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锐:“大跃进”的高潮北戴河会议

更新时间:2015-08-06 21:32:00
作者: 李锐  

   1958年7月23日,我接到中央通知,定于8月13日在北戴河开会,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和中央各部委负责人参加,要求8月12日报到。过了几天,8月l日,又接通知,为了给各大协作区留出时间再开一次会议,北戴河会议推迟三天举行,改在8月16日开始,8月15日报到。

   我给毛主席写第一封信,委婉地反映了华东1959年产钢600万叱的计划对机械工业造成的严重困难,以及电力难以相应保证计划的完成。其时,毛正在“大跃进”的兴头之上,根本听不进去,未予理睬。

   去北戴河之前,中央的通知就附了17个要讨论的问题:1。明年、五年经济计划问题;2。今年铁、钢、铜、铝问题;3。明年农业问题;4。明年水利问题;5。合作化问题;6。今年商业收购和分配问题(包括今年粮食处理);7。教育问题;8。干部参加劳动问题;9。劳动制度问题;10。570万人去边疆问题;11。技术保密问题;12。国际形势问题;13。今冬明春农村社会主义教育问题;14。协作问题;15。深耕问题;16。肥料问题;17。民兵问题。在这17个问题中,中心的问题是当年的钢铁生产和建立人民公社(即第5个“合作化问题”)。

   八大二次会议开过之后,“大跃进”运动进一步升级,高指标风和浮夸风弥漫全国。各地区、各部门修改和提高指标成了一种“竞赛”,刚刚确定的指标很快就被更高的指标突破。而钢产量翻一番的计划指标,成了这场指标“竞赛”的龙头。5月,八大二次会议通过的计划提出,1958年产钢800万吨;5月下旬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提高到800一850万吨;6月中旬,计委又涨到850一900万吨;同时毛泽东提出翻一番的设想,要把指标提高到1100万吨,不到一个月,钢指标涨了3次。

   与高指标相伴生的,是竞放高产“卫星”的浮夸风,粮食高产“卫星”的竞放,尤其喧嚣一时北戴河会议前,早稻亩产放的最大“卫星”,是湖北麻城县麻澳河乡的所谓“天下第一田”亩产36956斤;花生亩产的最大“卫星”,是福建南安县胜利乡,亩产1万斤。《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说是祝贺“双星”高照。粮食“卫星”的腾空,竟使毛泽东发出“粮食多了怎么办”的疑问,还要人们“一天吃五顿”。8月12日,毛泽东视察天津时说:“一个粮食,一个钢铁,有了这两件东西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这时在他看来,粮食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不是生产而是如何消费的问题了;不是要扩大耕地,而是要少种一些地了。

   但是钢铁的事情还没有办好,截止6月底,全国钢产量完成312万吨,仅为年计划的27%。7月份,冶金部直属的大企业仅完成钢产量月计划的86%;11个省市没有完成月计划,而到年底只有4个多月了。毛泽东为粮食问题兴奋不已,对钢铁问题则忧心忡忡。钢翻一番是他的主张,话已说出去了,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只有背水一战,拧紧钢铁生产的“发条”,下死命令:钢产量一吨也不能少,必须确保翻一番。

   我是16日到北戴河的。当天下午和晚上开预备会议,李富春谈会议将要讨论的问题。北戴河会议我的情绪不高,但记录还是做了的,有的还记得比较详细。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讨论1959年计划和“二五”计划。先讨论1959和“二五”计划的指标,再作决议。会议分10个小组谈。

   8月17日,北戴河会议开始。地点在北戴河中直一分院礼堂。第一天的会是下午3点半开到5点,记得有80多人参加。主要是毛泽东讲话:

   这次会议是政治局扩大会议,省和自治区的负责同志都参加。题目就是印发的这些,同志们还可出题目。

   重点是第一个问题,明年、五年经济计划问题,主要是工业计划问题。这是重点、主题。这次会议也可以说是工业会议,农业、商业也有一点。发下一个参考数字,不太公道,大家来进攻,要搞公道一点,正确一点,搞三天,由富春负责。

   第二个问题,今年的问题,也是工业问题,铁、钢、铜、铝的问题。钢由1957年的534万吨翻一番,达到1100万吨,到年底只有4个月13天了,有完不成的危险,中心问题是没有铁。现在都打了电话,发动了,可是还要抓紧些,要催回电话,保证完成。

   第三个问题,明年农业生产安排问题,由谭震林负责准备一个文件。

   第四个问题,明年水利问题,由谭震林负责。

   第五个问题,农业合作化问题,印发一份河南试办人民公社的简章。第三至五个问题,由谭震林负责。

   第六个问题,今年商业收购和粮食分配问题,包括今年粮食处理问题。由先念负责。粮食产量今年可能达到6500亿斤,一说7000亿斤,6。5亿人口,每人l000斤,明年每人争取达到1500斤,后年2000斤。是否搞到2500一3000斤,这是方针问题,大家议一议。是否可以无限制地发展粮食,我看超过3000斤就不好办了。(谭震林插话:想搞2500斤)。

   第七个问题,教育问题。陆定一同志写一篇文章,决议即可印发。

   第八个问题,干部参加劳动问题。包括我们在座的,不论作什么官,不论官大官小,凡能参加劳动的都要参加,太老的和太弱的除外。我们作官的有几百万,加上军队有一千几百万,究竟有多少官也搞不请楚。干部子弟有几千万,近水楼台容易作官,官作久了容易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十三陵水库修成了,许多人都去修水库,劳动了几天。是否每年劳动一个月,一年四季分配一下,工、农、商都可以,把劳动和工作结合起来,一切人都如此。人家劳动,作官的不劳动怎么行?还有这么多干部子弟。学校教育要和劳动相结合。苏联农业大学的毕业生不愿下乡。农业大学办在城里不是见鬼吗?农业大学要统统搬到乡下去。一切学校都要办工厂,天津音乐学校还办几个工厂,很好。参加劳动,县、乡级好办,中央、省、专级难办,开机器怕不行,能用筷子吃饭和毛笔写字的人,难道不能开机器?开机器容易,还是爬山容易?(邓小平擂话:干部参加劳动的决议,我和乔木负责)。

   第九个问题,劳动制度问题。由劳动部准备。

   第十个问题,570万人去边检问题。从明年起,搞570万人去边疆。

   第十一个问题,技术保密问题,发一个指示。

   第二天开始讨论1959年计划和第二个五年计划,邓小平主持,参加人比第一天多,有100多人。李富春先谈了两个计划草案的起草经过:1959年计划和“二五”计划,是第一次欠协作区会议以后,计委、经委的同志经过五天搞出来的,提交政治局作了初步讨论,然后又经过第二天的突击,第二次提交政治局作初步讨论,作为初步草案提交各大协作区会议。

   刚开始计论计划问题,8月19日上午,毛泽东就召集各大协作区主任开会,作了讲话:

   第一书记要亲自抓工业。“统一计划,分级管理(全国、省只能搞一个计划),重点建设,枝叶扶持”。天津专区办了一个4万吨的钢厂,这就是他们的重点。分级是在统一计划下,小部分由中央管理,十分之二(投资、利润都可归中央);大部分归地方管理,十分之八。1962年搞到一亿吨钢,那时怎样管,再看情况。重点放在哪里?要看哪里有这种条件。只搞分散不搞独裁不行。要图快,武钢可以搞快些。但各县社都要发挥“钢铁积极性”,那不得了,必须有控制,不能专讲民主。马克思与秦始皇要结合起来。

   全党办工业,各级办工业。一定要在统一计划下,必须要有重点,有枝叶。不妨碍重点的大家搞,凡是妨碍重点的必须集中。各级只能办自己办的事情,每个合作社不一定都办钢铁。合作社主要搞粮食加工、土化肥、农具修理和制造,挖小煤窑,要有所不为而才能有所为。各协作区要有一套,但各省要适当分工,不要样样都搞。各省到底生产多少粮食,多少钢铁?以后各省都要自己生产,自己用掉。各省不要想销到别处去。还要准备中央调进一些。福建l00万吨钢,运到哪里去呢?钢铁大的归中央,中小型的各省都可以搞一点。

   还要讲形势。国内形势要讲全国是一个大公社,国际形势要讲帝国主义可能要打大仗。全国是一个大公社,不能没有重点,不能没有统一计划。从中央到合作社,要上下一致,要有许多机动,但机动是属于枝叶方面的,不能妨碍骨干。钢明年2700万吨要完成,今年1100万吨要保证。

   省委书记回去以后,要立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条子要灵,一个地区一个主,一个省只能有一个头,“冤有头,债有主”。邯郸有一个合作社,赶一辆大车到鞍钢要铁,不给就不走。各地那么多人乱跑,要根本禁止。要逐级搞平衡,逐级上报,社向县、县向专、专向省,这叫社会主义秩序。中央也只有一个头,中央钢铁的头是王鹤寿,机械的头是赵尔陆。

   中央计划,由各省、市参加共同制定,省计划由地县参加制定。一次也许讲不清楚,要多讲几次。

   人民公社问题。名称怎么叫法?可以叫人民公社,也可以不叫,我的意见叫人民心社,这仍然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不过分强调共产主义。人民公社一曰大二曰公。人多,地大,生产规模大,各种事业大;政社是合一的;搞公共食堂;自留地取消,鸡、鸭、屋前屋后的小树还是自己的,这些到将采也不存在了。粮仓多了,可以搞供给制,还是按劳付酬,工资按各尽所能发给个人.不交给家长,青年、妇女部高兴,这对个性解放有很大好处。搞人民公社,我看又是农村走在前头,城市还未搞,工人的级别待遇比较复杂。不论城乡,应当是社会主义制度加共产主义理想。苏联片面强调物质刺激,搞重赏重罚。我们现在搞社会主义,也有共产主义的萌芽。学校、工厂、街道都可以搞人民公社。不要几年功夫,就把大家组成大公社。

   毛的讲话反复强调要抓工业、抓钢铁,强调统一计划、统一指挥,唯头头是问。反映了他的一种焦虑和担忧的情绪。他对上上下下忙于定指标、定计划,却疏于抓生产、抓落实,以致于他最关心的铜铁产量的计划都完不成,心中十分不满,所以才要求“第一书记要亲自抓工业”。对各省由于原材料和设备供应紧张而自行调拨物资,甚至直接以物易物,也很恼火,所以才讲“只搞分散不搞独裁不行”。“马克思与秦始皇要结合起采”。

   毛讲话的当天下午,会议继续讨论计划和工业生产问题。刘少奇讲话强调统一计划。

   李富春发言说,今天上午主席、下午少奇指示,对我们计划工业的同志启发很大。根据主席、少奇指示,提出四点调整计划。对1958年的估计,农业大跃进带动工业大跃进,粮食、棉花基本上过关了;工业是四五月份才开动跃进的,因此,工业还要努力,钢1100万吨,一吨也不能少。全国收入700亿元,基建投资480亿元的方案,是积极的还是保守的?从财政收入上是不保守的,如果加上预算外(投资)的100亿元,就是580亿元,等于“一五”计划的全部投资。要布置大后方,西北西南的铁路干线。根据主席指示,争取七年时间。1960年钢5000万吨,1962年8000万吨到1亿吨,1954年1.6亿吨(刘少奇插话:是否设想搞个十年规划)。第二个五年计划完成社会主义建设,第三个五年计划某些方面开始向共产主义过渡。可不可以设想,公社化了,粮食问题解决以后,吃饭不要钱;棉花问题解决后,穿衣、鞋子不要钱;到第三个五年计划之后,衣食住行都不要钱,就全面向共产主义过渡。李富春还说:统一计划,分级管理,保证重点,全面规划,多快好省。主席讲“三个元帅”、“两个先行”(钢、粮、机械、铁路、电力),1962保证8000万吨钢,扩大再生产能力就世界第一了。

   8月21日上午,毛泽东第二次在协作区主任会上讲话,主要谈钢铁和人民公社问题。

保证重点,明年搞2700—3000万吨钢,50万台机床,完成这些,就是胜利,因此,要拼命干。要一星期抓一次,还有19个星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079.html
文章来源:《广东党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