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琼林:论钱锺书的楚辞研究方法

更新时间:2015-09-03 23:22:37
作者: 梅琼林  
因当别论。篇中蹇涩突兀诸处,虽或莫不寓弘意眇指,如说者所疏通证明,然此犹口吃人期艾不吐,傍人代申衷曲,足徵听者之通敏便洽,而未得为言者之词达也。《天问》实借《楚辞》他篇以为重,犹月无光而受日以明,亦犹拔茅茹以其汇,异于空依傍,无凭藉而一篇跳出者。《离骚》、《九歌》为之先,《九章》、《远游》为之后,介乎其间,得无蜂腰之恨哉!”并进一步考察了无秦之后以问诘谋篇者以及“问”作为艺术表达形式在诗歌发展史上的流布,举出了唐皇甫冉《问李二司直诗》、荆公《勘会贺兰山主绝句》、陶潜《赠羊长史》、王绩《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陈付良《止斋文集》卷二《怀石天民》、白居易《梦刘二十八,因诗句之》、杜牧《张好好诗》、李梦阳《郑生至自泰山》、凌之翰《柘轩集》卷一《画》之四、杜牧《杜秋娘诗》等等,指出这种一问到底的诗体不仅形式呆板,程式化严重,而且十分苍白,空洞无物,是《天问》以来“问”的形式在文学史上的消极影响。

   在中西文化的整体吸收基础上,钱锺书先生溶治出一种极具个人风格的楚辞学研究方法,以其深而博,广而精细而密的方式展开对楚辞具体全面的探询,从楚辞的细读中清理出为楚辞学者所忽略的美学、文学理论问题,并给予精辟阐述,这在治楚辞的新、老学者中都是很难企及的思维境界。钱先生的楚辞研究在方法上实现了高度的自由完美,纵贯中西上下数千年的广阔时空,涉及哲学、美学、文学、绘画等诸种学科领域,但始终追随着确定的论题,发掘到了楚辞的精微深度。本文仅选择了三个方面初步窥视了一下钱锺书先生那种粗朴、直率、简约的楚辞研究中所潜伏着的学术方法上的深厚圆熟,目的在于引起楚辞学者对方法问题本身的注意,抛弃钻牛角尖式的片面思维,提高研究质量,把楚辞学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注释:

   ①②③钱锺书《管锥篇》卷二,P582,P584

   ④⑤钱锺书《管锥篇》卷二,P583

   ⑥⑦⑧⑨钱锺书《管锥篇》卷二,P594

   ⑩(11)(12)钱锺书《管锥篇》卷二,P599,P600

   (13)(14)(15)钱锺书《管锥篇》卷二,P601,P602

   (16)钱锺书《管锥篇》卷二,P60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967.html
文章来源:《荆州师专学报:社科版》1994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