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家弘:中国陪审制度的改革方向

更新时间:2015-08-18 22:28:07
作者: 何家弘 (进入专栏)  
每一位美国公民都是既有资格也符合法律要求的选民。在我看来,陪审制度在美国就像普遍的选举权一样是人民掌握主权的直接且最大程度上的结果。”不过,20世纪后期,美国也出现了对陪审制度的批评和要求改革的声音。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辛普森涉嫌杀妻案为代表的一些有影响的刑事案件的审判结果导致了人们对陪审团制度的抨击。例如,有人说陪审制度影响了司法系统的效率;有人说陪审制度浪费了纳税人的钱;有人说陪审团的裁决有时是非常荒唐的;有人说担任陪审员的义务是对公民个人生活的侵扰;等等。面对这些批评意见,人们开始思考和探讨陪审制度改革问题。有些专家也提出了一些改革措施,如限制个人伤害案件中惩罚性赔偿金额的上限;刑事案件陪审团的判决不必一致同意等。华盛顿特区、亚利桑纳州、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科罗拉多州等地区的司法系统也组织人员进行了陪审制度现代化问题的专项研究。[3]总之,美国现行的陪审制度也面临改革与完善。

   (二)欧洲大陆法系国家陪审制度的发展趋势

   20世纪9O年代以来,欧洲大陆法系国家的陪审制度表现出两个发展趋势。其一是以法国为代表的陪审制度改革。虽然法国的陪审制度仍然属于参审模式,但是在很多方面学习了英美法系陪审团模式的优点。例如,陪审员的当庭随机挑选;诉讼双方对候选陪审员的否决权;陪审员人数的增加等。另外,法国使用陪审员参与审判的案件数量大为减少,目前仅在重罪法庭的审判中采用陪审制度。

   其二,专家陪审员参审制度在德国、丹麦、瑞典等国家中悄然兴起。所谓“专家陪审员”参审制度,就是在审理一些需要金融、财会、专利等专门知识的案件中,法院聘请有关的专家担任陪审员,帮助法官更好地认定案件事实。例如,瑞典在1999年修改了1942年颁布的《司法程序法》。按照修改后的法律,瑞典的上诉法院在审理刑事案件时可以实行专家参审制,即由三名法官和两名专家组成的合议庭负责审判。

   (三)陪审团制度在一些国家的重新兴起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上一些国家又开始在司法改革中尝试重新建立陪审制度或者引人英国式陪审团制度。例如,1991年,俄罗斯联邦进行了大规模的司法改革,其内容之一就是引入英美法系国家的陪审团制度。

   1995年,西班牙颁布《陪审团法》,开始采用英国式的陪审制度。该法律的规定包括以下内容:(l)陪审团的适用范围:在西班牙,法律规定享有初审管辖权的省级法院可以采用陪审团审判;适用的案件包括官员读职、侵犯人身权利、危害公共安全、纵火等严重犯罪。在这些案件中,陪审团审判是法定的,被告人没有选择的权利。(2)陪审团法庭的组成:陪审团由9人加2名替补组成。法庭首先从选民登记名单中随机挑选20个侯选人,然后再进行庭选。在庭选过程中,诉讼双方可以行使有理否决权和无理否决权(每方4次)。(3)陪审团在审判中的角色:西班牙的法律减轻了陪审团在确定被告人是否有罪问题上的责任,因为它只要求陪审团认定被告人是否实施了某个犯罪行为,而不要求其认定被告人是否有罪。(4)评议和裁决:陪审团的评议是完全秘密的过程。在9人的陪审团中,7人以上同意才可以作出不利于被告人的裁决。法律要求陪审团就其裁决给出具体的理由。这在使用陪审团审判的国家中也是颇为罕见的。在陪审团做出有罪裁决之后,法官必须根据陪审团认定的事实做出判决。

   日本自20世纪如年代开始了被称为“明治维新以来第三次大规模的司法改革”运动。这次司法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加强司法民主化,让民众更多地参与到司法活动过程中,其基本形式就是建立日本式的陪审制度,又称为“裁判员”制度。

   2005年,韩国根据最高法院司法改革委员会的提议成立了“总统司法改革委员会”。经过调查研究,该委员会提出了一系列司法改革建议。其中涉及陪审制度的内容如下。(l)适用陪审团审判的案件种类包括故意杀人罪、入室盗窃加强奸罪、人室盗窃或强奸加伤害或过失杀人罪、受贿腐败罪等。(2)被告人在收到起诉书之后的7天之内应做出书面回答是否选用陪审团审判;如果被告人没有书面选择或者表述不明确,法庭应该举行听证来确定被告人的意愿。(3)陪审团的组成人数在终生监禁和死刑案件为9人;其他案件为7人;如果被告人接受指控的主要罪名和事实,则可以为5人。(4)陪审员从当地永久性居民中随机挑选候选人,然后在法庭上当庭询问并选定,控辩双方可以无理否决3或5人。(5)引人审前证据展示和审判准备,加强公开庭审,改进证据调查程序和讯问被告人的顺序等。(6)在最后辩述后,法官要向陪审团解释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并做出关于证据可采性的指示;然后陪审团独立评议,但是在多数成员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就不明确的问题听取法官意见。(7)如果陪审团不能达成一致同意的裁决,在告知法官之后可以提交多数意见的裁决;如果陪审团做出有罪裁决,法官要和陪审团讨论量刑问题,并听取每个陪审员的意见;陪审员的量刑意见对法官没有约束力,但要记人案卷。(s)向陪审员行贿的人和受贿的陪审员要受到刑罚;不出庭、提供不实陈述或拒绝宣誓的陪审员和侯选人要受到罚款处罚。上述司法改革实验由专门机构负责,在最高法院指导下进行,预计在2012年完成。[4]陪审制度在这些国家的重新兴起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一方面,它否定了陪审团制度已在走向消亡的判断;另一方面,它也促使人们深入思考陪审团制度在一个国家的司法改革中所能发挥的作用,并进而探索世界陪审制度的发展趋势。

  

   二、中国应该建立“三元一体”的陪审制度

   陪审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审判专业化与司法民主化相折衷的产物。审判专业化是人类社会职能分工不断细化的体现,它要求由职业法官来承担审判任务。司法民主化是人类文明进步和维护社会和谐的需要,它要求民众参与司法的过程。这两种要求是相互冲突的,但是陪审制度使二者达到了较好的平衡。诚然,陪审制度也存在一些缺点,但是其社会价值是不容否认的。由于学者对此多有论述,笔者以前也曾发表观点,[5]在此就不做赘述了。

   就司法活动而言,陪审制度的功能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作为司法民主的一种形式,陪审制度有利于司法公正、司法公开、司法独立、司法廉洁,而且可以提高司法权威,为法官提供一个消除社会舆论压力和外界不良干扰的保护性屏障。第二,陪审制度可以弥补法官的知识缺陷和经验不足。一方面,普通民众的参与可以把社区观念和生活常识带入司法决策过程;另一方面,专家的参与可以帮助法官更好地理解案件中涉及的专门问题。第三,陪审制度可以补充法院的劳动力,减轻司法系统的工作压力。毫无疑问,在这三种功能中,第一种功能是主要的,是设计陪审制度时应该首先考虑的。

   针对以上三种功能,中国现行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实际上主要体现的是第三种功能,即补充法院的劳动力。它在实现前两种功能上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然而,就当前中国的社会现状和司法环境来说,我们最需要的是陪审制度的第一种功能,即司法民主的功能。而实现这种功能,最好的模式就是英国的陪审团制度。不过,我们在设计的时候也可以兼顾另外两种功能。因此,笔者建议我国建立“三元一体”的陪审制度。

   所谓“三元”,就是说,我们的陪审制度包括三个元素,即人民陪审团、人民陪审员和专家陪审员。所谓“一体”,则是说,这三个元素之间存在联系,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简单来说,人民陪审员设在基层人民法院,基本保持现有的参审制模式;人民陪审团设在中级人民法院,仅适用于重大刑事案件的审判,陪审员可以从基层人民法院的陪审员名单中随机挑选,采用“一案一选”的方式,陪审团负责认定案件事实,与法官有明确的职能分工;专家陪审员在各级人民法院的审判中均可使用,属于参审制,但是仅适用于法律明确规定的若干类案件的审判。[6]

   由于我们以前对人民陪审员和陪审团的论述很多,但是对专家陪审远的问题讨论较少,所以笔者有必要在此做一点必要的说明。诚然,我国现行法律中并没有关于专家陪审员的规定,但是专家陪审员在我国的司法实践早已使用。多年以来,一些地方的法院为解决审判中涉及的专门问题,以特邀的形式聘请专业人员作为人民陪审员陪审案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聘请技术专家担任陪审员审理专利案件的复函》中做出司法解释:人民法院在审理第一审专利案件时,可以根据该案件所涉及的技术领域,聘请有关技术专家担任陪审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同志在接见全国基层法院院长培训班学员时也曾经指出,“过去实践中一些基层法院聘请各个领域的专家做陪审员的做法是成功的,要结合新的规定,加以完善并大力推广”。[7]由此可见,专家陪审员制度在我国是完全可行的。当然,在哪些案件中可以使用专家陪审员以及有关的程序规则,是需要我们认真研究的问题。为了保障上述陪审制度改革的顺利完成,笔者建议立法机关制定单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陪审法》。以上管见,恳请各位专家学者批评指正。

  

   【作者简介】

   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注释】

   [1]参见何家弘著:《陪审制度纵横论》,载《法学家》1999年第3期。

   [2]本文中关于各国陪审制度的情况介绍主要依据NeilVidll以编著的我在此对该书的编者和作者们深表谢意。

   [3]参见何家弘著:《陪审制度纵横论》,载《法学家》1999年第3期。

   [4]以上内容根据韩国总统司法改革委员会成员成米宛先生在2005年12月8一11日由亚洲法律资源中心在泰国曼谷召开的“司法程序公正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5]参见何家弘:《陪审制度纵横论》(《法学家》1999年第3期);何家弘:《陪审制度改革断想》(《中国律师》1999年第4期、;王远:《让陪审员不再当“摆设”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何家弘谈陪审制度改革》(《北京晚报》,l999年2月17日)等。

   [6]因篇幅限制,笔者在此只能做简单介绍。陪审制度的设计是非常复杂的,具体内容可参见我们即将出版的《中国的陪审制度向何处去》一书。

   [7]肖扬:《树立科学的司法观,扩大民主,促进司法公正》,载《人民法院报》,2005年7月8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432.html
文章来源:《法学家》2006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