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飞龙:重温柏克保守主义的多重意义

——《埃德蒙-柏克:现代保守政治教父》译者序

更新时间:2015-10-05 11:50:17
作者: 田飞龙 (进入专栏)  
对激进主义,实在需要一种相对主义的同情理解。激进主义如同一种历史高潮,短促、绚烂而悲怆难续,而保守主义如同一种历史生活,绵延、庸常却回味无穷。笔者数年前曾以当时之思想口味认真译读潘恩的《人的权利》与《理性时代》,其中大幅痛批英国宪法与柏克保守论述的段落至今记忆犹新,然而今天借助诺曼议员的传记较为全面地品读柏克的思想背景与细节,竟有一种冰火两重的奇特思想体验。当然,以今日笔者的思想积累与政治思考,对柏克的评价与欣赏当高于潘恩,而对引致高潮迭起、不断革命的激进主义,则不再无比追慕。从潘恩到柏克,这种译读经历是笔者学术生涯的一段宝贵记忆。每一阶段遇到正确的思想机缘与领路人,是一种幸运。

   本书翻译之提议来自北大出版社策划编辑柯恒,他是笔者的南大师兄,近年来致力于西方政治思想类题材的选题与译介策划,推动一种重新“发现”西方核心观念之源流关系的智识工作。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知识生产取向,可以在思想与历史的双重意义上对中国百余年来阅读西方的“浅尝辄止”知识惯习及政治社会层面的激进主义潮流提供一种据以节制和反转的理性资源。只有更大范围、更高强度地深读西方,才能更恰当且更有质量地讨论当代中国的政治、宪法与一般公共事务。当然,具体到本书,柏克保守主义显然包含了西方政治思想的丰富营养,这种营养不同于激进主义提供的、被过分窄化和简单化的“自由个人主义”方案,而是“续源开流”式的整全世界观与历史哲学。中国近代以来的西化和现代化在“救亡图存”的强大功利动机下曾以不断加码的激进主义与传统切割,导致政治建构、社会治理与文化布局上的源流断绝,其结果就是权力建构与经济建设突兀而起,但宪制进步、权利生成、软实力建设与道德文化重构层面则步履艰难,进展有限。柏克保守主义教诲我们尊重传统与秩序,从传统中汲取改革智慧,这对经历不断革命、改革与经济崛起后寻求文明复兴与历史综合的当代中国而言,显然是一种切时而切近的思想资源。

   在诺曼议员的母国,英国宪制及其保守主义传统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生死考验:第一,英国的保守宪制以其独立自主的政治体系与帝国秩序为前提,而欧盟整合引致的“英国欧陆化”难题逐步改变和侵蚀着英国政治传统,是否退出欧盟构成英国议会政治的核心辩题,保守派首相卡梅伦连任及推动的退盟公投可视为英国保守宪制自我维护的一种政治努力;第二,公投文化在英国宪法政治中的兴起是保守主义政治文化的一次灾变,是英国政治面临的一次重大挑战,“苏格兰公投”之政治阴影并未散去,启蒙世界观下的政治激进主义在英国内部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和冲击力;第三,诺曼所谓的“自由个人主义”对英国社会团结、社会资本及青少年的原子化影响以及由此导致的英国公民对政治与社会的疏离感,造成了实实在在的政治社会危机,伊斯兰国对英国青年的吸引力就是一例,逼迫卡梅伦政府制定五年期的公民教育计划予以反制;第四,英国宪法的结构性改革面临巨大分歧,“政治宪法”与“法律宪法”的路线争议无法消解。重温柏克,正是保守派议员诺曼面对上述政治焦虑与考验的积极反应。任何思想考古,其真正兴趣和利益必在当代。

   总之,这是一次十分精彩的柏克思想重访之旅。译介这部著作,对于增进国人对英国宪制及其保守主义传统的深度理解十分必要,亦大大有利于全面深化改革时期在政治思想与制度筹划上对激进主义的有效节制。与柏克式保守主义相比,中国的文化保守主义以大陆新儒家的强劲姿态回潮并有着转场与聚焦政治保守主义的坚定学术抱负与意志。对此我们除了坚持一种“温情与敬意”及“同情的理解”之外,亦需要:一方面,对儒家治理哲学与文明叙事具备一定的内部阅读和理解,以便以真正保守主义的思想与知识资格进行恰当评判,否则很可能犯下既往简单批判儒家的外部视角错误;另一方面,对中国近现代史中接受和形成的中国当代传统之合理性及继续接纳转型为现代政治社会的规范性予以充分肯认,确保与传统的和解及勾连不反向侵蚀与消解中国现代化的既定成果与发展方向,而是补益于中国未完成的现代化进程。中国的保守主义问题复杂于西方,症结在于古今之外尚有中西之维,文明复兴当受到时代性与现代性的恰当限定。不过,撇开具体的政治意识形态纠葛,柏克保守主义在理解传统与现代、保守与激进、改良与革命、社会与国家、个体与整体、自由与秩序等诸多方面显然可以给出丰富的营养和启发。翻译柏克思想传记,亦包含着笔者对大陆新儒家兴起的同情理解和思想期待。笔者深信,中国的文化乃至于适度的政治保守主义在根本原理上是与柏克保守主义相通的,不通处乃思想阅读与建构之粗浅所致。柏克的保守主义教诲在一般原理上对当代中国必有深刻启发。

   当然,柏克是多面复杂的,也已经在历史长河与各国发展中产生了千差万别的影响。中国政治社会在今日的初步自信下寻求文明复兴、历史综合与政治重构,可能依然无法回避柏克当初面临的新旧交替之际的思想辩难与制度纠结。那么,耐心读读本书以及根据这一线索阅读柏克原著,相信会为诸多国人内心之深切忧虑提供一二疏解。

  

   (作者系北航高研院讲师,法学博士,本文系作者译著之译者序完整版,其节选部分曾刊载于《南方周末》2015年10月1日,标题为“柏克:以保守的方式催生现代秩序”)

  

  

  

  

   【附录】

   原著与中译本索引:

   Jesse Norman, Edmund Burke:The Visionary Who Invented Modern Politics, London:William Collins, 2013.

   [英]杰西·诺曼:《埃德蒙·柏克:现代保守政治教父》,田飞龙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8月版

  

   目录

  

   插图列表(略)

   译者序:重温柏克保守主义的多重意义(田飞龙)

  

   导论

   第一部分 柏克生平

   第一章 一名海外爱尔兰人:1730—1759

   第二章 权力内外:1759—1774

   第三章 爱尔兰、美洲与暴民之王:1774—1780

   第四章 印度、经济改革与国王之疯癫:1780—1789

   第五章 反思革命:1789—1797

   第二部分 柏克思想

   第六章 声誉、理性和启蒙计划

   第七章 社会性自我

   第八章 锻造现代政治

   第九章 自由个人主义的兴起

   第十章 价值的复苏

   结论:今日之柏克

  

   参考文献

   致谢

   索引

  

  

   作者简介:

   瀀罧·诺曼是英国议会保守党议员,代表赫里福德和南赫里福德郡选区,同时为英国右翼智库“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的资深成员。他是全国性媒体上经常露面的专栏作家,撰写了大量的宣传册子和文章,包括《同情式保守主义》(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以及网络博文,www.jessenorman.com。2012年,他荣获《观察家》杂志(Spectator)年度议员和《议会杂志》(The House Magazine)年度后座议员称号。

  

   译者简介:

    飞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香港大学法学院Leslie Wright Fellow(2014-2015),主要研究方向为宪法与政治理论、行政法与公共治理、港澳基本法。

  

   对《埃德蒙·柏克:现代保守政治教父》一书的学术褒扬

  

   ·“杰西·诺曼已将柏克成功带回当代——其实早该如此。这是对一位政治家的一份迟来的重估,他是现代政党之父,他以同等的充沛元气和聪明才智反对英国对印度的剥削以及法国大革命的血腥暴政。任何关注政治的人士都会紧紧抓住这本书并狼吞虎咽地读完。”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

  

   ·“[诺曼]关于埃德蒙·柏克的新著寻求就今日托利党之特定属性展开争辩。全力以赴......诺曼极其出色地对当下状况[提出]了一种颇具分量的批评......这是一本爱国主义宣传册,也是一部饱含巨大领导力的法案。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书。”

   ——乔恩·克鲁达斯,《独立》杂志(Jon Cruddas,Independent)

  

   ·“一部融合传记与政治视角的杰作。这是近五十年来最好的短篇柏克传记......是阅读上品。”

   ——哈维·曼斯菲尔德(Harvey Mansfield),哈佛大学政府学教授

  

   ·“[诺曼]是一名精巧的观念史学家。他对作为其主人公的柏克的演讲和作品开展了一次精彩的提纯工作,以证明在他看来柏克为什么是首要和最重要的保守主义思想家。”

   ——查尔斯·穆尔,《每日电讯报》(Charles Moore,Daily Telegraph)

  

   ·“议员杰西·诺曼的杰作《埃德蒙·柏克》显示了为何他的论述主题依然关系重大。”

   ——菲利普·柯林斯,《泰晤士报》(Philip Collins,The Times)

  

   ·“你不会发现有谁会比这位18世纪的议员更是一名令人印象深刻的政治哲学家了,他大体上构造完成了英语文化圈的保守主义。你也不会发现有哪本书比本书更成为一部关于其生平和作品的精辟、可读之作了。[任何]一名心智开放的保守主义者都将完整读完此书。”

   ——丹尼尔·汉南,《华尔街日报》(Daniel Hannan,Wall Street Journal)

  

   ·“[一部]杰出的新式传记......诺曼为柏克的不朽相关性提供了强有力的理由,[同时]成功地复活了柏克并捍卫了他的思想。这位最伟大的爱尔兰人同时对自由派和保守派教诲甚多,而受其精神指导的政治亦使我们全体得以高贵。”

   ——迈克尔·毕晓普,《美国观察家》(Michael F.Bishop,American Spectator)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7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