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云根:通过新安保法:安倍解除了政府的纠结

更新时间:2015-09-20 23:37:57
作者: 马云根  

   日本修宪并非现在的决策,而是长久以来日本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简单来说,是由于日本和平宪法同美日安保条约相互冲突所致,日本不可能放弃日美安保条约。那么,修改宪法和重新解释集体自卫权是唯一的选择,否则,会产生违宪问题。违宪问题在民主国家是个非常严重的事情,执政者都会为此下台,这个悬在日本政府头上的剑,一天不被解除,任何上台执政的政府都会不得安宁。

   日本和平宪法同美日安保条约相互冲突的起因,《1952年安保条约》只有日本单方面向美军提供基地义务,而无任何权利,故不对《日本和平宪法》产生违宪问题。《1960年安保条约》变成了美日军事同盟条约,日本有义务在美国发生战争时与其一同作战。日本政府解释为:个别性的自卫权。日本民众认为,美军遭到攻击并非是日本因素,就不该参战,为此抗议巨大,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在通过“安保条约”后辞职下台。越战开始后,尼克松主义登场,美国要求日本自主防卫,《1970年安保条约》条文没变,但性质扩大为亚洲安保范围,返还冲绳成为必然,还连带着钓鱼岛。由于返还冲绳附带美军基地,国民反映强烈,日本政府为了安抚国民,通过议会确立了无核三原则。美日军事同盟的成立,随着日本的经济实力与日俱增,美国与国际社会也越来越多的要求日本尽其国际义务,当日本参加联合国的行动时,就会遇到许多可能产生违宪的问题,2013年日本为韩国提供子弹就是一个例子。至此,任何上台执政的日本政府,都想要修改宪法和重新解释集体自卫权,但条件一直是达不到。修宪门坎太高,重新解释集体自卫权,又因长期的扭曲国会而作罢。

   日本国内许多反对修改宪法的人,并非是害怕日本走军国主义的道路。日本的宪法已将走向军国主义之路堵死,而是尝到了和平宪法的好处,能够在美国军力的保护之下,专注发展经济提高本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至于在野党的反对,大都是在为反对而反对,其本意大都是持赞成的态度。因为,如果上台执政同样需要面对违宪的风险,能有一个肯牺牲民意的人,将此剑拿下何乐而不为。在野党的反对是知道此安保法会通过,也知道民众反对是因为参战事关国民自身,违宪只是执政的政府下台而已。在野党的反对只是反对执政党“强行通过”,而不是反对新安保法案,他们知道修宪才是彻底解除政府头上之剑。

   我们所称的日本不是正常国家,只是我们的单方面认为。旧金山合约的第一条:战争状态结束,承认日本主权。没交战权、美国在日本本土驻军等都是日本民众自己的选择。修宪权在日本人民手中,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就是因为日美安保条约不得不签,但又造成政府有违宪的隐患而辞职的。也就是从那时起,违宪的状态一直是悬在日本政府头上的剑,历届政府都想解除,但困于没有足够的强势执政政府和肯牺牲民意的政治家,而一拖再拖。政府、政治家、民众在日本是一个老虎、棒子、鸡的游戏,政府是在宪法下运作,政治家是靠选票上台,民众是为自身利益投票。

   中国的专家学者是靠玩弄日本的和平宪法忽悠大众的,又可以满足本国民族主义者的情绪。因为,日本没有战争权,进攻性武器是被限制,军国主义本就是无稽之谈,抨击日本如同上演神剧。日本新安保法案的争论,应让我们认识到讨论宪政的严谨对国家的重要,专家们应以此为案例。日本社会对违宪的高度警惕和遵守宪法的苛刻要求,中国是应该学习与借鉴,国家领导人手举宪法被揪斗不是没有上演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371.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