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士林:生态美学与诗性智慧的现代复活

更新时间:2015-08-26 00:31:25
作者: 刘士林 (进入专栏)  
人们是按照其功利去评价其现实性。但行动的本质是完成。完成就是:把一种东西展开出它的本质的丰富内容来,把它的本质的丰富内容带出来,producere(完成)。”[4](P87)虽然这也是一种“赋予本质”的建造活动,但由于它在生产观念上采取的是,“让一个东西在它的来历中‘成其本质’,也就是说让它在”[4](P90);由于主动地放弃了它功利性的第一尺度,这种“成其本质”的方式,就很接近中国哲人的“曲成万物”了。它表明,只有当人不再把自己当作造物主,把对象当作亟待加工改造的质料,即不再给“理性尺度”以普遍必然性特权,而以其审美尺度作为进行再生产的“内心的意象”时,人类才能真正开始审美建造活动。此时劳动者才超出了他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脱离了自身肉体的直接需要,使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成为可能。由此看来,所谓的“曲成万物”,虽然它包含着一个“曲”的行为,但其目的却不在扭曲对象世界,因为它的“曲”恰是为了“成万物”,即让万物把自身固有的内容带出来,以最本质的自身进入到这个世界中;同时它也不是扭曲人的自由本性,因为它“曲”人正是为了“成人”,进而言之,审美建造要“曲”的是滞留在它固有尺度中的、片面的人。只有首先做到这一点,才能为万物成其本身提供一个本体论的基础。与以“人化自然”为目的的现实活动不同,它在本质上是“人化社会”的审美活动,即以消除在社会发展中必然出现的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异化关系,恢复人与世界之自由本质关系为终极目的。而这种事物自身显现为自身,才是真正的审美澄明。生态美学只有对审美本质反思到这里,才可能在逻辑上完成与理性智慧的决裂,以及同时完成与诗性智慧的对接。

   不必讳言,现实世界永远是一个充满紧张的生存竞争和适者生存的竞技场,身处其中的每一个物种都不可能超出其现实的功利性,物种之间是一场“一切物种反对一切物种”的残酷斗争,甚至同一个物种之间也会同室操戈。当然没有必要在这里感伤或悲观,但是假如我们完全听命于这种自然律的统治,那也就是对在这个世界上以惟一具有自由本性的人类及其尊严的侮辱。可以这样说明我对生态美学的意见,既要承认现实世界必然律存在的合理性,不必为此去扭曲人的生活本身,但也要避免把它当作惟一的方式;既要允许人以其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进行理性建造,以充分满足人生存发展的欲求,又要对人自身的欲望有所克制,尽量爱护、保护好这个世界。而就现代世界的生态恶化状况而言,最为关键的问题依然是从逻辑上阐释生态美学的内在尺度,只有这样才能正确阐明它与现实世界的本质联系。它不仅直接关系到人这一个物种的健康发展,更是包括人在内的这个世界能否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的理论根据。也只有按照这种生产观念再生产出的个体,才能进行使万物成其自身的自由劳动,从而使这个世界品类丰富得如同它在初创时代一样,这也就是古人所说的那种“范围天地之化而不为过,曲成万物而不遗”的生命境界。

  

   【参考文献】

   [1]刘士林.新二元论美学方法论[J].江海学刊,2001,(1).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3]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4]海德格尔.论人道主义[A].存在主义哲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675.html
文章来源:《泰山学院学报》(泰安)2004年01期第1~7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