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裴小革:新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基于阶级分析方法的研究

更新时间:2015-09-22 00:11:41
作者: 裴小革  

   20世纪70年代以后,社会主义运动在世界范围逐渐陷入低潮,加上西方各国经济在没有根本改变资本主义的阶级结构的条件下实施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的局限,使西方各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出现了滞胀危机,利润率下降,通货膨胀加重,这就为新自由主义的抬头和阶级结构重新走向两极分化创造了条件。现代资本主义阶级结构演变成重新由新自由主义主导的标志,就是撒切尔(M.Theagaret)和里根(R.Regan)分别在英国和美国的上台。

   新自由主义并没有阻止19世纪末发生的公司规模、金融控制和管理崛起的变革趋势,也没有取消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但使这些变革和政策的内容和目标都有了广泛和激进的变化。它推动管理崛起走向一个新的方向,要求管理回到“市场经济”(在这里的“市场经济”实际上是指“不受限制的资本主义经济”,其实是要求管理层不受工会制约和政府调节,只听命于资产阶级上层),在各个经济领域特别是金融部门去规则化,实施意在保护资产阶级上层利益的宏观经济政策,即所谓管住货币、放开市场。

   在新自由主义的主导下,上述变化都是与资产阶级上层的利益一致、有利于他们收入最大化的,大众工人阶级的收入和购买力受到了打压。资产阶级上层借助新自由主义恢复了金融霸权,不断增长的政府和家庭债务成为金融部门巨额收入的来源。这些情况如果没有管理阶层特别是上层管理者和资本家阶级的结盟,是不可能发生的。就阶级结构来说,上层管理者和资本家阶级的结盟,取代或弱化了因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强势崛起而出现的上层管理者和大众工人阶级的结盟,是新自由主义兴起的重要条件。

   三、资产阶级主导的新自由主义战略

   20世纪70年代开始大行其道的新自由主义战略,始终是由资产阶级主导的,它像资本主义经济本身一样,不断受到其内在基本矛盾的困扰,因此,尽管它在实施初期对于克服凯恩斯学派经济政策的负面影响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很快就引起经济危机的大规模爆发。

   新自由主义战略的一个首要经济社会秩序目标,就是大幅增加资产阶级上层的收入水平,少向生产领域投资,也尽量减少面向低收入者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为了在收入分配方面向资产阶级上层倾斜,国内投资被迫减少。特别是在美国,新自由主义战略意味着生产领域的收缩,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自己只发展服务业,集中生产关键的知识、教育和研发,并向世界提供金融服务。这些国家都强调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并试图把自己打造成金融中心。它们所遭遇的风险,不但使制造业基础商品的生产效率下降,而且制造业的研发、创新和高技术商品减少,导致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受到动摇。

   新自由主义战略增加资产阶级上层收入,又是通过国内和国际经济去规则的金融化来实施的。在美国特别表现在出现大量家庭负债的“结构性金融”,这样筹来的资金被大量卖给了外国投资者,金融衍生品市场大为扩张,各种危险的金融操作在世界范围流行。新自由主义战略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基础上,放任各种脆弱和难以控制的金融机构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不断建立起来,2000年以后更是不断激增。它使得金融部门非凡的收入和赢利能力,在这些年越来越多地建立在不断累积的可疑资产和不安全资本所得的基础上,这种现象常被称为“生产虚拟化倾向”。只有经济危机才能把这种高收入和高利润的幻境还原到现实。

   为了创造资产阶级上层的高收入,新自由主义战略主张尽力削弱政府的宏观经济管理能力。资本在国际上的自由流动,可以削弱或阻止给定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在没有全球性规则和政策,或有这样的规则和政策但很无效的情况下,不受限制的金融化和全球化使得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控制金融和宏观经济的能力都面临着巨大的威胁。在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以前,只是一些加入新自由主义“共同体”的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像20世纪90年代的阿根廷,受到这种威胁的困扰。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发展,情况发生了变化,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积聚巨额资本用于投资,美国经济比欧洲经济在新自由主义战略作用下聚集了更多爆发经济危机的内在风险。

   实施新自由主义战略的各个资本主义典型大国,在增加资产阶级上层收入和减少宏观经济管理方面是很普遍的,美国则和它们稍有不同,美国利用其政治经济霸权地位,可以在推行新自由主义战略的过程中扩大自己在全球的金融霸权,在这方面它远远超出了其他资本主义国家。这样,新自由主义战略的内在矛盾也就在美国比在别处有了更典型的暴露。其突出表现是实体经济积累率的下降和经济不均衡的累积增加。美国还在另一个方面不同于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其霸权地位和美元国际货币的独特地位,美国可以不要求对外贸易平衡,从而把商品生产的国际化推进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一方面,美国的国内经济的积累率是下降的;另一方面,消费需要却因进口和贸易赤字的增加而上升。结果,美国对生产能力的使用和与此相应的增长率水平,都要受到强烈的国内需求的刺激。这种刺激是建立在不断增长的家庭负债基础上的,它引发了住房投资的繁荣。这种繁荣的取得,又只能依赖于高风险的金融创新。相互联系的金融化和国际化,加上其他国家金融机构和政府与美国的联手合作,为大幅增加美国家庭负债提供了前提条件。新自由主义战略的宏观经济效应,有可能逐步侵蚀美国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但也有可能引发重大经济危机:一是有可能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导致新自由主义战略的搁浅;二是可能的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会使脆弱的金融结构更加不稳定,导致世界范围的经济危机;三是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会加剧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四是引发美元危机。上述可能有的已经变成了现实,例如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及延续至今的欧债危机和美债危机,有的是否发生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四、简要结论

   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延续至今的欧债危机和美债危机,都是在新自由主义战略推动下爆发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新自由主义战略的兴起,既有它的阶级结构演变基础方面的原因,又有美国在世界范围特别是金融领域的霸权地位方面的原因。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起因首先在于资产阶级上层对高收入的追求,这种追求在金融化和全球化的过程中,为取得实际收入使虚拟资本剩余价值的创造超出了可持续的限度。金融化和全球化都是资产阶级上层获取高收入的工具。与战后初期对金融扩张实行严格限制不同,资产阶级主导新自由主义战略具有强烈的金融扩张冲动,2000年以后这种冲动更为加强。金融化和全球化导致脆弱的和不受控制的金融机构,同时弱化了起稳定作用的宏观经济政策。在一个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动的世界里,利率、贷款和汇率都是很难控制的。

   新自由主义的金融化和全球化增加了资产阶级上层的收入,却引起了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失衡,这在美国表现得比较突出:一是实体经济积累率低下和不断降低;二是贸易赤字巨大;三是对国内外债务的依赖不断增加。美国实体经济积累率低下只是引起经济危机的一个方面的原因,另一个更重要方面的原因则是消费的超常增加,特别是资产阶级上层的消费的超常增加。因此,此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应被解释为积累过度或消费不足,而是积累不足条件下的消费过度。在美国,进口远大于出口,不断加大的贸易赤字支撑起了这种消费过度。

   美国不断增长的家庭债务,是金融机构贪婪追求利润和去规则化的结果;不断增加的贸易赤字则是美国借助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可以在不使美元稳定遭受巨大冲击的条件下实行开放政策的结果。美国经济的这种失衡,产生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家庭消费需求大幅扩张。新自由主义战略的一个重要影响,就是促使消费需求增加。由于实行贸易开放政策,用于满足消费需求的商品可以被不断进口。因此,这些消费需求并没有为美国国内生产者提供市场需求,而是增加了贸易赤字。二是管理者下层和大众工人阶级的实际收入增长缓慢甚至下降,对消费需求的刺激主要依靠大胆的信贷政策。三是由于无法平衡对外贸易,金融创新放松了信贷监管,金融衍生品市场过度发展,导致家庭负债增长扩张失控。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并引发了重要金融机构倒闭。它们不但是金融化一个方面的结果,而且是2000年以后美国金融扩张、宏观经济失衡中多种因素共同促成的结果。美国的次贷危机和金融机构倒闭像地震波一样冲击了全球脆弱的金融结构,它们是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触发器,但不是根源,因为同美国的次贷危机和金融机构倒闭一样,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延续至今的欧债危机和美债危机,实际上都根源于资产阶级主导的新自由主义战略。

   参考文献:

   [1]陈佳贵,刘树成.国际金融危机与经济学理论反思[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

   [2]程恩富.应对资本主义危机要超越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J].红旗文稿,2011,(18).

   [3]何秉孟.新自由主义评析[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4]李慎明,等.2009:美元霸权与经济危机(上下册)[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5]裴小革.经济危机整体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再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6]王伟光.世界金融危机和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历史命运[J].中国领导科学,2011,(12).

   [7]吴易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8]Ambler,S.,et al.The Cyclical Behaviour of Wages and Profits under Imperfect Competition[J].Canadian J.Econ,1998,(31).

   [9]Bibiie,Fori O.,et al.Endogenous Entry,Product Variety and Business Cycles[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2012,April,vol.120,no.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387.html
文章来源:《理论探讨》2015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