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宏运:卢沟桥战争:中日两国历史命运错位之走向

更新时间:2015-09-22 22:05:09
作者: 魏宏运  
日军损失甚众。佐伯部之中泽部队步兵一等兵远藤荣三郎等十五名被击毙,一等兵小林俊一等负伤者为数亦众。酒井部队于7月16日22时许,在宾县元宝河北方地区,与义军首领九洲等联合军交战三小时,双方均有伤亡。7月19日,藤林部队在巴彦达子营包围义军,义军奋勇突围,日军受创甚重。7月21日,义军炸毁满洲河铁桥,颠覆哈大线之列车。9月,义军在沈吉线破坏了海龙铁桥。日军在该地附近各村贴出标语,警告各乡民,勿为义军利用,否则一经发觉,全乡村皆受炸毁。但义军仍活动如常。据一般估计,在满之日军约有40万人,但皆不如义军之惯善于游击战,大有疲于奔命之苦[13]。1939年2月,据游击队领袖讲,热河境内已成立游击队第12军,属于抗日联军管辖,杨靖宇部且已扩至朝鲜境内[14]。

   内蒙古境内之游击队在马占山、傅作义领导下,日益扩大,且有英勇的蒙古士兵协同作战。当地民众皆坚决拒绝替日军做走狗的伪政府一切法令。哈尔滨市的反日运动高涨,因反日嫌疑被捕者曾达千人,情况极度紧张。1938年底,日军自津浦路经由山海关古北路、热河铁路运往关外者已达万余人[15]。日伪军数万围剿讨伐,抗联部队转入深山老林中神出鬼没打击敌人,最困难时以树皮、草根、野兽来充饥,但从未停止战斗。

   (二)正面战场

   在正面战场,国民党军与日军展开浴血奋战,重要战役有太原会战、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随枣会战、豫南会战、上高会战、长沙第三次会战、滇缅路作战、浙赣会战、缅西滇西作战、常德会战、豫中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鄂西会战、豫西鄂北会战、湘西会战、桂柳反攻等,并派兵赴缅甸作战。每次会战,敌我伤亡都很巨大。中国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生存而战,也是为世界和平与安全而战。在这场正义与非正义战争的较量中,中国军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和努力,日军则是人类刽子手,其兽性暴露淋漓。以上海抗战而言,日本动员的兵力约30万人,中国先后投入兵力70万人。中央军参战人员占其总数的3/5,还有广东、广西、湖南、四川、贵州等省军队参战,战争历时三个月。据著名战将第17师师长王敬久讲:"我为自卫之战,数十年来自甲午以迄今日,对敌人之忿怒,至目前始有发挥之机会,故全体官兵皆以必死之心,壮烈抗战。"[16]又据李宗仁讲,此役毙敌6万多,我军"每小时死伤辙以千计,牺牲之壮烈,在中华民族御外侮的历史上,鲜有前例"[17](P659)。

   徐州会战,也称"鲁南会战",进行了五个月,日军先后投入兵力约40万,中国参战兵力约60万,由李宗仁负责指挥,从1938年3月中旬开始先后在临沂、滕县、邳县、郯县、峄县等十余处展开。为了指导这次战役,蒋介石令白崇禧赴徐州协助李宗仁对日作战。白崇禧行前曾在武汉同周恩来、叶剑英商量战略思想。鉴于当时土肥原师团分布于津浦线及临(城)台(儿庄)线,板垣师团分布于临沂县及台儿庄,矶谷师团扼守邹城县,周恩来主张应结合运用阵地战、运动战和游击战,集中优势兵力,将日军歼灭在台儿庄一带。白崇禧将周恩来的这一战略构想转告李宗仁[18](P152)。其后不久,周恩来、叶剑英又派张爱萍以八路军代表名义去见李宗仁,劝李宗仁先攻占济南以南、徐州以北的台儿庄、张庄一带山丘,利用有利地形与日军打一个大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在以上战略思想指导下,李宗仁作了周密部署,积极应战。

   1938年3月14日,张自忠、庞炳勋与板垣师团展开搏战,"我军以一当十,毙敌四五千名,并阵亡敌将数人,大批敌军狼狈溃窜,实为我抗战史上增无限之光荣"[19]。战局中心在台儿庄,在临台线上敌我双方都布置重兵。此役日本从平汉、平绥、关外青岛、上海等地急调其驻军赶赴台儿庄,还从日本神户调来两队化学兵。中国调孙连仲、汤恩伯、关麟征、孙震、王铭章师等参战。蒋介石亲到前线视察,对在津浦线上不战而退的韩复榘判处死刑。孙连仲到台儿庄内督战,命令池峰城师长要以士兵打完了要把自己填进去的精神率部死守,并表示:"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勇猛的池师将士一律手执大刀,腰中满插炸弹,与敌肉血相搏,在不到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往返厮杀,逐村争夺,即使伤亡官兵高达70%,士气仍丝毫不减。一位亲眼目睹战争实况的外国记者写道:"华军与日军板垣部队现正在鲁南前线做拉锯式之战争,昨晚(1938年5月3日)华军由屋内爬出,在墙上挖若干小孔,然后由孔内用火棒掷入日军占领之房屋,激战至今晨,华军卒将日军击退,遗下血迹遍身之尸首甚多。记者目睹华军奋勇闯向日军阵地进攻,并用燃烧之高粱,掷入日军居所。日军亦以燃烧弹反攻,华军房屋亦着火燃烧,华军因此受伤多人。至于日军之伤病,大都皆由麦田中用绳拖至后方。余又目睹华军进攻郯城与邳县间之捷庄,日军虽以猛烈之机枪扫射守军,然今晨华军卒冲入庄内,与日军激战。最近五日来之战事,已较台儿庄之战争为猛烈,日军伤亡者已在三千人以上。"[20]这一身临其境的战争记录,为鲁南战事的片段。

   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行抵运河前线亲自督战,指挥部队在临城台儿庄与韩庄之三角形内大举向日军进攻,收复了台儿庄一带村落。他做事果断,严令汤恩伯部至台儿庄附近,而汤部在姑婆山地区逡巡不前,他立刻下令:如再不听军令,贻误戎机,致使孙连仲覆灭而台儿庄失陷,当照韩复榘之前例照办。4月6日,汤部抵达台儿庄地区,日军撤退不及,被我20余万军队包围,我军发动全面进攻,日军退至峄县、枣庄一带。5月,日军又从各地调兵包抄徐州。5月18日,有大雾和狂风大作,李宗仁、白崇禧、汤恩伯等率部数十万人退出徐州,日军企图消灭第五战区主力部队的计划破产。指导徐州会战,是李宗仁一生中最为光荣的一页。

   以后正面战场的对日会战,有胜利,但多数是失败。虽有失败,但抗日战争表现了中华民族为了生存而抗敌到底的精神。因为人们笃信,抗战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正义的中国。

   (三)敌后战场

   敌后战场,是由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纵队等开辟的,开始时也有部分国民党军参加。

   1.八路军领导的华北敌后抗战。最先由陕西开赴山西作战的是朱德、彭德怀率领的八路军三个师:林彪、聂荣臻领导的115师,贺龙、萧克领导的120师,刘伯承、徐向前领导的129师。为了更好地领导敌后抗战,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华北分会,作为中共在华北敌后最高领导机构,朱德为书记,彭德怀为副书记,任弼时、张浩、林彪、聂荣臻、贺龙、刘伯承、关向应为委员。1937年9月,八路军总部进抵太原。11月,周恩来和阎锡山商定成立战地动委会,续范亭为主任委员,南汉宸为组织部长,程子华任武装部长。

   八路军开赴抗战前线后,迅即根据毛泽东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发动对日作战,并旗开得胜,取得平型关大捷,赢得了国人的信任和赞扬。随着游击战争的开展,中共很快创建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根据地。据一位英国人考察平汉津浦后讲:"日军虽占华北,但河北省之一半,山西之大部,及察哈尔之一部,仍在华军手中,该地中国当局已组织地方政府,每日与汉口用无线电通消息,政府之所在地为山西,在战前之地方官吏仍照旧行使职权。该区内之农民,仍耕种如昔。除无线外,区内设有电话与各地联络电话线,距日军占领之铁路线仅5英里。邮局仍然照常工作,自印青天白日之邮票。区内四周之公路,皆被破坏,以阻日军之进攻。区内之交通线则极坏,汽车每小时之速度不能过十英里。当局对于教育仍极注意。区内虽无中学,但小学确有数所,各校学生均颇多。北平之商人亦时至区内贸易,均能安全出入,所携大宗款项亦无被劫之虞。该区之组织系以军事为主干,每周皆须受数小时之军事训练。"[21]

   游击队的抗战声势很大。自1938年5月5日起,平津一带游击队分袭北平西部南郊,与日伪军激战,在天津南郊八里台及海河沿岸不时出没,打击日伪军。平津道上,日伪军用车屡屡倾覆。津东一带游击队常常夜袭日伪军海河沿岸各地据点等,使得自津至大沽间的日军运输船舶及所有小轮夜航完全停顿。"敌军尸体源源由津浦线运津,官员尸体在津海光寺焚化,士兵尸体运塘沽焚化,装轮运回。"[22]各地抗日游击队频频出击。在冀东,游击队在玉田、丰润等地活动,敌伪派往之人员逃避一空,伪县长不敢就职。在冀中,游击队克复河间、献县后,保定附近各县日伪军之联络曾断绝。有感于八路军的威胁,日军从1940年起采用"各处分散和蚕食战术",并在占领区内建立据点网,配备堡垒和铁刺网。日军虽然在华北建立了一个个堡垒森林,但八路军仍在日军堡垒森林穿梭活动。

   1944年,中外记者经过艰难呼喊和要求,终于在重庆国民政府准许下赴延安和晋察冀地区考察,并撰写了一系列考察论著。哈里逊·福尔曼即在《中国解放区印象记》一书中记述了抗日根据地的很多情况。其中,在谈到晋察冀边区时还特别记述了聂荣臻讲八路军是怎样战胜日军的:"日本人好像很快地就完成了肥沃的华北平原的占领。于是我们决定要唤醒人民,组织他们,武装他们,帮他们能自助,这永远是一个游击队司令必须做到的一点。我们教他们如何制造地雷和手榴弹。我们教他们如何射击,如何破坏敌人交通线,如何保卫自己的家庭和田园。我们教他们新的技术--隧道战略、地雷战略、壕沟战略、麻雀战略,以及其他各种对付深居于坚强据点及堡垒内的敌人的作战方法。我们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成功。"[23](P118)在国民党和日本双重封锁的压迫下,八路军紧紧依靠抗日根据地人民,不断发展壮大,华北抗日力量是日军根本无法加以阻止和消灭的。

   2.新四军领导的华中敌后抗战。全面抗战开始后,在国共合作抗战的旗帜下,散布于鄂、豫、皖、浙、赣、湘、闽7省和40多个县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叶挺和项英任正、副军长,军部下设四个支队(每支队相当一个师),陈毅、张鼎丞、张云逸、高俊亭分任支队司令。新四军成立之初共万余人,后不断发展增至十余万人。其作战地区主要限于长江南岸苏皖地区的南陵、繁昌、芜湖、当涂、南京、江宁、句容、镇江、丹阳九个县市。在这一窄狭地区,日军设置了大量的城防、据点和碉堡,并布置一定兵力。

在抗战险境中,粟裕率领新四军先遣队于1938年5月19日,即徐州沦陷之日,率先进入江南战场。其后,新四军主力相继开进南京、镇江、丹阳、句容、金坛、武进、溧水、高淳、芜湖一带,采取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的方针,展开对日作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406.html
文章来源:《河北学刊》2015 年第3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