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伟:对政治是天然的兴趣

更新时间:2015-07-31 09:27:44
作者: 陈伟 (进入专栏)  

读书会实况(图片来源:@人大陈伟)

   4

   问:您在“陈伟时刻”公号上曾经发过一篇"政治学导论"阅卷手记的文章。提及学生在答卷时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这种现象在您的教学过程中常见吗?您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象?

   答:开全校选修课时就会出现。主要是因为有的学生见是公选课,不怎么来上课,故而考试乱写一通,笑话百出。

5

   问:您在新浪博客上发布过一篇以个人身份招生的启事,是为什么想到通过这种方式招生?教授方式和学校常规录取的学生有区别吗?报名的人多不多?

   答:主要考虑有几个方面:

   一是我在教学中发现,有的学生虽然考了研,读了硕士,但是兴趣不在学术,只在于大学的牌子,在于硕士的头衔。而有的学生一心向学,却由于多种原因,未能实现学术梦想,未曾有好的老师指点,我想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第二个考虑是,培养一个优秀学者,2年硕士,或者3年4年博士,如果没有好的基础,是很难的,特别是对于政治哲学这样的学科,不是掌握了某个技术、方法就可以快速上手的。我希望从很早就给学生一些读书的指导,让他尽可能早地起步,在正确方向上走,坚其志,打好基础,完成基本文献阅读与积累,这样,或许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出来。这也是一个原因。

   第三个方面原因,我关注戏曲,戏曲里面是有师徒制的;我关注中医,中医最后也是要跟师的。这给我一些灵感。

   多种因素,促成做这样的探索。

   教授方式与学校常规录取的学生有区别。主要是学生多在外地,面授机会少,平时交流有局限,工作了的学习时间得不到保证。所以很多细节,还在探索中。报名的人有一些,但不乏中途退出、不能坚持的。个人精力有限,所以我发布收徒信息都要加期限,结果仍时不时有读者发来申请要求拜师

6

   问:陈老师除了研究政治哲学外,也喜欢中国戏曲,是如何平衡中西文化的,如何看待现在国学热、儒家宪政?

   答:国学作为一种学问需要研究,这个没问题,但国学在生活中只能作为个人兴趣或爱好。要区分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传统中国在政治哲学上是贫乏的。现代政治涉及到人的自由、平等与权利,涉及到民主与法治,涉及到股份公司、资本与市场,国学与传统王朝帝制、农耕社会密切联系在一起,蔑视科技,排斥分工,否定人的权利,提倡等级制,用忠孝节义等道德旗号来否定个人的基本自由,凡此种种,与现代人的生活格格不入,与时代精神背道而驰。

   儒家宪政论有两种,一种是挂儒家羊头卖自由主义的狗肉,一种是打着宪政的幌子推销儒家,前一种理论上有内在的矛盾,但实践上没有害处,后一种里面具有反现代的东西在里面,有禁锢思想、奴役人的冲动,不仅混淆了视听,如与权力联手,还会给人间带来巨大的危害。

陈伟老师画作(图片来源:@人大陈伟)

7

   问:近几年阿伦特越来越多被提及,如何看待?您是阿伦特政治思想的研究专家,阿伦特最吸引您的是哪一点?

   答:这说明政治哲学研究在中国的进步,也反映阿伦特著作本身有其魅力。阿伦特著作吸引我的地方很多,独特而睿智的见解,永不妥协的公民精神,对世界的“爱”,等等,很难说哪一点“最”吸引我。

    

学人点津

1

问:现在的公共讨论很大程度上无法在充足的信息上开展,容易沦为仅仅是贴标签或靠边站的争论。您认为对于一位公民而言,应当对现实政治和发生的公共事件保持怎样的态度?

   答:公民应当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必要时还要敢于行动。这是中国古代“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精神的体现。公民发言不必追求所谓全面客观,因为除了某些自我标榜的狂妄之人,除了上帝,谁都无法做到全面客观。贴标签是为了便于识别,也没有什么不妥。深入的讨论,需要发言者知识和理论水平的提高,需要遵循一些商谈伦理。但表达意见,是公民基本权利,意见没有肤浅高下之别,和学术研讨不是一回事。要求公民发言都要全面客观经得起检验,这是荒谬的。政府做不到,学者、科学家也做不到。做冷漠的看客不足取,有意搅浑水,混淆黑白是非,毫无正义感和同情心,更是十分可耻。

2

   问:在自媒体和大数据的时代,信息爆发,您自己也在办个人公号。有的人说当下的媒体传播的是碎片化的信息,很难使人深入思考,前一段时间,大象公会的一篇《不必读经典》也引起争议。您如何看待媒体与学术的关系?媒体在社会中应当扮演怎样的作用?

   答:学术借传媒普及到公众那里,有开启民智的作用。但学术毕竟具有严肃性,有其门槛和规范,所以不必强求二者之间的合作。信息都是碎片化的,难道还有整全的信息?碎片化问题是伪命题,不必当真。历来书都是一页一页翻,话一句一句说,无所谓碎片化。这种概念的提出,是为自己不读书找借口。媒体必须是自由的、独立的,它可以发挥监督、交流、娱乐等多种作用,否则就成了纯粹的统治工具,成了帕累托所说的“衍生物”的集散地,成了制造虚幻世界、让人丧失现实感的罪魁祸首。

3

   问:您在自己办微信公号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经营过程中有什么心得?

   答:我的微信公众号叫“陈伟时刻”(chenwei_moment),希望大家多捧场,给我们写稿。办的过程中还是遇到不少事情的,比如受了冤屈的人希望为他发声;有时会被要求删除某条信息;海外媒体转发公号的文章放在头条;中南大学学生自杀事件由于我公号的曝光,为学生家长争得了实际的利益,等等。目前公号订阅数尚不是很多(再次推荐一下这个公号),但有几篇文章还是产生了不小的震动。我们的评论抨击不良现象,是毫不留情的,甚至不免过火,无论对方是校长还是什么来历。我主张发扬公民美德,敢作敢当,而不是顾虑重重,瞻前顾后,最后一事无成。这也是我公号的风格。

经营的心得,是公号要办好等于是做新闻。微信公号不适于传播学术,希望通过公号获得知识的人凤毛麟角,微信公号被广为传播的东西,多有哗众取宠、媚俗低级、危言耸听之嫌,有煽情、夸大、猎奇的倾向。我的公号是做大学生校园文化的,面向大学生和关心大学生的读者,希望给大学生提供高端、高品质的阅读体验。所以,我们明知有的严肃学术文章转发和阅读不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9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