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纲:实业和金融,天下永远没有比别人挣钱多的行业

更新时间:2015-08-04 09:39:47
作者: 樊纲 (进入专栏)  
有些人还说3%、5%,在调整时期说这个话不把调整、不把周期性的因素考虑进去,这是一个错误的分析,现在很多分析这个因素、那个因素,说了半天产能过剩这些都是周期性因素,你把它当做长期的趋势来看,这是错误的分析,调整时期过了之后恢复到正常水平,我今天不讲长期的增长速度了,我个人的看法是会高于7%,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高于7%。

   艰难的调整时期过后,中国经济仍有增长潜力

   中国经济是有周期的,看中国的潜在增长率也要在长期的波动当中分析这个问题。西方人老说看不懂中国经济的问题,他们说你们怎么没有经济周期、没有经济危机啊,我说我们有经济周期,只不过没有负增长,我们的周期幅度可能比你们还大,我们是14.7%和7%之间的将近8%的波动,而你们看不见中国有经济危机是因为中国7%是低谷,你们是负增长才是低谷,叫衰退,我们没有衰退,但是我们是低谷。两位数的增长也不是中国正常增长。

   中国经济一超过9%就通货膨胀了,超过10%又是通货膨胀又是资产泡沫,那都不是正常增长,不是过去的旧常态,那是变态,那叫过热增长,我们希望以后不再有了,通货紧缩也不是正常增长,我们把这些去掉,去掉之后统计上看就和世界上若干个研究小组过去这些年研究的中国潜在增长率结论是一样的,过去二三十年就是7-9之间,有的十年可能是8-9,有的十年可能是7-8,这个可能也会变化。现在可能比过去稍微低了点,有过去的长期因素,成本提高了、环境难以为继了等等,世界经济再不好了,加在一起,现在我们可能比以前低一点,在7-8或者7-7.5这么一个区间还是完全有可能的。我先把这个讲一下,怎么看待目前的情况,目前情况当中可能说明的未来的趋势。

   再一个积极的方面,我们的经济确实在进行调整,现在大家看到的是很多企业不景气,但是你看到这些企业不景气的时候正在调整,这个时期正是优胜劣汰发生的时期,你还得让这个调整走完。不能再刺激出一把过热,现在刺激不出来,因为市场决定着一定要走这么一个调整过程,就是淘汰一批过去产生的过多的又不很专业的这些产业当中的一些企业。后面产业结构的时候我们再讨论讨论产业。经济热的时候泥沙俱下,谁都能挣碗饭吃,当时建了很多企业,我们的很多不专业、不专注,有的搞了几年东张西望转产包括政府和业内人士就忽悠,转型升级变成了转产,于是都做的不专业,这个时候一定就是被淘汰的时候。然后谁来淘汰别人呢?有人被兼并重组,有人兼并重组别人,一定是过去这些年专注而专业的发展自己产品创新的那些企业。

   现在是大浪淘沙的时候了,热潮退了以后大家能看出哪个企业好、哪个企业不好,我们的风投、PE选择企业相对容易一点,反倒准一点。而且现在定单集中,以后产业集中提高。这样的调整就为下一轮中国经济的增长创造新的价值,效率更高了、资源配置更好了、利润情况也更好了,竞争力会增强。所以应该说现在我们处的阶段有它积极的变化正在发生。也不必特别悲观,包括我们有些产业现在正在恢复正常状态,汽车制造啊、一般基建行业,除了建筑基建之外的基建行业都在增长,消费品在增长,消费品比较稳定,有些产业也在逐步恢复正常。这是第一个原因,市场的基本面。

   第二方面,我们现在为什么这么低迷而且过于低迷呢?今后两年至少估计都是7%左右。再一个因素就是政府政策还是有问题的,第一,2010年及时退出了刺激政策,为了应对过热采取了一系列的紧缩政策,但是忘了及时退出紧缩政策,那些政策一放放那儿四五年,经济回归正常或者进入调整了,这些政策没有及时退出,没有回归中性,当时很严厉的刺激政策包括住房限购,20%的准备金率,20%的准备金率当时是为了过快增长的外汇储备,现在外汇储备不增长了还按20%的准备金率,很多刺激政策是为了应对当时的,结果没有及时退出,搞的政策过紧,一直到去年4季度才逐步有所退出,包括住房那些。退出之后就会有一些调整不太一样了。第二就是应对风险不积极,资本市场上投资者过去这几年压着大家一直觉得有风险的大事,地方融资平台的事,本来可以早点化解风险,因为融资平台的事主要是期限错配所表现出来的融资机制错配,地方融资平台建的都是基础设施,我们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和西方不一样,西方是消费型,都是花了钱,我们毕竟是投资了,多数投资,投资会有浪费、投资会有无效率的地方,但大部分还是投资,而投资这些项目是长期项目,地铁高铁都是几百年。我前两天看英国地铁150周年纪念,车皮大概每十年换一次,但地铁的洞就是150年,300年的时候那个洞还是300年前挖的,修地铁最贵的就是那个洞,回报是长期的,融资方式是短期的。银行借款本质上就是短期的,中长期贷款五年十年也很长了,现在变成了影子银行信托,信托更短,一年两年三年,这是融资机制错配。

   如果早点置换,现在做这点事早就可以做,尽管当时预算法没有修改,中央政府也可以替地方发债,因为是置换,因此可以多做一点,不要拘泥于中央财政那点赤字,已经那么多赤字发生了,置换一部分反倒化解金融风险,迟迟不做,现在做了力度又很小。这就是政府应该积极的面对这些风险,积极的化解这些风险,我们的经济就会好一点。第三个因素就是政府不作为,这个大家都知道,不作为不仅是很多地方不给企业、企业家办事了,而是自己的事也不办了,自己的钱也花不出去,如果去年都花出去了也不至于7.4。这是一个次要的因素,但仍然是一个要素,主要因素是我们在进行调整,加上政府政策有一些问题,使得我们过于低迷的问题更加严重。

   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状态。这个状态当中显示出中国经济长期增长仍然具有一潜力,我们度过这个艰难的调整时期、痛苦的调整时期,但是还得经历一段时期。

   明年开始“十三五”,“十三五”前期还在应对“十一五”、“十二五”以来过热的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逐步实现长期的正常增长,希望不再是过热增长了,7%-8%的正常增长持续一段时间,中国又上一个新的台阶。

   大家现在对中国的长期增长有很多怀疑,各种因素,比如成本提高、环境因素等产生一些困难。刚才说的那些是短期、周期性的因素,周期性的因素现在在发生,长期性的因素也在发生,处理的办法是不同的。它所发生的方式也是不同的,经济研究最怕就是一锅粥在那儿搅和,永远讨论不清楚,我们把它区分开,有长期的问题、结构性问题、体制问题等等,也有周期性因素。我们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是长期问题了,没有周期问题,这是忽视经济的基本特征,经济就是有周期的,我们要重视周期性变化所产生的各种影响,同时又能够分析这些长期的问题。

   潜力在哪?工业化程度、劳动力转移等

   在这些长期的问题背后中国还有巨大潜力,人均GDP只是发达国家很少的一部分,工业化程度说了半天,天天转移人口,还有30%多的劳动力是农民,不是因为他没出来,出来又回去了,这是中国特殊的体制问题导致的,工业化程度老提不高,然后沿海地区和劳动力短缺,工资成本上涨过快,过早进入了工资成本上涨时期,是因为农民工早退,干个七八年、八九年早早退出了城市劳动力供给,这不是中国的劳动力用完了,不是人口红利没了,中国过去三十年制造业、服务业,大量的劳动力供给,不是因为中国过去几十年生了太多的孩子,是因为农业劳动力的转移,这是基本的逻辑,现在有些人说中国人口不增长了、中国没希望了,解决办法是再生孩子,我说人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作为一个经济学者巴不得现在劳动力用完了,劳动力用完了我们再发展别的,现在的问题是没转移完就发生劳动力短缺,这是新型城市化要解决的问题,怎么让这一代农民不回去,下一代农民也不回去,解决中国的工业化问题。这个过程中只要劳动力不断转移,劳动力供给基本是有保障的。分析这个问题很多人犯很严重的错误。

   另一个严重的错误说中国劳动力没有了,因此中国不增长了,我说即使劳动力人数减少了,现在的经济增长不能光算劳动力,要算人力资本,就是劳动力加上教育,把这个因素带进去现在进入劳动大军的劳动力资本比退出劳动力大军的资本至少多四到五年的教育,把这个因素一带进去,出来的潜在增长率就是不一样的。然后我们的城市化,是只有52%。70%的人口为低收入阶层,70%当中一半是农民、一半是农民工。储蓄率过高,一方面表明我们不缺钱,钱到处在找项目,但是另一方面说明我们的消费特别低,居民消费只占GDP的3-5。看看这个指标(见PPT),今后每年增长1个百分点的小,降低一个百分点的储蓄,这个潜力有多大(见PPT)。

   按照人均GDP,经济学算一个指数叫“追赶指数”,人均GDP比你的标杆国家人均GDP就是美国,它现在是五万多美元,我们是七千多美元,我们只有百分之十三点几。四小龙,韩国和台湾都是百分之六十几,新加坡和香港已经一百多了,新加坡是世界第三富的国家,香港比美国高一位(按GDP算),拉美有些国家将近百分之三十,有些国家百分之二十,阿根廷、墨西哥,马来西亚泰国百分之二十左右,我们只有百分制十三点几。韩国和台湾都是1979年左右达到这个水平,韩国1979年达到这个水平以后又二十年增长,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结束,按这个算中国二十年的高增长是有可能的。

   中国不存在中等收入陷阱

   我们要做很多正确的事,包括不要出现危机,包括经济危机、政治危机、金融危机等等,金融危机了就惨了。顺便说一句,关于流行的中等收入陷阱的说法是不对的,说是技术问题,现在到了中等收入阶段了,竞争力和低收入国家不行了,做不了低端产业了,但是你又没有高新技术,又竞争不过发达国家,高不成低不就就掉在那儿了,这个不对。拉美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不是因为他没技术和创新的能力,是因为社会出了问题,真正的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是中等收入阶段收入差距特别大,收入差距一方面可能导致政治动荡,另一方面容易导致福利陷阱,为了缓解差距扩大各种社会支出和社会福利,结果财政危机、债务危机、金融危机,这个我们现在都能体会到,这是真正的中等收入水平,所以在这方面还要做,还得顾及考虑缓解社会紧张,还不能出现金融危机。

   下一阶段确实是最难的时候,我们的收入差距现在是最大的阶段,这是真正的问题。定义的一个基本错误是怎么能假定世界只有一个高端技术和一个低端技术,它不是跳跃的,有大量的企业就在拿着中间的技术挣着中间的收入,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收支是平衡的,仍然可以有利润的,包括韩国和其它国家都在吃着中等技术的饭在逐步发展,可以把产业低端的部分转移出去,中端和高端的东西继续做、继续可以发展,这个例子不多说了。中国人到韩国去买东西就是买两样,一个衣服、一个化妆品,都是中间技术,它继续在做衣服,把一部分低端的衣服转到中国来了,它继续做中高端的衣服,我们也可以继续做,中间漫长的空间可以发展,不一定非得是高端技术。中国的制造业也大有前途。

   讲几个观点:

   第一,企业长期专业专注发展一定大有前途,我是一直鼓吹专业化发展。

   第二,实业和金融,天下永远没有比别人挣钱多的行业,最后都是平均值,把风险因素加进去,而实业更稳定,现在大家知道实业更稳定了,我老说金融危机来了,实业真正破产了废铜烂铁还卖点钱,金融大风一吹就没了,股指一天跌8%。

第三,中国产业结构在我看来除了特别污染的行业之外,绝大多数产业仍然有大的发展空间。有些低端的可能转到外面去了,这个转移还不是转移到外国去,有些转移到内陆地区去了,我们中国分沿海地区中国和内陆地区中国交替发展,有一点确定的是消费品占GDP的比重一定会越来越个高,中国人消费刚刚开始,现在可以看到很多消费品很稳定,增长比较稳定,利润也比较稳定,而且互联网带动了消费品的发展,满街跑的电动物流车送的都是中国制造的产品,跟互联网有关,根本的问题还是中国制造在发展,中国的制造不仅卖到城市去,那些小车跑乡村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9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