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锡三:谈《离骚》的结构艺术

更新时间:2015-08-07 23:35:30
作者: 王锡三  
恐皇舆之败绩”、“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直到“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完全是随着诗人感情的发展与流动,到每一阶段时,而自然形成的反复咏叹。因此,它可以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心,随着诗人一起去回忆、愤怒、哀叹、悲泣。

   《离骚》一诗的复沓结构,更具匠心的是表现在谋篇构思的重章复沓。正像前文所指出,《离骚》是按照诗人一生的经历组织成篇的,三大段分别记叙了:从政——失败;周游——失败;去国——失败。而在《离骚》的章法上亦是“三大段构成三次大开大阖,每次都以希望始,以失望终,希望和失望的回旋反复交织成一张无法挣脱的网,一个不可测其深浅的感情旋涡,使人读后回肠荡气”(袁行霈《论屈原诗歌的艺术美》)。这正是创造性地运用了重章复沓的结构形式,它是按照故事情节的发展,感情的回旋,形成三次大回环,造成重章复沓的效果。因而它带给读者的,不仅是音乐上回环流动之美,更是感情上的激荡萦怀之美。

   应当指出,《离骚》一诗,不仅三大段都以希望始,失望终,构成三次大回环,而且每一大回环中,还有若干小回环。第一大段,诗人竭尽忠智地兴君存国,然而“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怒”;诗人费尽心血地为国培养人材,然而“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诗人勤奋修励个人品德,然而“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诗人欲保其修退归乡里,然又不甘心,“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第二大段,上天见帝,却被帝阍阻于天门之外,诗人发出“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的感叹。“三次求女”,皆因“理弱而媒拙”一无所成,诗人亦感慨“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第三大段,灵氛劝其出走,“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巫咸劝其马上走,“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最后终亦走不动了……这些又构成了大回环中的小回环,从而把诗人一生中大大小小无数次的希望——失望,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读者的面前。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地叩击读者的心扉,使人感慨欷嘘,萦怀不已。

   亚里士多德谈悲剧的创作时说:“悲剧所以能使人惊心动魄,主要是靠‘突转’。”(见《西方古典作家谈文艺创作》,段宝林编)即在情节安排上造成突转之势,以达到悲剧的效果。《离骚》的每一个回环,在构思上可以说都是采取了“突转”的章法,因而更增加了它的艺术感染力。

   如《离骚》第二、三两大段,从情节安排上讲,“女媭詈原”,“折中前圣”,皆为“上下周游”蓄势张本;“占卜灵氛”,“决疑巫咸”,皆为“出国远游”蓄势张本。当写到中心段落时又都是用极力渲染,充分铺垫,然后一笔突转的写法,将中心思想合盘托出,感人至深,精采绝伦。朱冀评《离骚》最后“出国远游”一段的写法说:“车马之盛,旌旗导从之雍容,名山大川,恣我游览,蛟龙鸾凤,惟我指麾,奏九歌,舞韶舞,以悦性情而悦耳目,一切皆行文之渲染,犹画家之著色也。”(《离骚辩》)此评甚当。然后,一笔突转:“忽临睨夫旧乡……蜷局顾而不行”,于是,热烈欢快的出游场面顿成泡影,远逝自疏之举,徒成虚愿,而一颗恋恋不舍的爱国赤子之心,跃然纸上,震撼千古,成为千古绝唱。

   总之,《离骚》是按照诗人的一生经历而组织成篇的,全篇既气势恢宏,纵横开阖,又线索分明,法度森严。另外,诗人的一生,是一场悲剧,随着诗人一次次希望的破灭,愤激不平的感情的回旋流动,而构成的复沓回环的结构形式,也是《离骚》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124.html
文章来源:《天津师大学报:社科版》1995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