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阮思余:纪念万里,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更新时间:2015-08-03 16:12:51
作者: 阮思余  

   纪念万里,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阮 思 余

  

     万里去世之后,网路上都在纪念万里。当然,纪念的方式就是转载、传播一些纪念万里或者“貌似”万里的文章。笔者注意到以下三篇文章被传播得较多。《改革者万里的三大贡献》(人民日报,2015年07月15日),田纪云撰写的《万里:不讲民主与法制的社会不是文明社会》,以及署名“万里”的熊文《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以下是笔者读完这三篇文章的所思所想。也算是对万里的一种纪念吧!

  

   万里:巨变时代的伟大领导者

  

   《改革者万里的三大贡献》(人民日报,2015年07月15日)一文较好地概括了万里一生的贡献。作者指出,万里“在铁道整顿、农村改革、确定市场经济目标和提出决策民主化科学化方面,万里同志的政治勇气、政治业绩和理论勇气、理论创造,尤其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这个评价基本代表了官方对万里的评价。余有三点感触特别强烈:

   一是既能务实,又能务虚。读完该文,一个总的判断就是,领导者既能务实又能务虚者实在太少。其实有不少领导干部都在务实,但是,由于缺乏理论高度,所以无法务虚。还有一些领导者只会务虚,无法务实。理论文章搞了一大堆,但是真正接地气、能够兑现的则少之又少。在我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当中,像万里这样,既能务虚者,又能务实者有几人?不夸张地说,在中共高层里,万里恐怕算是为数不多可以做到这两条腿走路的高级领导干部吧?

   二是过人的政治勇气。在政治风云变幻的年代,领导者要敢于表达,并且坚守自己的政治立场,而不只是看风向标行事。敢于与主流的政治方向说不,甚至是对着干,而且其做法(比如包产到户)很快就被推广。是谓“政治勇气”。领导者的政治勇气就是要敢于不唯上、不唯教条、不惟意识形态,不惟权力指向,不惟个人得失考量,不惟思维框框。总之,政治勇气的实现往往需要超越、跳出既有的政治框框,遵从实践,解决实践过程中遇到的新问题。

   三是非凡的理论勇气。改革型的领导者都是充满着睿智,有大智慧。善于形成自己的理论观点。这些理论观点往往都不是现有的理论文献中能够直接找到,可以照搬过来,而是需要在实践中去总结、提炼、概况。因此,有些理论观点往往与时代主流的“理论观点”未必一致。万里关于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的问题,至今读来还是颇有见地。是谓“理论勇气”。理论勇气不只是学者所应具备的品质,而且还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素养。

   一个领导者有这三重贡献足矣!足矣!别说同时具备这三种品质。就是能够将其中的任何一种品质坚持到底都很不容易!

   试问,如此睿智者,有几人与?

  

   万里:人们都说是好领导

  

   田纪云对万里的回忆文章《万里:不讲民主与法制的社会不是文明社会》早已拜读过,现在重温一遍,仍然感触颇深。

   对领导人的评价,大概有几种声音值得注意:一是民间,也就是普通大众的声音。民间的声音具有口口相传、代代相传的特征。二是知识界的声音。学者的评价往往是对过往领导人的评价最为重要的声音,因为对领导人的评价的传承主要来自知识界。三是媒体的声音。传媒界对领导人的评价往往也具有很大的影响作用,尤其是对当下领导人的评价,由于传媒具有特殊的接近领导人的通道,因此,媒体人笔下的领导人的形象往往会影响人们对于领导人的评价。四是同僚的声音。同一时期共事、共处的同僚的评价往往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毕竟其对于同僚较为了解。媒体人对于领导人的了解往往是一次性的、偶然的或者为数不多的采访所得,而同僚的了解往往是多年的共事共处后形成的更全面的判断。因此,其参考价值自然较高。田纪云对万里的这篇评价就属于最后这一种。

   当然同僚又分很多种。有走得近的,有深入交往的;有只是同僚,但走的不近,一般交往的。走得近的,级别相差不大的,往往比较了解的,甚至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那种。这种同僚的评价就很有说服力。毕竟他们之间属于知根知底的那种。田纪云和万里属于这种。

   能获得同僚高度认同的,尤其是下属高度认同的领导干部往往都会有其过人之处。前述万里提到的既能务实又能务虚,具有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就是最好的明证。田纪云对万里的评价就很中肯。没有虚夸之语。

   当然,如果上述四种声音汇集到一块,得出一个公认的答案,那就说明“英雄所见略同”。用最通俗的评价就是,确实是一位公认的具有某种品质的人。万里就是这样公认的“好领导”。

  

     不讲执政伦理,总是要出事的

  

   万里去世之后,网络上再次疯传署名为“万里”的《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一文。虽然早就读过该文,再读一遍,依然不嫌多。文章的作者是谁,貌似有“争议”。有人说非万里所为。当然,知道作者的真实身份当然好,但是,如果并不能确定作者的真实身份,也没有关系。毕竟,最重要的还是文章的主要观点,以及文章提出的值得人们反思的问题。

   要向人民说清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可是,我们都习惯性地掩着,遮着,模糊着。大家都不说,一代一代都不说。该说的不说,甚至有涉嫌“故意欺骗”的味道。如何不让人想起政治伦理?政治伦理包含的内容可多了。最核心的是执政伦理。不讲执政伦理,一切都模糊着,一切都拖延着,一切都压制着,一切都装蒜着,一切都搪塞着,一切都掩饰着……但是,如果总是这样苟且下去,迟早总是会出事的。

  

      小结: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斯人已逝。纪念改革型领导人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好好消化、吸收、发扬光大其改革精神。全面深化改革时代需要的正是这种改革精神,当然,少不了向先贤学习,尤其是要学习那些曾经带路我们走向新的改革时代的先贤们(比如万里)的改革精神。所谓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之下,“杀出一条血路来”!当然,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9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