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超:政治衰败概念的分析与重构 ——基于“三层次”概念建构法的尝试

更新时间:2015-09-22 00:06:58
作者: 袁超  
政治衰败或称权力失序由“政体隐患”和“权力互斗”共同触发,着手分析这两个方面的构成即是提出第二层次维度。

   由于“政体隐患”和“权力互斗”都具有丰富且复杂的现实内涵,所以应该确立反映不同性质的维度。但考虑到依据性质确立的维度可能也会存在分歧或缺失某些特殊性,本文选择采用家族相似性规则来建构第二层次维度,该路径的优势在于能够通过适当地增加第二层次维度来同时增大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为进一步深化研究留下空间。在这种认识之下,“政治衰败”的第二层次维度的建构规则可以表述为:(1)并不是必须所有维度同时满足才算作发生政治衰败;(2)整个第二层次的维度数量具有可扩展性;(3)某一维度下的指标含义或是多种维度的组合状态均可转换成对政治衰败程度的描述;(4)就本文提出的维度而言,无论是单一维度作用,还是所有维度共同作用,都意味着权力失序。

   结合前文论述,“政体隐患”意味着阻隔不同权力相互转化的屏障是脆弱的或者缺失的,其具体维度有:(1)政治权力内部失衡,强调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以及处于统领地位的个人或集体的统治权(主要指党权、军权)等政治权力之间因受到某些结构性因素的影响而强弱失衡,集中表现为强势部门或政治强人对弱势部门权力的侵夺;(2)政经关系无序,指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各自跨越其自有领域并俘获对方,主要表现为政治权力主体(包括国家、政党、军队等)侵入经济领域寻租或经济权力主体(包括国内资本集团、跨国公司和利益团体等)俘获政治权力以获利;(3)社会政治参与失控,指因社会权力过度侵扰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主要表现为因街头政治和社会暴力而导致政权动荡、经济衰退等。“权力互斗”可以被认为是基于“政体隐患”而表现出来的政治过程,在一定时空范围内,二者不存在绝对的先后顺序,也不存在绝对的主从关系,但却是相互依存的,权力互斗具体维度有:(1)权力主体高能动,权力主体为寻求和保证自组织利益而易于诉诸集体行动;(2)公共规则失灵,即现存的制度规则对权力主体的约束力很弱,甚至可能毫无约束力。

   3.第三层次的质化指标:提高概念的可操作性

   提出第三层次的目的在于尽可能地实现概念的具体化,以便于搜集经验数据,进行定量分析。然而,笔者认为,政治衰败研究往往出于一种国家的现实政治诉求,即尽可能地避免政治衰败(无论程度轻重)。因此,这项研究的重点不在于测定一国是否是政治衰败国家和精确度量其政治衰败的程度(当然这个也很重要),而是探寻其任何程度、各种形态政治衰败的具体发生原因,同时分析其因果机制。为服务于这样的研究目的,笔者暂不考虑需要明确加权和编码的量化指标,但这并没有导致概念的非操作化,因为本文提出的将是有助于展示和分析因果机制的质化指标。

   “政体隐患”的第二层次维度围绕政治权力、经济权力和社会权力三者之间的权力失序设定,它们的质化指标应当能够集中反映这三类权力失序形成的结构性原因。首先,就“政治权力内部失衡”而言,规定权力关系的宪制性设定具有决定性意义。尽管现实政治中的宪制性文件可能也会流于形式,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宪法纲领作为国家构建的奠基性步骤,往往都是规定权力关系的最高权威,它通过划定国家组织部门来分配政治权力,并通过设计具体的制度机制对其权职进行规制,搭建起具有权威性和稳定性的权力分配与运行框架。科学的政权安排、部门设置和制度机制是国家治理的基石,有缺陷的权力架构就会为权力失序埋下隐患。然而,哪怕有关于权力秩序的“完美蓝图”,也未必就能框定现实政治,因为支配阶级⑰在整个权力关系中的结构性地位将会发挥关键作用,尤其是法理在位者之外的能对政局产生重要的实质性影响的个人或集团,比如泰国和埃及的军人、泰国的国王以及中东地区的宗教领袖等,这种支配阶级的地位往往不是源于宪制性设定,而是确立于强大的认知环境。其次,“政经关系失序”则开始指涉政治和经济权力各自跨越其自有领域而寻求利益最大化。现实中不可能缺少政经互动,因此也不可能要求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完全平行而不交叉,关键在于当“政经互动”演化为“政经勾结”,权力失序也就发生了,这意味着政经任意一方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已经伤及对方的利益,甚或是第三方的利益。比如,当强势资本集团俘获政府机关,最明显的就是他们几乎可以直接制定有利于本集团而可能伤及社会利益的公共政策,又如当政治主体强势垄断资源,他们可能维系了自身的统治,但是却牺牲了市场繁荣,这便具有了“诺斯悖论”的味道。再次,“社会政治参与失控”强调的是社会权力的脱轨,主要关注共识缺失和社会分裂这两种结构状态,共识缺失会消解社会凝聚力并进一步导致社会权力碎片化,一旦代表不同利益的社会组织崛起,尤其是当他们还缺乏政权共识甚至是国家共识时,这种静态的社会分裂就有可能形成集体行动。

   “权力互斗”从过程视角对权力主体和权力运行规则这两个维度进行讨论,其质化指标应当集中反映关键性的权力失序过程。“权力主体高能动”是对权力主体自主性和行动力方面的评价,意味着分别掌控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力的能够产生实质性影响力的组织或个人有足够能力追逐个体理性。权力主体主要包括政治方面的军人、政党、官僚体系,经济方面的资本集团或跨国公司以及社会方面的社会组织,此外,克里斯马型领袖可以合并到对其组织化支持力量的分析当中。权力主体之间为争夺资源而试图相互施加影响就是权力失序的起点,要突破“互动”与“争斗”之间的本质区隔,一方面需要权力主体具有相当程度的独立自主性,另一方面需要公共规则失灵。实际上,公共规则的失灵往往并不完全意味着规则设计缺陷或者规则缺失,恰恰有可能源自国内认知环境和国际压力的共同作用,因此,需要具体案例具体分析。权力失序过程是由权力主体争斗与公共规则失灵共同引发的,它一般表现为军人干政、恶性党争(中央层面的否决性政治或地区性政党之间的对立)、官僚系统的部门争斗和对外寻租、资本集团“问”政和非理性的街头政治等政治过程,而在公共规则失灵的情况)下,这些政治过程则会共同形成整个国家层面的治理困境,比如国家部门间和国内政府间的政令不畅,法制崩坏和法治不彰,国家能力逐渐消解殆尽以至征税无能,甚至无力阻止国家分裂等。

   表1是对前文论述的整合,它清晰地展示了政治衰败的三层次概念结构。需要说明的是,表中罗列出的维度和指标只是笔者的一个初步尝试,它们并没有穷尽复杂的现实政治,但却为重新认识政治衰败提供了一个充满潜力的探究空间。


   三、结语

   综上所述,本文已尝试性地重构了政治衰败的概念,使之同时蕴含了关于政治衰败的实在论、本体论和因果论意义。事实上,从基本层次的原因变量到第三层次的质化指标,所有维度既直接或间接地描述了政治衰败的经验现象,又反映了权力失序这一政治衰败的本质属性,最关键的是,权力失序决定并贯通了维度背后的因果逻辑。因此,三层次概念结构的提出实际上为重新认识并解释政治衰败提供了一个可供探讨的理论契机。然而,作为一种框架性的尝试,本文还存在着以下不足:一方面,限于文章篇幅,本文只针对现有政治衰败概念的不足提出了一个应然的建构设想,而对其中各种维度之间、指标之间、维度与指标之间的逻辑关系的论证尚存不足,以后将另文再论;另一方面,操作层次的质化指标还有进一步探索和整合的空间,尤其是要适用于定量分析,就需要重构整个指标体系,并补充加权、编码等;再一方面,笔者坚定地认为实体概念不能只拘泥于“下定义”,而需要嵌入理论,一个科学有效的概念本身就应该是一种理论的精缩,但达致这一层次还需要付诸大量努力,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通过经验案例对概念进行验证、调整和完善。

   注 释

   ① 相关内容请参见Samuel P. Huntington,“Political Development and Political Decay”, World Politics, Vol.13, No.13, 1965;[美]塞缪尔·P.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Francis Fukuyama, 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4。

   ② [美]塞缪尔·P.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序言,第2-3页。

   ③ 比如卡尔(Terry Lynn Karl)提出的民主概念:“民主是一种政治概念,包括如下维度:(1)政策辩论以及职位的政治竞争;(2)通过党派的、协会的,以及其他集体行动形式的公民参与;(3)统治者有义务通过代议机制和法律准则统治;以及(4)文官控制军队。”参见Terry Lynn Karl,“Dilemmas of democratization in Latin America”, Comparative politics,Vol.23,No.1,1990。转引自[美]加里·戈茨:《概念界定:关于测量、个案和理论的讨论》,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24页。

   ④ 戴辉礼:《亨廷顿政治秩序模型的逻辑、内在困境及其启示——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视角》,载《理论探讨》2010第2期,第19页。

   ⑤ 李月军:《比较历史分析视野下政治秩序的起源、变迁与终结——评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载《国外理论动态》2013年第7期,第117页。

   ⑥ 概念结构上的“充要条件”原则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即运用必要与充分条件去建构概念。在传统的哲学逻辑中,定义某一概念,就要给出必要和充分条件,查看某个事物是否符合这种分类。每一必要条件都是第二层次的维度,基本层次与第二层次形成充要关系。参见[美]加里·戈茨:《概念界定:关于测量、个案和理论的讨论》,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6页。

⑦ “家族相似性”是与“充要条件”完全相对的概念结构。任何事物,只要有足够的第二层次维度的相似性,就可以成为“家族”的一份子。在逻辑上,如果用“与”(and)代表“充要条件”结构,那么“或”(or)则代表“家族相似性结构”。以希克斯的“福利国家”概念为例,他将1930年前后的福利国家定义为至少提供以下四种服务中的三种的国家:(1)失业补偿金,(2)退休养老金,(3)健康保险或者(4)工人补偿金。其中并没有一种服务是某一国家成为福利国家时所必须提供的(必要条件),但是,如果国家提供了足够多的此类服务,就能将其归为福利国家,参见Alexander Hicks,Social Democracy & Welfare Capitalism: A Century of Income Security Politics, New York: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9。另,关于“家族相似性”的研究可详见David Collier and James E. Mahon, “Conceptual ‘Stretching’ Revisited: Adapting Categories in Comparative Analysis”,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386.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5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