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庆丰:当代 《资本论》 研究中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从雷蒙·阿隆对马克思 《资本论》 的解读出发

更新时间:2015-08-30 23:20:33
作者: 王庆丰  
自一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个经济学家计算过剩余价值率。评审委员会的一个同事回答我说, 也许在未来会有人计算剩余价值率。多么地天真啊! ”[19]

   雷蒙 · 阿隆以极其尖锐的方式把一系列理论疑难摆到了我们面前:马克思单纯地把劳动作为价值的唯一的合法的源泉, 是否构成了一种道德预设?剩余价值理论作为劳动价值论和工资理论的合理性推论, 是不是这种道德预设的产物, 而非一种严格的科学理论?《资本论》 究竟是一部严谨的科学性质的著作, 还是一部道德哲学或者说存在论著作? 《资本论》 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著作?正如雷蒙 ·阿隆所说, 人们可以像熊彼特那样把《资本论》 看作是一部与哲学毫无相干的严谨的经济类的科学著作, 也可以像比戈神甫及其他评论家那样指出 《资本论》 确立了人类在经济生活中的存在主义哲学。关于 《资本论》的理论性质这一问题, 思想家们一直争论不休。究其根源, 就是因为剩余价值理论本身就是经验科学和道德判断的混合物。 “剩余价值的理论具有科学的和道义的两种作用。这两种因素结合在一起使马克思主义具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力。理性主义者从中得到满足,唯心主义或反叛者们也如此, 而这两种满足又是互为补充的。 ”[20]

   三、 历史唯物主义

   雷蒙 · 阿隆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质疑, 并非专门针对 《资本论》的, 它关涉到包括 《资本论》 在内的全部马克思主义学说。雷蒙 · 阿隆指出, 首先, 就其理论溯源来讲,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具有 “犹太—基督教” 的根源,是救赎神学以一种科学外表的理论 “复活” ; 其次, 就其理论内容来讲, 历史唯物主义所主张人类的社会形态演进的方式来说, “亚细亚生产方式” 很难融进到唯物史观的生产方式的演进当中;第三, 就历史唯物主义的政治后果来说, 无产阶级专政不仅不可能, 并且很可能导致一种比资本主义制度更恶劣的政治制度; 最后, 西方现实社会的发展表明, 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并没有如马克思的预言所昭示的那样,资本主义社会必然灭亡。

   在马克思看来, 无产阶级的解放就等同于全人类的解放, 因此他把人类解放的重任交付给无产阶级。雷蒙 · 阿隆认为这是一种无产阶级神话。 “所谓无产阶级的神话, 是指把工人看作一种社会理想的载体, 这个社会与目前的社会全然不同, 也不会再有任何社会冲突。 ”[21] 对此, 雷蒙阿隆将马克思的这一主要观点看作是 “犹太—基督教” 的弥赛亚传统, 并将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称之为 “末世学” 。 “马克思主义的 ‘末世学’ 赋予无产阶级一种集体救世主的角色。青年马克思所使用的表达方式清楚地表现出了 ‘天选阶级’ 神话的 ‘犹太—基督教’ 根源。这一阶级之所以被选中,主要是因为它为拯救人类遭受了苦难。无产阶级的使命, 革命导致了史前时代的终结, 自由的统治, 在这些表述中,人们不难发现至福千年说的思想结构: 救世主, 决裂,上帝的王国。 ”[22] 雷蒙 · 阿隆将马克思主义和基督教的救赎传统进行比照, 指出历史唯物主义只不过是 “古老的信仰以一种科学的外表复活” 。

   马克思在 《 〈政治经济学批判〉 序言》 中指出: “大体说来,亚细亚的、 古代的、 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 ”[23] 马克思的这一论断被看作是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理论的基本内容。在雷蒙 · 阿隆看来, 马克思的这一划分使用了与孔德相同的方法, 根据经济制度区分历史时期。马克思确定了四种经济制度,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就是四种生产方式。雷蒙 · 阿隆对马克思的这一划分提出了质疑。他指出, “亚细亚生产方式似乎不是西方历史上的一个阶段。 ” 这一生产方式是一种独特的生产关系, 无法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模式来解释。 “亚细亚的生产方式似乎不是由奴隶、 农奴或工资收入者对一个掌握生产资料的阶级的从属性所决定的, 而是由全体劳动者对于国家的从属性所决定的。如果对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这种解释是对的,那么, 它的社会结构就不是以西方意义上的阶级斗争, 而是以国家或官僚阶级对全社会的剥削为特征了。 ”[24] 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主要是根据欧洲尤其是西欧的社会发展建构起来的,而亚细亚的生产方式是东方社会的生产方式, 它无法融入到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社会发展逻辑当中。如果亚细亚生产方式标志着一种不同于西方的文明的话, 那么, 有多少个人类集团,就可能会有多少种历史发展方式。

   雷蒙 · 阿隆不仅宣称无产阶级革命是一种神话, 他还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也是不可能的。 “资产阶级在封建社会内部发展了生产力, 无产阶级以同样的方式正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发展生产力, 但是我认为这种类比是错误的。 ”[25] 对此, 雷蒙 · 阿隆给出了两个理由: 第一, 无产阶级并不创造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无产阶级并不是一个享有特权的少数人的集团,而是不享有特权的大批劳动群众。它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并不创造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工人只是资本家或技术人员领导的生产方式的执行者。 ”[26] 第二, 无产阶级专政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资产阶级是一个享有特权的少数人集团, 它从社会上的统治地位进而行使政治权力。无产阶级是不享有特权的广大群众,这样的群众是不会变成享有特权并占有统治地位的少数人集团的。 ”[27] 因此, 雷蒙 · 阿隆作出如下判断:把无产阶级崛起与资产阶级上升进行类比是根本错误的。为了在资产阶级上升和无产阶级的崛起之间建立等同关系,马克思主义者只得使用别人用过的、 又被自己反对过的方法: 虚构。无产阶级的崛起除非是神话, 否则是不能与资产阶级的上升相提并论的, 这是马克思历史观上的一个最大的错误。根据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现状,雷蒙 · 阿隆指出, 资本主义的发展并没有导致工人阶级的贫困化, 反而导致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当代最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 美国, 工人阶级有最高的生活水平,最少的革命愿望。尽管频繁受到萧条的侵袭, 因创造性破坏而动摇, 但资本主义制度并没有挖掘自己的坟墓。相反, “随着社会主义实行生产资料国家所有制和国家管理, 在与其他政治单位相独立的意愿和人民群众对民族或国家的依附的双重意义上,社会主义不可避免地强化国家主义。 ”[28]

   雷蒙 · 阿隆之所以如此激烈地批判马克思主义, 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苏联尤其是斯大林以来的 “极权主义” 。在一次访谈中, 雷蒙 · 阿隆谈到, “我不能不反对极权主义。我亲历过希特勒德国的极权主义。作为社会学家或政治学家, 我探讨过我们工业社会中各种政府模式,思考过最危险、 最恶劣的制度莫过于极权主义制度。在我眼里, 斯大林政权显然是最完备最彻底的极权制度。谁也超不过它”[29] 。这也是雷蒙 · 阿隆与萨特产生意见分歧的主要原因之一。

   四、 对雷蒙 · 阿隆问题的回应

   雷蒙 · 阿隆对马克思的批判如此激烈, 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在雷蒙 · 阿隆的心目中无足轻重。相反, 雷蒙 · 阿隆指出, 马克思 “的伟大是不容置疑的: 用戴高乐将军的一句话, 大意是, 对其伟大的证明莫过于大争论。如果我们用马克思所引发或激起的争论的范围来衡量他的伟大,那么两个世纪以来, 有谁能与他相比? ”[30] 并且雷蒙 · 阿隆自诩比萨特和阿尔都塞更懂马克思, 更忠于马克思的启示。因此,雷蒙 · 阿隆对马克思的批评绝非信口雌黄、 无的放矢, 这种激烈的批评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促使我们去认真反省和思考马克思的学说及其所开辟的现实道路。

   在雷蒙 · 阿隆的所有批评中, 有两个质疑对马克思主义构成了致命性的威胁,这就需要我们对这两个核心问题作出澄清和探索。一是 《资本论》 的明晰性问题。不对这一问题作出澄清和辩护, 马克思最伟大的著作 《资本论》 就成为一部不严谨的著作,一部伪科学著作, 致使马克思主义丧失学理上的依据, 变得一文不值; 二是无产阶级专政何以可能的问题。包括 《资本论》 在内的马克思的全部学说, 最终的使命是要实现全人类的解放,而这一宏伟目标是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实现的。如果不对这一问题作出探索, 人类解放的现实道路就会成为一纸空文, 相反在实践中有可能导向极权主义。

   “马克思的 《资本论》 最为集中地体现了他的全部研究工作的 ‘总的结果’ , 深刻地揭示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 特别是作为 ‘现实的历史’ 的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 系统地表述了他的 ‘两大发现’ , 因而构成马克思主义的关于 ‘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 的真实内容。 ”[31] 在这个意义上,《资本论》构成了马克思总体理论的主要内容。雷蒙 · 阿隆囿于其经验科学意义上的社会学立场, 无法理解哲学意义上的总体理论, 所以认为这种总体理论是不可能的。他指责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的剩余价值学说无法计量, 具有一个道德预设,是 “科学和道义” 的混合物, 都是基于同样的理论立场。孰不知,

   哲学意义上的 “科学性” 正是真理论和价值论的统一, 《资本论》中的道德超越性维度具有永恒的人类性价值, 这恰恰是 《资本论》 的 “生命力” 所在。因此, 《资本论》 的明晰性绝非单纯的经验科学意义上的清晰性, 而是辩证法意义上的明晰性。雷蒙阿隆指责《资本论》 模棱两可、 含混不清, 更多的是在知性思维的意义上, 批判 《资本论》 缺乏精确性和可计量性。而 《资本论》 继承和发展了黑格尔意义上的辩证思维。一方面,马克思通过使用价值、 交换价值、 价值、 货币、 资本、 剩余价值, 一步步揭示出了资

   本主义社会的秘密: 资本增殖的逻辑。这构成了 《资本论》 科学意义上的分析逻辑。另一方面,马克思通过人类劳动、 一般劳动、 必要劳动、 剩余劳动、 剩余价值、 私有制、 共产主义, 向我们展现了抽象的资本统治的根源: 生产资料私有制。这构成了 《资本论》哲学意义上的解放逻辑。这两种逻辑相互支撑, 互为表里, 共同构成了 《资本论》 的实质性内容。 《资本论》 的这种双重逻辑, 《资本论》 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总体性认识,只有通过辩证法才能把握。雷蒙 · 阿隆基于其经验主义的立场, 按照阿尔都塞的说法, 受到经验主义意识的诱惑, 是无法理解 《资本论》 所具有的独特的明晰性的。

   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以后, 代替资产阶级统治全社会的是无产阶级专政。雷蒙 · 阿隆认为这一设想是无法成立的。因不享有特权的无产阶级如何获得经济地位, 只能诉诸无产阶级的先锋队 — —共产党, 由共产党代表全体无产阶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接下来,问题接踵而至, 如何能够保证共产党代表的是无产阶级或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 而不至于蜕化为官僚集团, 代表一小撮特权集团的利益。柄谷行人通过分析马克思的 《路易 · 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中作为 “代表所有一切者出现的波拿巴” , 指出: “代表者” 的利益和 “被代表者” 的利益之间, 并没有直接的联系。 “ ‘代表者’ 和 ‘被代表者’之间的连接关系是决不是固定的、 也不是必然的。 ”[32] 如果说 “代表者” 和 “被代表者” 之间的关系本来是任意的, 那么, 共产党也就不必然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共产党的代表性问题, 共产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同一性问题, 就成为无产阶级专政何以可能的关键。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共产党所推行的群众路线教育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 这可能是中国共产党对丰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一个非常宝贵的理论贡献。

自卢卡奇始, 就开始倡导马克思主义者不要把马克思的著作当作 “圣书” 来解读, 雷蒙 · 阿隆更是把马克思的著作放在批判的位置上去进行解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873.html
文章来源:《江苏社会科学》2015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