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昔舜:欧洲难民危机究竟是谁的责任?

更新时间:2015-09-15 17:18:42
作者: 曹昔舜  

    

   欧洲所面临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仍在持续,全球目光也一直对此高度关注。欧洲国家领导人对此已是焦头烂额——眼下的欧洲各国不得不调整政策应对不断涌入的难民潮。与此同时,全球各界也对造成此次难民危机的原因不断做出分析。

   针对欧洲难民危机,有人认为是“民主”的错,是西方国家博弈的错,即这是欧美国家在中东进行民主化输出的结果。西方民主的水土不服激化了中东国家和地区本已严峻的社会矛盾,因此便将此次难民危机原因归咎于欧美等。事实上,问题的关键并不在此。因为,这并非民主之咎,恰是因为中东缺少民主造成的恶果。正如有论者所说,从此次中东难民的逃向即多逃向民主国家而不是其他专制国家也可以看出,难民其实也是比较期待成熟民主社会所提供的良好生活,而难民危机的原因也并不完全在于在大国博弈,更多是中东本身。

   众所周知,在人类早期历史上曾创造过辉煌古代文明的中东地区,在当代人类社会却成了战乱、贫穷、恐怖主义的代名词。曾在人类历史上创造出灿烂文明的中东如今却一直拖人类社会发展的后腿,这是十分值得关注的一种现象。  

   实际上,包括中东、中国、埃及等地在早期历史阶段都曾先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创造出发达的文明形态,可是在近代人类社会发展史中,西方率先创造出了更为先进的工业文明和民主政治(或称为人类现代化),这极大的推进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从那以来,尽管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中,这种人类现代化的的实现在时间上有先有后,表现形式上多种多样,但其都成为了一种被主流认可的文明形式。而任何国家和地区走向现代化都要考察它们的“天分”,即本民族可以进行现代化的文化因子,不能否认的是,任何国家和地区从原先的文明形态走向现代化都会有抵触,许多国家和地区实现现代化还存在诸多困难,这种抵触和困难有大有小,遗憾的是,这在中东地区表现的相当明显。    

   目前,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很多都是伊斯兰国家,除部分产油国外,自然资源丰富的大部分中东国家和地区却普遍贫穷,这是造成中东问题的经济原因。学者普遍认为,对于民主文明的后发国家来说,要实现真正的高质量的民主化,需要经济的发展、人民的富裕和民主意识的提升,而实现富裕就需要社会秩序的稳定。在战乱中的人们是无法过上安定富裕的生活的。正如有观点所言,在相同宗教、相同制度之下,海湾几个产油国显示出高度的国內稳定、人民富裕、国泰民安之势,成为和欧美各国最友好、最和谐的国家和地区,也是最不会产生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组织,更不会产生难民潮的地方。这也最能说明,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之间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而除海湾的部分产油国之外,中东诸多国家战火频起,多是源于一种内在的民族和宗教矛盾,而这种内在的民族宗教因素是中东问题深刻的文化根源。

   在人类文明中,中东地区自有一套文明系统中,其一直以一种特殊的民族、宗教和文化心理状态存在。虽然,世界各民族文化没有优劣之分,但是任何文化中束缚人性绽放光彩和社会发展前进步伐的文化都应该必须被扬弃。可是当人们看到,中东社会在一些诸如政教不分、军阀林立、派系歧视、男尊女卑等民族宗教原教旨陋习中裹足不前,疯狂的宗教迫害和冲突不断在中东上演并衍化出宗教极端和恐怖主义,对世界其他文明进行一种狂热而恐怖的排斥的时候,人们就会发现在中东实现文明的扬弃是多么的困难。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基督教徒改信伊斯兰教,是法律允许并且无人干涉的,但是在中东一些国家,这甚至是要判死刑的。正是类如这种强制性而扭曲的宗教信仰,与现代文明国家所需要的民主自由平等精神明显相悖。

   首先是许多中东国家没有完成向现代文明国家的转型,国民没有建立起统一的身份认同,而是以宗教、宗派、部族等为认同要素,只要一经刺激就会沿着这些界限而分裂。其次,越是存在内部分裂可能性的国家,其经济就越是落后,民众的不满情绪强烈。在这种情境下,民主思想的输入既被认为是对中东国家固有社会秩序的挑战,会遭到抵制,再随着西方大国的插手,又确实容易加剧本已面临撕裂趋势的社会的冲突。

   应当看到,任何社会形态在刚进入先进文明形态的时候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西方社会实现民主文明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其中宗教革命也是其中的一环。在中世纪,基督教也是强调独裁专制的,打压异端无所不用其极,但是近代以来,基督教的正面价值越来越体现出来,从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基督教陋习不断被破除,促进了人们思想的解放,发展了人文主义,从而为实现思想启蒙和民主革命破除了禁锢。可是,正如有学者所言,在现代中东,本土固有宗教的文明心理已然深入人们的骨髓,要现代化必然要进行宗教改革,而这并非易事。

   不管是中东内部的“阿拉伯之春”,还是外力造就的卡扎菲等独裁政权的倒台,中东国家地区一直难以进行社会秩序的重建(建立现代民主文明社会),也没有实现稳定与繁荣。这表现出来的事实上的民主的道路走不通,但不能说是输出民主的错,而是中东文明的内在因素对现代民主文明的的抵触才造成的道路走不通。在原有的文明秩序下,中东难以实现自由民主和富裕繁荣,而任何内力和外力欲调整这种原有文明秩序使之向民主文明迈进也是困难重重,中东问题因此限于悖论。

   中东由于所富有的自然资源以及战略地位,引发大国的博弈,成为大国角逐的舞台实属正常。大国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要与这些国家打交道,正常的手段有之,  挑起争端从中渔利的卑劣的手段也有,对中东输出民主也包含很多因素。这或许都是造成中东问题的原因,但相比那些深刻的文化根源来说,将中东问题完全归咎于西方国家是不公平的。

   所以,相对于那些因难民问题对西方国家不依不饶追究责任的论调来说,西方大国对难民进行人道主义救援是值得称赞的。如果仅凭欧洲国家因提供人道主义安置就想当然地认为是欧洲国家为自己的错误埋单就大错特错了。不考虑到深刻的文化因素,就无助于中东问题的根本解决。现代民主文明的发展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中东地区的难民危机所折射是它们在实现现代化之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2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