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小英:陆游散文简论

更新时间:2015-08-30 23:41:01
作者: 吴小英  
既然陆游曾以曾巩为文章榜样,本文故且通过比较两者散文艺术技法之异同,来把握陆游散文的艺术魅力。先说其相同点:

   1.曲尽事理,长于概括

   曾巩善于论事说理,把复杂纷繁的事事物物表达得简约透彻。如其一向为人称道的《赵州赵公救灾记》,涉及面广,内容复杂,头绪繁多,曾巩却能以己意贯穿,使之井然有序,周详细致。这一手执简驭繁的功夫在陆游散文中同样表现突出,最值得赞叹的便是他的题跋,少则二三十字,多则百余字就写出了对作者的正确估价,同时又能披露自己的思想感情。其中的佼佼之作《跋李庄简公家书》,从李光一生众多的事迹中,选择了最能显示其个性的一个片断言行,加以传神描绘,“目如炬,声如钟”,使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并通过揭示其英伟刚毅之气来表达歌颂和自励的双重目的。陆游是宋代短章题跋的大家,这并非说他不善于创作长篇。他的《曾文清公墓志铭》,朱东润评价是“全文二千八百字,标志着宋代散文进一步的发展”。文中对于曾几的立身大节,以及他和作者的关系展开深入的叙述,突出其坚持抗敌,反对妥协的精神。文章布局分明、条理井然,堪称大手笔。

   2.敛气蓄势,舒缓回旋

   林纾说:“文之雄健,全在气势。……故深于文者,必敛气而蓄势。”(《春觉斋论文》)曾巩的散文正符合这样的要求。《谢曹秀才书》是一篇仅200字的致歉信,却写得曲折委婉、情意深沉。 《赠黎安二生序》是为怀才不遇者吐气的,但作者却藏愤懑于平缓之中。同样,陆游散文也以思想的深沉和感情的凝炼见长。《东屯高斋记》表面上看是写杜甫,“少陵非区区于仕进者,不胜爱君忧国之心……而身愈老,命愈大谬,坎j2i326.jpg且死,则其悲至此,亦无足怪也。”在写杜甫的飘泊中暗含着自身遭遇,表达了对杜甫的共鸣。《跋李庄简公家书》则借李光来抒发自己蓄积已久的爱国激情和抑郁不平之气,但这一主旨只从“其英伟刚毅之气,使人兴起”和“犹想见其道‘青鞋布袜’时也”两句透出,戛然而止处回味无穷。敛气蓄势还体现在行文脉理的绾连回旋,手法句法的运用方面。陆游的《书巢记》表面上写自己的书房,实则阐发“闻者不如见者知之为详,见者不如居者知之为尽”的道理。文章借用了汉赋常用的问答方式,拐了好几个弯才进入正题,可谓峰回路转,曲径通幽;和曾文一样,在自然流畅的气氛中显示出一种逻辑力量。

   3.谨严工巧,雅正雍容

   曾巩学风十分踏实,故其文风也以文理缜密著称。他的《战国策目录序》,通过三层作正面、反面、侧面论述,谋篇谨严而转折自然,虽是论辩文,却并不剑拔弩张,倒是雍容和缓之气宛然。再来看发相似议论的陆游的《书〈通鉴〉后》一文,亦分三层次:第一层先对《通鉴》加以辩驳,为抑抵之笔;第二层从“然世宗之谋,则诚奇谋也”起由抑转扬;第三层归结全文,以称颂“世宗之本谋为善”来暗言本祖之本谋不善。文辞委婉,涵意深刻,结构严密工巧,行文开阖而又蕴藉,显然吸收了曾文的优点。《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在评价《渭南文集》时,指出其有“修洁”、“尺寸不失”,不鄙俚、不庸沓的特点,“世承文献,遣词命意,尚有北宋典型”,这正揭示了陆文的规范化特点。吴宽在《新刊渭南集序》中也认为,陆游“以文名当时,其言雍雅典则,足为学者资益”。

   陆游散文裁制既富,变境亦多,但不论长文短论均谨严高法,结构上整饬明晰,节奏上舒缓安雅,这确是学习曾巩散文的结果。

   当然,曾、陆二人的散文亦有明显异处。

   1.曾巩惯于说理而陆游长于叙记

   一个散文大家往往能融议论、记叙、抒情于一体,但具体到个人,在表现手法上仍有侧重。曾巩的散文皆因事而发,或宣传儒家教义,或阐述对时政的见解,或提出解决社会问题的主张,故多为议论文,即使是记序之文也往往以叙出论。如著名的《墨池记》,正面写景只有47个字,却立刻由物而事,由事而理。这样的笔法已近乎“论”,与传统的“记”不甚谐合,反映出作者念念于说教的偏执态度。与充满道学气的曾巩相比,陆游则少说教,他总是在对事实的安详叙述中自然地流露出自己的思想。拿陆游的《屋室记》和曾巩的《南轩记》相比,虽为同一题材,但前者笔墨集中于描写屋室的位置、环境和陈设,以示自我情趣;而后者在对轩本身几笔带过之后,洋洋洒洒俱是论说自己的性格和操守,可谓风格迥异。而且,陆游最擅长描摹山水风光,有游记专著《入蜀记》,这显然是曾巩所不及的。

   2.曾文平淡务实,陆文俊逸清爽

   曾巩散文重在立意,不以文彩取胜,往往用最淡而古的语言来突出富于论辩力的特色。陆游的性情不如曾巩那么沉静,他自号放翁,带有诗人的浪漫气质,故文章于整饬中流露出美趣来。其《入蜀记》中的文字特别富于表现力,如“仰视天,如匹练然”,“石色绿润,泉泠泠有声”等语,纯朴精炼,有以一当十的效果。难怪清人萧士玮在《南归日录》中赞叹:“陆放翁《入蜀记》,随笔所到,如空中之雨,大小萧散,出于自然”。陆游文中闲笔、奇趣甚多,如“池中龟无数,闻人声,皆集,骈首仰视,儿曹惊之不去。”(《入蜀记》)“发长无心剃,衣破无心补,大洪山上有贼,大洪山上有虎。非但白刃杀尽儿孙,更能一口吞却佛祖。”(《大洪禅师赞》)文辞新妙可爱,读之使人神目爽悦。陆游行文雅健,在修辞和创意上自有高标之处。汪大章在《渭南文集序》中称道陆游:“文蔚而充,才俊而逸,廓乎万物之情,而邃乎六经之道”。祝允明在《书新本渭南集后》中更以“皎兮若月食而复,烨兮若玉淤而出,绚兮若春林释雾而葩叶呈妍,诚文苑之一快矣”来形容《渭南文集》给人的印象,足见其文采是大大胜于曾巩了。

   总之,陆游一凭天资才力,二凭后来勤学,在个性基础上融合了前人散文的精华,特别是承袭了自北宋欧阳修以来倡导的平易自然、流畅婉转的群体风格,“故落笔成文,则卓然自为一家,人莫测其涯矣”〔6〕,在南宋几可独步,人称南宋宗匠。就是与北宋相比, “平心而论,他的成就,远在苏洵、苏辙之上”〔7〕,只是由于诗名太盛, 掩盖了文名罢了。

   注释:

   〔1〕〔6〕陆子遹:《渭南文集原序》。《陆游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2491页。

   〔2〕陆游:《水亭有怀》诗。《陆游集》第二册, 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46页。

   〔3〕游国恩等:《中国文学史》第三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 年版,第111页。

   〔4〕陆游:《奉直大夫陆公墓志铭》。《陆游集》第五册, 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2329页。

   〔5〕陆游:《上执政书》。《陆游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76 年版,第2084页。

   〔7〕朱东润:《陆游选集》,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7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878.html
文章来源:《杭州大学学报:哲社版》1997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