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爱华:半个多世纪郁达夫研究述评

更新时间:2015-10-11 14:58:45
作者: 黄爱华  
如果联系50至70年代的中国社会文化环境来看,也是不难理解的。毛泽东早在40年代的延安时期,就提出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总的指导方针[⑤d]。故建国伊始,有以丁易、张毕来为代表的文学评论家,从此文艺思想出发来批评郁达夫。他们正是从郁达夫“没有看到人民的力量”和正面表现工农兵不够,而指责他们的作品情绪“不健康”、“很少教育意义”,“成了社会前进的障碍”。这时期也有像王瑶、曾华鹏、范伯群等少数评论家对郁达夫持肯定态度,则是因为他们没有简单地理解“文艺为工农兵服务”,而是用历史的眼光来实事求是地评判郁达夫作品的得失,从而避免了庸俗社会学的狭隘的批评模式。这正说明了中国新文学批评虽则仍然依附于社会政治,有它成长中的幼稚,但毕竟有部分批评家的主体意识已开始觉醒。应该说,此后新文学批评离它完全获得独立的品格已为时不远了,只可惜紧接着的“文革”十年,批评家完全被剥夺了言论的自由,文艺争鸣更不可能,从而又人为地滞迟、延宕了中国新文学批评的发展进程。

     70年代后期至90年代:重新评价,并向纵深掘进

   经过前面的低谷期,郁达夫研究在进入新时期后马上出现了转机。也许是对于前一阶段的反拨,这时郁达夫研究形成了空前的高潮。不但各种纪念活动和学术研讨会不断举行,各种研究文章也大量地见诸于各类报刊杂志。像1984、1985两年,就发表了150多篇文章。这样的研究热潮,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1978年起,以冯雪峰的《郁达夫生平事略》、《郁达夫著作编目》首开先河,涌现了一批重在史料发掘的专论,如文洁若译的《关于郁达夫失踪的参考资料》、郁风的《郁达夫的出生家庭和他的少年时期》、吴泰昌的《中国新文学史漫笔•郁达夫与太阳社》等等。这些史料,为全面深入地认识、研究郁达夫提供了基础和有力的依据。

   这时期,首要的工作是拨乱反正,重新评价郁达夫和他的作品。像李南蓉的《试论郁达夫小说中的知识分子形象》、邢铁华的《郁达夫论——他的小说和艺术》、董修智的《郁达夫和他的小说创作》、朱靖华的《一个充满矛盾而易遭误解的作家——略论郁达夫》、温儒敏的《论郁达夫的小说创作》、李永寿的《郁达夫的思想和创作述评》、董易的《关于郁达夫的生活道路和创作个性的形成》《郁达夫的小说创作初探》、张恩和的《郁达夫小说漫议》等文,多层次、多角度地对郁达夫的思想和创作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察和分析,得出了较为客观中肯的结论。如朱文认为:“郁达夫决不是一个颓废、厌世主义者,而相反,他是一个以描写压抑、消沉为表象的,内心实际充满着追求光明、真理的积极入世者。动摇、幻灭不是他的主导,而探索、追求、进步、胜利,才是他的本质。”[①e]再如张文对历来有争论的郁达夫小说中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形象”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他们的个人的苦闷“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即便是从个人的要求出发去抨击社会,也有着历史的合理性,不能简单地予以否定”。[②e]1985年,是郁达夫遇难40周年。在8月28日的首都纪念大会上,夏衍、胡愈之都对郁达夫作出了高度评价——“这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一位继承五四革命文学传统的作家诗人”[③e]、“纵观郁达夫一生的文学和政治活动,爱国主义是贯穿始终的一条红线”、“解放以后对他的有些评价是不够公正的”[④e]。以上所有的这些论文和发言,为恢复郁达夫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起到了匡正的作用。

   这一阶段,郁达夫研究的总体特征是向纵深发掘、拓展,这主要表现为以下几方面:

     1.小说专题研究的激增

   前两个阶段的郁达夫研究,印象式批评和综合性评论的居多,这时期则出现了大量的“专题研究”。如:探讨郁达夫小说的浪漫主义特色的,有任苏民的《试论郁达夫小说人物塑造的浪漫主义特点》、许子东的《郁达夫风格和现代文学中的浪漫主义》等;论述郁达夫小说的抒情风格的,有张国桢的《郁达夫和我国现代抒情小说》、章渡的《论郁达夫小说的抒情特色》等;分析郁达夫小说的“零余者”形象的,有吴茂生的《浪漫主义英雄——论郁达夫小说中的“零余者”》、袁凯声的《论郁达夫小说中的“零余者”》等;讨论所谓“颓废”、“色情”问题的,有许子东的《关于“颓废”倾向与“色情”描写》、李源的《郁达夫小说中“色情”描写的再评价》;等等。特别是李文,从社会背景、主观因素、外来影响、艺术表现四个方面,深入细致地分析探讨了郁达夫小说“颓废”倾向和“色情”描写产生的根源,认为它们“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①f],从而纠正了长期以来评论界在此问题上的一些偏颇看法。

     2.个人研究专著的大量涌现

   自从在30年代初接连出版了三本郁达夫研究论文集,截至70年代末,大陆就再也没有一部关于郁达夫的个人研究专集问世。这时期则接连出版了近20部郁达夫研究专著,特别是从1982年至1992年这10年中,竟有10多部之多。如:传记性的,有孙百刚的《郁达夫外传》、曾华鹏和范伯群合写的《郁达夫评传》、郁云的《郁达夫传》等;作品研究的,有张恩和的《郁达夫小说欣赏》、许子东的《郁达夫新论》、辛宪锡的《郁达夫小说创作》等;其他还有诸如王自立和陈子善合编的《郁达夫研究资料》(上下册)、蔡震的《郭沫若与郁达夫比较论》、张恩和的《郁达夫研究综论》等等。其中特别是曾范合著的《郁达夫评传》,吸收了不少新发现的史料和最新研究成果,以郁达夫的文学活动为纲,对郁达夫的生活道路、思想发展和创作成就,作了全面的切中肯綮的分析和实事求是的评价,一定程度上弥补和纠正了以往郁达夫研究上的疏漏和舛误之处。

     3.研究领域的大大拓展

   郁达夫一生著述,所涉猎的体裁极广,小说、诗词、小品、游记、杂文(包括政论、文论等)、日记、自传、戏剧,无所不能,几乎遍及文学的各个领域。当然,他的文学成就,主要在小说、散文方面。而以往学术界对郁达夫的研究,也大多集中于郁达夫的生平思想和小说创作,研究范围较为狭窄。这一阶段,则出现了许多探讨郁达夫散文、诗歌乃至文艺观点的专论,这就大大拓展了郁达夫研究的领域。如散文论,有朱信忠的《诗情画意记游程——读〈郁达夫游记〉》、温儒敏的《略论郁达夫的散文》、张梦阳的《郁达夫散文创作漫论》、黄爱华的《试论郁达夫“归隐”杭州时期的游记散文创作》等;诗歌论,有吕洪年的《郁达夫的记游诗》、徐荣衔的《郁达夫诗词论》等;文艺观论,有李永寿的《郁达夫文艺观点琐谈》、阎承尧的《略论郁达夫文艺观的形成与发展》;等等。他们都比较全面、系统地考察了郁达夫的散文、诗歌创作,指出各时期的风格、特征和成就,评价颇为中肯允当。

     4.研究方法和视角的多元化

   以往的郁达夫研究,方法和角度都较单一,近10多年,则不仅批评视域大为开阔,研究方法和视角也丰富多样起来了。除了用得最多的社会—历史的研究方法外,还有用比较文学的研究方法考察郁达夫与外来渊源、传统文化及其他作家的关系的,如黄川的《外国作家和文艺思潮对郁达夫的影响》、李玉明的《郁达夫与中国古典文学》、冯奇的《郭沫若与郁达夫的浪漫世界之比较》等等;有从美学的角度进行分析的,如纪秀荣的《郁达夫小说的美学追求》等;有运用人格心理学的理论来探讨的,如黄爱华的《郁达夫的“变态艺术人格”及其成因》等;有从生命文学的视角来解析的,如耿传明的《郁达夫生命文学创作的思想特征新探》等;有用文化学的眼光来观照的,如阎建滨的《选择与焦虑:文化视角中的郁达夫现象》;更有从文学的叙事模式切入的,如王晓初的《心境小说:郁达夫早期小说的叙述形式和意义》等等,可谓丰富多彩,不一而足。尽管他们的有些观点、结论还不够成熟,正确与否有待进一步验证,但毕竟活跃了评论界,使郁达夫研究出现了勃勃生机。

   郁达夫研究在第三阶段形成空前的高潮,出现如此可喜的局面,可以说完全是“改革开放”的时代促成的。三中全会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春风,吹开了文艺工作者的被禁闭的心,唤醒了评论家们的批评主体意识,使学术界肃清“左”倾思潮的流毒重新认识和评价郁达夫成为可能。由于政治气氛的宽松、思想观念的开放和学术空气的活跃,批评家们才得以大开批评言路,各抒己见,多角度、多层次地对郁达夫及其作品进行全面深入的分析探讨,从而使郁达夫研究向纵深掘进。特别是随着西方最新学科和理论的不断介绍、引进,新一代研究者更是凭着他们勇于探索的精神和独立不羁的批评个性,纷纷依照新的理论和思路进行解析,并提出了一些很有价值的新观点、新结论。这不仅是郁达夫研究的新成果、新收获,也说明中国的新文学批评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曲折道路后,终于借祖国改革开放的东风,获得了独立的品格,迈上了成熟之路。

   注释:

   ①a 本文只评述大陆的郁达夫研究,香港、台湾、日本、新加坡、美国、前苏联、法国、捷克、朝鲜等地区和国家的众多学者的研究成果,限于资料不全,难以把握全貌,只好忍痛割弃了。

   ②a ④a 郁达夫:《鸡肋集•题辞》、《郁达夫全集》,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12月版,第5卷第329页。

   ③a 仲密(即周作人):《沉沦》,原载1922年3月26日《晨报副镌》“文艺批评”栏,转引自王自立、陈子善编《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12月版,第306—307页。

   ⑤a 载《表现的鉴赏》,上海现代书局1928年版。

   ⑥a 原载1924年12月29日北京《京报副刊》,转引自《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17页。

   ⑦a 郭沫若:《论郁达夫》,原载1946年9月30日《人物杂志》第3期,转引自《郁达夫研究资料》上册,第93页。

   ①b 原载1927年5月16日《洪水》第3卷第33期,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21—324页。

   ②b 原载1927年9月5日《一般》第3卷第1期,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30页。

   ③b 原载《达夫代表作》,上海春野书店1928年3月初版,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37、350、358页。

   ④b 原载《文艺讲座》,神州国光社1930年4月初版。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61—362页。

   ⑤b 原载1934年9月1日《文艺月刊》,第6卷第3期,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81—387页。

   ⑥b 见刘大杰《郁达夫与〈迷羊〉》,载1928年4月20日上海《长夜》第2期。

   ⑦b 韩侍桁《迷羊》,原载1933年3月1日《创造季刊》第1卷第1期,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77页。

   ⑧b 杜衡《她是一个弱女子》,原载1932年8月1日《现代》月刊第1卷第4期,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372—374页。

   ①c 原载1946年9月《民主周刊》第48—50期,转引自《郁达夫研究资料》上册第88页。

   ②c 郭沫若:《论郁达夫》。

   ③c 郭沫若《再谈郁达夫》,原载1947年11月15日《文讯》月刊第7卷第5期,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上册第162页。

   ①d 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460—461页。

   ②d 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457—458页。

   ③d ④d 参见《郁达夫研究资料》下册第470—471、495页。

   ⑤d 参见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版。

   ①e 载《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0年第1期。

   ②e 载《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83年第2期。

   ③e 见夏衍在“首都纪念郁达夫遇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载1985年8月30日《人民日报》第1版。

   ④e 胡愈之:《郁达夫——爱国主义者和反法西斯的文化战士》,载1985年8月30日《人民日报》第3版。

   ①f 载《文学评论丛刊》1983年总第17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802.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沪)1996年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