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羽戈:教师收礼与教育权寻租

更新时间:2015-09-17 13:47:41
作者: 羽戈  

   关于老师与学生的负面新闻,常见两种情形,一是老师殴打、虐待、性侵学生,二是因送礼、收礼而发生纠纷。恰巧这一则新闻,兼容了二者。

   新闻属于两面之词。先说第一面。据《法制晚报》(2015年9月14日)报道,教师节那天中午,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第二高级中学高三班的班主任吴老师,令两位班长组织学生凑钱给老师买礼物,可是直到下午六点,钱都没收上来。当晚七时许,吴老师将班长郭雨叫到办公室,锁门,关灯,毒打十来分钟。郭雨走出办公室后,意识不清,竟而摔倒,右胳膊被玻璃划伤。经诊断,郭雨胳膊动脉断裂、左耳洞流脓水,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吴老师的说法恰恰相反。他矢口否认曾授意学生买礼物,更未毒打学生。当然他承认自己出现“过激行为”,不过另有原因:是日郭雨在老师授课期间玩手机,他把手机没收上来后发现,郭雨向同学所发短信,称他为“飞儿”。他的名字里面有一个“飞”字。感觉被侮辱,他找郭雨谈话:“你是班长,老师对你这么器重、这么信任,在你心目中老师就是你儿子?你是我爹?”随之由动口而动手,“谈不上什么打,象征性的吓唬他,整他脸上和脖子上一下子,他有那个还击的意思,好像完了我又整他身上一下两下子”。

   真相如何,尚需观察。从新闻配发的图片来看,郭雨手臂上的伤势,绝非被玻璃扎伤、划伤那么简单;耳朵上的伤痕,几乎可以确定是吴老师所为。由此可以推断,郭雨之说可信度更高,而且这也符合我们对教育界的想象与印象。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年来,就我们所见,老师收礼的新闻与拒绝收礼的新闻,哪个更多呢?答案不言自明。按理说,后者该是常态;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前者才是常态。甚至学生及家长送礼,老师笑纳,已经无足为怪,要上新闻,还得变本加厉,如教师主动索取礼物,暗示或强迫学生送礼等,倘不如愿,则凶相毕露、拳脚相加,新闻所言吴老师是一例。我还记得去年的教师节,黑龙江省依兰县高级中学的一位老师,因学生未送礼物,骂了整整一节课,脏话纷飞,形同泼妇,毫无一丝为人师表的风范。其谩骂视频流传甚广,令人大开眼界。

   无意控诉现实,我只关心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些老师热衷于收礼,如新闻所示,这些老师的心理究竟扭曲到何等地步,才会逼迫学生送礼(也许他们并不以为扭曲,而觉得再也正常不过,那么,导致变态常态化,陋规合理化的病根在哪里)?

   有人把板子打到学生及家长身上:他们不送礼,教师怎么收礼呢?呼吁学生及家长不要送礼,的确是一种解决方案。不过,我们还得反问:如果教师拒绝收礼,坚贞不屈,那么学生及家长送礼与否,则不再重要。这是一个双向抉择,不能单单责难哪一方,同理,不能单单豁免哪一方。

   有人认为社会风气如此,殃及教育界。言下之意,送礼的学生及家长,收礼的老师,都是被社会污染的对象。首先我不认为,社会污染这么剧烈,令教育无处可逃,学生不送礼,便要被老师鄙弃,老师不收礼,便要被同侪孤立;其次,我们不可忘记教育的职责,正在于对偏见的矫正,对污痕的清洁。如果教育者选择随波逐流,同流合污,这个社会将丧失最后一道底线。

   一些老师热衷于收礼,最大原因则在教育权的泛滥。我们的教育,既谈不上自由教育,亦非平等教育。老师与学生之间,并不对等(如吴老师发现学生叫他“飞儿”便怒不可遏,按郭雨的说法,其实“飞儿”及“飞哥”都是亲近的称呼),他们的关系,接近于统治关系,好似牧羊人与羊。以前习惯于把老师比作园丁,学生比作花朵,恰也呈现了此中权力格局。如你所知,当权力不受制约,便有专制,便有腐败。体罚学生,可视为老师专制权的释放;学生及家长给老师送礼,则属对教育权的认同与膜拜;老师主动索取礼物,毋宁是教育权寻租最鲜明的表现。

   2014年7月,教育部曾印发《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等行为的规定》,其中设置了六条警戒线,如“严禁以任何方式索要或接受学生及家长赠送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等财物”等。这一规定的出台,正从侧面印证了教育权寻租的愈演愈烈,以至不得不明令禁止。更可怕的是,此举未能彻底刹住教师收礼之风,譬如我们谈到的这两则新闻,都发生在规定公布之后。由此可知教育权已经膨胀到哪一步,教育风俗已经败坏到哪一步。

   今年教师节,我听到一句痛彻心扉的感慨:中国的教师不配拥有一个节日。这虽是愤激之言,然而,如新闻提及的那两位老师,毋宁正适用这样的论断。联系我个人经验,从小学到大学所接触的老师,以及身边的教师朋友,能够做到从不收礼,实在寥寥无几。我只知道我的朋友、《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的作者王悦微老师,在教师节前夕应媒体之约撰文,宣称“只要我坚持不收,真的没有人能强迫我收”。反观读者的反应,仿佛见到外星人一般。王老师呼吁同行拒绝收礼,“做一个纯粹的教育者”,显得那么无力,她的结论,只能是“大道不行,各尽本分”,只能是“独善其身”。我读到这些话,感觉不是高尚,而是悲怆。

   2015年9月14日供腾讯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261.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