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石英:质性社会学论纲

更新时间:2015-10-12 18:04:00
作者: 石英  

      

    

   内容提要:质性社会学主张将质性研究方法上升为社会学的基本理念和出发点,促进其主流化。质性社会学的必要性:社会学研究盲目过度量化倾向需要纠偏,学科发展内在的逻辑困境需要理顺,应对转型社会的实效性需要增强。质性社会学的可能性:有丰富的实践积累,有充分的学理依据,契合于中国传统文化思维方式。质性社会学的目标:重构与世界平等对话的本土社会学话语体系评价体系,重塑社会学想象力,重振中华文化自信。

   关键词:质性社会学、社会质量、科学、人文、思维方式

  

一、何谓质性社会学?

   1、质性社会学是以质性研究方法为基本理念的社会学

   质性研究,一般是作为一种社会研究方法。我们主张将其上升为社会学的基本理念和逻辑出发点,提出“质性社会学”概念。定义为:

   质性社会学,是以质性研究方法为基本方法,从历史和文化的视角,解释和理解社会现象,促进社会质量提升的社会学。

   质性社会学首先强调的是质性研究方法,包括参与观察、个案研究、深度访谈、焦点小组、民族志、扎根理论、叙事研究、行动研究等一整套方法体系,这一方法体系与传统实证主义社会学量化分析法形成鲜明对比。

   质性社会学是人文社会学。源自自然科学的经典社会学明确标榜价值中立,强调客观性、实证性、逻辑性,突出工具理性,旨在求“真”;质性社会学则重视参与、理解,倡导人文关怀,彰显价值理性,内在向“善”。因此,如果把经典社会学称之为“科学社会学”,则质性社会学应倾向于“人文社会学”。

   质性社会学是解释社会学。质性研究的目的不是预测,不是控制,而是理解。强调在特定历史文化背景下,透过具体的日常生活实践,对典型个案、焦点群体和社会现象的诠释理解,在具体情境中把握现象和事件的意义。寓情于景,追求研究的特质化,强调地域的适用性,重视主观体验。寻求对区域社会发展质量的追求和人群生活意义的建构。

   质性社会学是微观社会学。与传统社会学不同,质性社会学由追求科学性、规律性的宏大叙事,转向关注微观个体、本土经验、中观区域。遵循从个体、局部到整体的研究路径,去解释和理解社会现象。不追求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社会理论,类似于“中程理论”。如果说传统社会学的量化研究一般是一种“远距离”的研究,质性社会学则是一种近距离的研究,参与、体验、直接观察。因而是“本土社会学”、“区域社会学”、“微观社会学”。

   质性社会学是社会质量学。质性社会学为自己确定的只是一个“有限”目标:研究和促进社会质量提升。社会质量也就是社会发展质量,即社会发展的程度和好坏,主要指经济增长之外的社会维度。包括“社会的文化价值、精神气质、历史积淀、人的社会认同、主观感受等方面,构成社会发展的质量”。

   欧洲学者将“社会质量”定义为“人们在提升他们的福祉和个人潜能的条件下,能够参与社区的社会与经济生活的程度(Beck, Maesen v. d., and Walker,1997)”。认为一个社会的社会质量状况可以通过以下四方面要素来描述:一是社会经济保障;二是社会凝聚;三是社会包容;四是社会赋权。1997年,欧盟《欧洲社会质量阿姆斯特丹宣言》提出,“我们不希望在欧洲城市中看到数量不断增加的乞丐、流浪汉和无家可归者。我们希望欧洲社会是一个经济上获得成功的社会,同时也希望通过提升社会公正和社会参与,使欧洲社会成为具有高度社会质量的社会”。

   社会发展既需要“量”的积累,更在于“质”的提升。社会质量理论把每个个人看成是处在其自我实现和集体性认同这两方面的辩证关系中。质性社会学的社会发展质量,偏重于人的内心体验,是以人的主体感受为本的社会生活质量。

   质性社会学是建构社会学。“参与”、“行动”是质性研究的核心概念。这里涉及研究者的角色、立场、态度和信念。秉持建构主义的立场,提出建构优质社会的目标。着眼生活世界、探寻行动策略、追求意义空间。也体现质性社会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不是单纯地“追求真理”,更多的应是“寻求价值”。

   2、质性社会学不等于“定性社会学”

   将质性研究方法上升为质性社会学,并非我们标新立异的独创。实际上随质性方法的兴起,就有了“质性社会学”的提法。1978年创刊的英文刊物《Qualitative Sociology》(《质性社会学》)应是最早以“质性社会学”命名的英文学术刊物。2005年在波兰创刊的英文在线刊物《Qualitative Sociology Review》(《质性社会学评论》)在创刊号上也表明了其对质性社会学的理解:“质性社会学是一种描述、理解、解释社会现象的视角,……它也是关于人类经验的质性思维方式”。

   可以看到,西方学者的“质性研究”,基本相当或对应于国内社会学界所说“定性研究”。在此意义上,“Qualitative Sociology (质性社会学)”,被很多人理解为“定性社会学”。但我们认为,“质性”概念的内涵和外延都要大于和有别于“定性”研究。如果说“定性”是与“定量”相辅相成相互依存的一对范畴,而质性研究本身并不排斥、或者说也内在地包括了量的分析和比较。任何一项社会研究都同时既包括“质”的判断,也包括“量”的分析。不能人为地将二者对立起来,划分出“定量社会学”和“定性社会学”。

   进一步,将“质性社会学”混同于“定性社会学”,表明依然把“质性”研究仅仅看作方法,而不是一种理念。作为方法,研究者持客观、中立的态度,价值无涉。研究者是认识主体,“社会”是研究对象,是客体,主客体相分离相对立。作为理念,参与、体验、“将心比心”、返身性思考,核心是呼吁研究者尽可能全面地、自然地进入被研究者的生活,与被研究者紧密互动,从被研究者角度,以生活于特定情境中的人的视角“返身性地描述和理解人的实际行动和体验”。这里,研究者自身是“社会”中平等的一员,既是认识主体又是认识客体,主客二元相统一、相一致。

   也就是说,从认识论视角,质性社会学主客体相统一、相一致;而“定性社会学”主客体相分离、相对立。二者完全不能等同。

   3、质性社会学是一种独立的研究范式

   社会学自诞生以来其理论思潮经历了由实证主义——人文主义——批判主义的“进化”或演变,形成不同的学派、观点和理论体系。逐步形成了结构功能主义、社会冲突论、符号互动论三种社会学基本理论,以及社会积淀论、新进化论、现代化的社会生物学、后工业化的社会理论及多边理论;与之相应形成“科学的”、“解释的”、“批判的”三大方法论体系。质性社会学注重解释与建构,批判与反思,融合了符号互动论和社会冲突论的理论假设。其主客体相统一的立场,个案到整体的研究路径,突破和超越了西方社会学传统的实证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质性社会学已经形成一种不同于主流社会学的新的、独立的社会学研究范式。

   范式(paradigm)的概念和理论是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提出,它指的是科学共同体成员所共享的信仰、价值、技术等等的集合。指常规科学所赖以运作的理论基础和实践规范,是从事某一科学的研究者群体所共同遵从的世界观和行为方式。

   质性社会学的提出是期望“取道质性研究,回归人文传统”,实现社会学本土化中国化。名称中的“质性”依然借自西方,概念的提出也是当代,但质性社会学绝不是西方社会学的分支,也不是要重新建立一套社会学体系。与其说质性社会学是一个社会学分支学科,不如说是一种社会学主张,一种价值取向,一种社会学流派,一种研究范式。

二、质性社会学何以必要?

   1、对社会学盲目和过度量化倾向纠偏的需要

   虽然质性社会学不等于定性社会学,但质性社会学的提出,首先是出自对中国当前“学院派社会学”研究盲目和过度量化倾向的反思和纠正。

   历来社会学家对社会从宏观结构到微观行为的研究,不管何种理论体系,从研究方法上简单区分,无非是“定性”与“定量”两种类型。不同的社会学家有不同的倾向,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潮流,不同的国家地区有不同的侧重。譬如在当代,美国社会学者“定量”派占主流,欧洲则“定性”研究较多些。中国大陆社会学恢复重建30多年来,在学科和教材建设中可以认为主要受美国“定量”派影响较大。以自然科学为模本,在研究应用中已经形成一整套“规范”严密的研究方法。包括抽样技术、量化资料收集技术、以数理统计为基础的资料分析技术等等。确立了量化研究方法在中国社会学研究中的主导地位。尤其是在高校学术研究和评价体系中,数据、模型就代表着学术规范,数据采集和分析贯穿社会学研究的全过程。“一项研究要从问题出发,然后综述相关文献和理论、讨论各种不同观点和可能的答案,进而从中抽出假设命题;之后测量概念,收集数据,设计分析方案;最后分析数据以检验假设,并作出总结。八个部分各行其职,环环相扣。”问题—文献—假设—测量—数据—方法—分析—结论,“洋八股”成为受过良好专业训练的标志,成为博士硕士论文评价、学术期刊论文发表必须遵循的标准。

   量化的社会学已经垄断了今天中国社会学学术话语权。质性研究始终处在一个非主流、从属的、辅助性的地位,并且愈来愈边缘化。然而关于定量方法与定性方法的学术论争在社会学界长期存在,且近年有愈演愈烈之势。“学术中国”网站评出“2014年中国社会学界十大事件”,其中“《冷冰冰的社会学》引发的争议”赫然上榜。年初“豆瓣网”刊登网名shirley的博客《冷冰冰的社会学》,对社会学教学研究领域量化研究一统天下“为统计而统计,为测量而测量”的倾向表示不满;立刻遭到署名mujun的批评回应,博文《量化研究在社会科学中的应用》指其“不懂量化研究”,“再好好看几本社会学教材”。

   世界进入“大数据时代”,不仅社会学,传统人文学科也以量化为时髦。就像当年发现了杠杆原理的阿基米德所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起地球”,仿佛大数据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社会学的“数据热”仍在升温,社会学的“统计学化”趋势有增无减。。

然而,社会学领域“定量分析”方法取得一定成功的同时,也表现出极大的局限性。“幸福”“和谐”都是可以量化的,但干巴巴的数字总是给人以“冷冰冰的社会学”的感觉。枯燥的数字还难免会掩盖一些社会矛盾和问题。基尼系数或许可以测量贫富差距,很难解释社会公平度。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学者利用“大数据”对中国社会的“预测”几乎没有看到成功的案例。很大程度上,人类社会活动“可重复性”“规律性”值得怀疑。即使小到一场球赛的结果都难以被“科学”地准确预测。譬如人们热衷于利用计算机模拟预测世界杯足球赛输赢,将参赛运动员的生理、心理数据、既往表现等因素,以及赛场环境、气候气象、地理人文环境等数据都尽可能全面详尽地输入计算机分析计算,复杂性科学的发展还可以不断增加新的条件,但据说预测结果竟然输给了“章鱼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8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