额。这个群体正式待遇不高,甚至比文官还要低,但是他们可以吃空额。于是,整个国军就陷入一个死循环,军纪差导致士兵逃亡,士兵逃亡就导致空额,军官就来吃空额。这还怎么跟鬼子打?加上指挥官军事素质又极差,打赢了那才是奇迹。

   张发奎的回忆录就说,以他的经验,中国就没有真正打赢过日本,国军战史上22次大会战或者多少次大捷,全都是假的,每一次大捷实际上是日本攻打一个地方,无意于长期占领,占领几天就自动撤走,他一撤走,国军这边就说大捷了,赢了。整个抗战来讲,估计也就台儿庄战役确实打赢了,平型关小赢了国军战场上就没有正儿八经打赢过。日本鬼子真想打或者真想占领一个地方,几乎都能达到目的。

   问:经您这么一描述,感觉整个国民党军队都不像一支军队了。

   您刚才讲了不少国军在正面战场抗战的事情,在这里想再请您讲讲共产党在敌后战场上的抗战,不知道抗战时期国民党方面对共产党的抗战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因为后来看到一些材料多是说国民党指责共产党在敌后打游击是“游而不击”。

  

   用国民党的史料来论证共产党的优势会更可信

  

王奇生:我们再以徐永昌日记为例,抗战开始,他的日记中有很多是对共产党正面性肯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883.html
文章来源:《同舟共进》2015年第10期、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