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加尔·卢福特:抗战纪念日,美国应该怎么做?

更新时间:2015-08-29 23:59:07
作者: 加尔·卢福特  

   9月3日,中国将举行阅兵式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的决定令奥巴马政府感到头疼,华盛顿方面必须决定是否要冒着得罪日本的风险派遣高级官方代表向中国致贺;然而,这更是在提醒美国发挥其历史性作用——在中日关系已经相当紧张之际,美国能化解两个亚洲强国之间的敌意。

   美国的确左右为难。一方面,中国在二战中曾经是美国在亚洲战场的主要盟友。在中缅印战区,中国远征军与美国大兵协手抵抗日本对整个亚太地区的军事征服压。在八年抗战中,死于日本侵略的中国军民总数超过2000万(观察者网注:此为美国学者统计的数据,中方权威统计的数据请见此文)。

   而另一方面,过去七十年里许多事已经发生了改变。日本从一个军国主义专制国家,变成了和平主义民主国家,与美国保持着紧密的战略同盟关系——美国至今仍有10万名军人军属常驻日本。作为美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债权国,日本对美国经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二战结束后,美日关系与美中关系或多或少地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不过五年,中美这两个昔日的盟友就在朝鲜战场上展开了殊死较量。接下去的半个世纪,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保持低调,直到她再次崛起成为经济军事强国,许多美国人才将中国视作潜在的对手。

   美国参加抗战阅兵之所以如此敏感,是因为日本不愿意彻底反省其战争罪行。日本领导人虽对日军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表示遗憾,誓言未来绝不会诉诸战争,但他们仍然欠中国一个正式的、诚恳的道歉。日本侵华战争对中国人民造成的创伤并未痊愈,而日本领导人多次参拜有争议的靖国神社更是往伤口上撒盐,致使中日关系冷谈。如得不到妥善处理,东亚地区可能会出现不必要的紧张局面。

   这种敏感性意味着,美国副总统拜登或其他任何大使级以上高官都可能缺席9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纪念仪式。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出席使美国参与阅兵式的可能性更加渺茫。

   美国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为此进行舆论准备,质疑中国举行阅兵仪式是否有助于传递和平的讯息,促进创伤的愈合。

   即使华盛顿方面决定不参加抗战阅兵,也绝不应完全忽视中国的纪念活动。这种冷淡的态度不仅是对历史不公——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二战中最漫长的一页——更是对美国在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10万将士和他们家人的侮辱。对美国国内健在的二战老兵来说,这可能是他们生命里最后一次见证胜利日大型周年纪念活动。

   美国最好能以此次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契机,利用其作为中国昔日盟友、日本现在盟友的独特地位,推动中日和解。今年9月,抗战胜利阅兵两周之后,习近平主席将对美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这对奥巴马总统应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美国应该寻找一种有创意的、微妙的方式,对中国在战争中付出的牺牲以及中美两国结下的战斗友谊进行肯定。与此同时,美国应该谨慎避免直戳日本的痛处。美国可以在白宫附近的国家二战纪念碑前举行悼念仪式或文化活动,并邀请中美两国二战老兵出席。在这样的场合下,奥巴马应该呼吁中国和日本更妥善地处理战争创伤,从而一劳永逸地剜除这颗影响亚太地区稳定的外交毒疮。

  

   【作者简介】加尔·卢福特,美国能源安全委员会高级顾问,全球安全分析中心主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844.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